清末民国有多少名人吸毒不少京剧名旦都吸食鸦片

明星吸毒事件屡屡被曝光,公众颇为震惊。 但如果你看看近代历史,你会发现演员吸毒(吸鸦片)是很常见的。 所以有人说,“一部演员的历史,就是半部鸦片的历史”。

 

清末民国时期最引人注目的演员非京剧演员莫属。 京剧原本是漂入京城的地方剧种。 经过一代代大师的努力,日益成熟、繁荣。 它成为晚清民国非常流行的文化形式和消遣。 与同时代的其他艺术门类相比,京剧处于绝对优势。 出现了“四大旭生”、“四大明旦”、“四小明旦”等著名演员,流派繁多,有豫派、燕派、马派、梅派、商派、巽派、齐派等。学校等等。

随之流行的另一件事是吸鸦片。 从官员、文人,到开车、卖纸浆的人,都有烟民。 京剧演员中吸烟更是普遍,已成为剧院里的坏习惯。 老一代的程长庚、徐晓祥、张二奎、于三胜、谭鑫培、王晓农等都是老烟民。 邱桂贤、谭晓培、杨小楼、余淑艳、高庆奎等年轻一辈也是瘾君子,张春燕、马连良等晚辈也是瘾君子。 、孙宇? (kn)、谭福英、高盛林、邱胜荣等,均有吸毒史。

文史作家徐牧云在《梨园记》中说,著名梨园女演员中,抽烟最瘾的就是王晓农,每天要抽两两膏。 每天起床前,他都像个死人一样。 他的小妾嘴里叼着一支大烟,往他脸上吹了几口烟,他才“回过神来”,稍微蠕动了一下。 然后让他喝了一些人参汤,然后把烧焦的烟斗放进了他的嘴里。 王先生闭上眼睛,抽了十支烟后,缓缓睁开眼睛,说话,穿好衣服,下了床。 洗漱完毕,我躺下,又点了一支烟。 这称为正式开始吸烟。 吃早餐之前我抽了大约十管。 起床需要一个多小时。 每个戏院都知道他的问题,所以他每次演戏,都会先给他小妾一些钱,免得她不愿意全心全意为他服务,或者催促王老板早点到后台。

谭鑫培是一位能唱、能念、能打的高手。 他也堪称吸烟“高手”。 他可以不吃不喝,但是不可以吸鸦片。 当时清政府严禁吸食鸦片。 王公贵族不敢逆势,谭先生也不敢公然抽烟。 然而,戒烟后,他似乎精神崩溃了,失去了活力。 他怎么会唱歌呢? 玩?

恰巧慈禧太后是个戏迷。 《清朝秘史》说,端午节期间,太后高兴,在颐和园设宴。 她命人召见谭鑫培等著名演员进宫唱戏。 当时,杨小楼等著名演员都到了,谭鑫培却没有到。 民政大臣、肃亲王善齐亲自到谭府查明原因。 谭鑫培表达了自己的难处:“现在政府已经禁烟了,皇子们都在戒烟了,我就是个瘾君子,如果我不抽足够多的黑烟,我就不能再唱歌了。” 善奇回答太后,太后笑道:“我怎么看?原来只是为了抽烟,有什么问题呢?叫他在宫里抽烟就可以了,只要他弹得好,唱得好,我就可以了。”再派两个太监给他添烟了!” 善奇告诉谭鑫培,谭老板大喜。 从此,禁烟令虽严,但谭鑫培却按令抽烟,没有人敢检查禁令。 为了一己之私而轻视国家法律,禁烟令注定会失败。

如果说谭鑫培“奉命抽烟”是一件光荣的事情,那么著名演员马连良“奉命唱歌”吸食鸦片则被当时的人们视为耻辱。

1942年,伪满洲国成立十周年,伪总理特请伪华北政务委员会派演艺界前来祝贺。 报价的条件不仅包括银子,还包括烟草。 当时在北平买烟很难,马连良受此诱惑,特地前往北平。 抗战胜利后,1946年有人举报此事,马连良因汉奸罪被判入狱。 后来经伊斯兰教协会主席白崇禧调解,于1947年离婚。 人出来了,但家人却负债累累。

可以说,当时的马连良并不缺钱。 不久前,他花重金在北京南关街购买了一栋带花园的一号文人府,轰动了北平。 然而,作为一名吸毒者,他仍然被伪满洲国生产的烟草所吸引。 这次“汉奸罪”让他背上了终生难以洗刷的政治污点,并因此遭受了很多苦难。

老邱牌花莲创始人邱贵贤也是一名长期吸烟者。 据说,长年吸烟,让家里的老鼠都染上了烟瘾。 有一次,邱老板带领全家长期出城演出。 他家天花板上的老鼠,因为没有吸食鸦片烟,纷纷倒地死去。 虽然这令人难以置信,但邱贵贤的儿子邱盛荣有遗传性的烟瘾,并且抽烟猛烈,这是事实。 他在六十岁生日前因肺病去世。

与谭鑫培一起学习艺术的余淑妍同时学会了抽烟。 据张伯驹《红经梦诗注》记载,梅兰芳曾到美国、苏联、日本演出,并拥有博士学位。 著名京剧演员程砚秋也曾到法国演出。 有人问舒颜为什么不也去国外演出? 舒妍说:“我们国家是中国一个大国,但剧里的演员全是男扮女装,这就有失民族气节了。我们不会再去美国、法国、日本、和苏州。只有印度可以讨论。” 人们问为什么要去印度。 舒颜说:“印度土地广阔,我可以享受。” 原来,人们不去西方,是因为怕没有鸦片可以抽。

清末民国演员吸毒的事实数不胜数。 就像现在的明星吸毒是为了提神缓解压力,寻找灵感一样,据说演员吸毒也是为了提神缓解压力。 吸烟确实有提神醒脑的作用,但药效一过,人就会变得软如烂泥。 再者,歌剧演员最怕自己的嗓子有问题,尤其是在舞台上嗓子出了问题,那就等于损害了自己的名誉。 保护自己的嗓子对于京剧演员来说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据说鸦片可以止咳止泻,演员们宁愿相信也不做。 信不信由你。

不过,在笔者看来,演员吸毒主要是因为他们有足够的钱,所以可以很快买得起。 清末民国时期,人们喜爱听戏。 京剧市场蓬勃发展。 演员赚钱是相当容易的,而且名演员赚钱的速度也是无与伦比的。 据近代著名记者王康年介绍,王桂芬、谭鑫培等著名演员“声誉极高”。 除了日常在剧团的演出外,谭鑫培还经常出去给别人唱歌。 一场戏的价格大约是50两。 当时京城一等官员的年俸只有180两。 谭老板第一次只能唱三四首戏。 高官一年的“俸禄”,足以让王公大臣羡慕不已。

民国时期依然如此。 据当时的《新京报》报道:剧团的收入相当高。 谭鑫培第五次去上海唱歌,每月收入一万元。 二、三流角色的演唱费用为每个角色10至20元。 当时,北京政府的一名职员每月工资只有30元左右。 教授和部长的月薪是350元,已经很高了。 与著名演员相比,那就更多了。 小魔女遇见大魔女。

而且,吸烟还是地位和价值的象征。 演艺圈有句话:“不抽烟就只值千”。 也就是说,如果一个著名演员不抽烟,家里没有吸烟沙发或吸烟用具,就说明这个演员名气不够大,生活质量不够高,其他人则不会。 价格将在千元以上。 吸烟已成为著名演员的标准特征。

演艺界的新人受到前辈确凿证据的影响并模仿他们。 据说,当时师父经常在烟床上教导弟子:“教室里铺着烟榻,烟盘就像黑板,烟杆可以当教鞭,烟斗可以作为刀枪的靶子,也可以作为马鞭。敲锣打鼓时,烟盘上敲击的标志也可以代表鼓板。 风格十足,而且极其舒适。 比如,当余书言拜谭鑫培为师时,谭鑫培就会侧身靠在吸烟沙发上,拿着大烟枪给余书言指点。 有这样的影响力,徒弟们很难效仿师傅,有钱的时候也抽烟; 拥有巨大社会榜样的名优演员,也很难冒烟、时髦,其他阶层也很难不效仿。

有些名人吸毒成瘾,建国后也戒不掉,只好免予吸毒,允许他们吸毒。 演员与毒品的关系如此“深刻”,对社会的影响如此“深刻”。 要求他们以身作则,禁毒也是正确的。

本文来自:逍遥右脑记忆/lishi/4680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