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京剧名家四少一

在中国戏曲宝库中,京剧无疑是最闪亮的明珠。 自清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起,四大徽剧班陆续进京,带来了以二黄调为主的徽剧,很快压倒了盛行于北京的秦剧。北京。 于是,不少秦剧演员转入徽剧团,形成了徽剧与秦剧的合作。 由于西皮调的前身是秦腔,这也是二黄与西皮的首次融合。

 

道光年间(1821-1851年),更多昆剧演员融入安徽剧团后,湖北演员来到北京,带来了楚调,又称汉调。 于是,二黄与西皮再次融合,形成了所谓的皮黄戏。

从此,京剧开始了自己的发展时期。 清末画家沉荣璞的代表作《同光十三名旦》精选了十三位对京剧形成有巨大作用的名旦。 他们的服饰、服饰被传承了下来。 迄今为止。

京剧名角_京剧名角的四大名旦_京剧名角李胜素/

同光十三诀

1912年至1937年是京剧艺术的鼎盛时期,涌现出一大批优秀的京剧演员。 旦角演员中,有以梅兰芳为首的四位名旦演员,学生中,有虞派创始人余叔岩等四位徐名名生。

到了民国时代,在该领域新秀层出不穷的情况下,也出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所谓的“鸽友出国”。

粉丝一般指热爱并渴望参与京剧大舞台的京剧爱好者。 经过不断的学习和研究,很多京剧爱好者不仅会唱会演,有的甚至会自己写剧本,可以说是多才多艺。

与专业京剧演员不同,业余爱好者有自己的工作。 他们不像一些京剧演员,因为需要养家糊口或者其他原因,从小就被迫学习京剧艺术。 粉丝们都对京剧艺术感兴趣,而这种京剧的独特魅力吸引着很多粉丝主动接触它、学习它。

与有专业背景的专业演员不同,业余爱好者一般通过咨询京剧演员来学习京剧艺术。 社会地位较低的普通人经常向专门班的大师请教,而地位较高的人则直接向著名京剧演员学习。 京剧爱好者一般都来自比较富裕的家庭,有一定的文化程度。 他们对歌剧的歌词、情节、唱腔都有独特的见解。 如果有一点天赋,一些知名京剧爱好者的艺术造诣甚至比专业京剧演员还要高。

以前,下海的素人必须拜一位“道长”,才能正式进入梨园圈,然后才能算是正式演员。 球迷出海后,不仅繁荣了社会文化生活,还为梨园输入了大量人才。 有的粉丝甚至取得了优异的成绩,成为一代门派的大师。

严派创始人严巨鹏从小就是一位影迷。 他是一位蒙古旗人。 原本在政府蒙藏学堂任职,不工作投戏。 1920年代初,“学谈”风潮十分盛行,甚至有“不言不语”之说,而鞠鹏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1932年,严巨鹏以歌迷身份到上海为梅兰芳演出,随后下海。 后来,他在谭派的基础上发展创造了委婉、跌宕、书卷气的唱腔,至今仍流行。

京剧名角的四大名旦_京剧名角_京剧名角李胜素/

那个时期素人出海成名的例子很多,出身、纨绔、美女、丑陋等各种职业都有。 他们对京剧艺术的推广和发展做出的贡献是不可估量的。 同时,这也可以看出当时京剧艺术的受欢迎程度。 本文的主角民国四少爷与普通粉丝不同。

关于民国四王子的故事,历来有多种版本。 本文选取流传最广的版本,即:张伯驹,直隶总督张振芳之子; 袁克文,中华民国第一任大总统袁世凯的次子; 张作霖,东北派总元帅,长子张学良; 清朝皇室,恭钦贝勒载之子,清亲王封号,濮东,号“红豆阁主”。

张伯驹(1898-1982),字东云楼主,丛壁人。 张伯驹从小就非常聪明。 7岁入私塾,9岁能写诗,被誉为“神童”。 他年轻时随父亲来到北京,一直住在这里。 1918年毕业于袁世凯混成模范团骑兵部,入伍。 1927年,他退出军队,投身金融界。 从此,张伯驹对书法、绘画、戏曲等艺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新中国成立后,任文化部顾问、中央文史馆馆员。

大多数人对张伯驹的印象是“天下第一私人收藏家”。 这并不奇怪。 毕竟张伯驹先生被绑架后也不肯变卖自己的藏品,解放后还捐出了故宫博物院的一半。 让人们钦佩你。 然而,这样一位伟大的收藏家却有着出色的艺术水平。 刘海粟曾评价:“他是当代文化高原上的一座高峰,从他广阔的胸怀中涌出四条河流,那就是书画的鉴赏力。” 收藏、诗歌、戏曲、书法。 四姐妹艺术相互交流,各有个性。 堪称京城老名人,艺苑真学者。”

京剧名角_京剧名角李胜素_京剧名角的四大名旦/

张伯驹

张伯驹自幼喜爱京剧。 他曾说,自己八岁的时候,在夏天仙剧场看了杨小楼的《九风》。 后来,他在袁克文的介绍下认识了于叔岩,袁克文也是民国四公子。 当时张伯驹是盐庄的导演,他也喜欢于叔岩的戏剧。 于淑妍的收入全部存入盐库。 两人交往频繁,在很多方面都有很多共同利益。 因此,说到京剧,张伯驹可以说是“天下英雄,令你曹”。 除了于叔岩之外,他可以说没有其他人了,包括两位未来的武术老师钱金福和王长林,他们也跟着老谭,为他做准备。 于叔岩尊敬的著名演员。

张、于之间的友谊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的。 据记载,张氏正式跟余学戏时年三十一岁,每天吃完晚饭就去他家。 饭后舒颜尽情地抽烟,满屋子都是客人。 半夜后他就开始说戏,常常深夜三点才回家。 这种情况持续了十年。 张伯驹曾自豪地说:“舒颜的剧作《文武昆仑》,已经传到不止一个人了!” 在于老师的悉心教导下,张老师十年间竟然学会了近四十部戏。 要知道,就连于氏的弟子“冬皇”孟小冬,据说于氏也只对她说了“三句半”,可见于氏对张氏的偏爱,张氏对于氏自然是很恩情以报恩的。他不仅对银行给予特别的关注,在余急需的时候,他也会慷慨地捐钱给余,在唱歌方面,他甚至花重金聘请了一位制琴师为余弹奏声音。

作为一名京剧爱好者,张伯驹最引以为傲的有三件事。 首先,为了推动京剧艺术的发展,1931年张伯驹与梅兰芳、于叔岩等人创办了“北平戏曲社”。开幕式上表演的亮点是跨界戏曲。著名演员联合主演的换装剧《八蜡殿》。 这是梅兰芳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留胡子演戏。 其次,他与余叔岩合作撰写了《话剧韵律》,总结了京剧的发展实践,系统介绍了京剧十三韵。 不过,据说于书出版后,担心内容有误,将其撤回。 1932年至1935年,因各方需要,张将其书改名为《乱弹阴云纪要》,并以自己的署名在北京中国戏剧学会《戏剧丛书》第二、三、四期连载。 。 内容几乎没有变化。 20世纪60年代,张氏将其修订为《京剧韵》,现代人将其编入《张伯驹集》。 这些作品对于研究老戏曲具有重要意义; 第三,1937年,他组织一大批著名演员,举办义演,为轰动全国的河南旱灾筹集资金。 1937年春天,是伯驹的40岁生日。 舒妍提议演戏好玩。 另外,由于前年河南大旱,伯驹的表弟将军李明忠也提出演戏筹款赈灾,于是他们同时在隆福寺演出。 福全馆,主旋律是《思念孔战》,其中主角诸葛亮由张伯驹扮演,其他配角都是著名演员。 王凤庆饰演赵云、程继贤饰演马岱、于叔岩饰演王平、杨小楼饰演马谡、陈香雪饰演司马懿、钱宝森饰演张郃等。当时各种报纸刊登了新闻和照片及期刊,轰动九城,称“此歌只应在天上奏”。 是啊,世人多少曾闻过?”张伯驹为此作诗纪念:“羽扇丝巾饰卧龙,帐前四将压威风。 更有趣的是,谭鑫培曾与余叔岩饰演王平,如今于叔岩与张伯驹饰演王平。堪称梨园佳话。

那次聚会的背后有很多故事。 据说,于一开始并不想扮演王平。 这次王平是老谭亲自教的。 据说,于氏曾多次表示要拜老谭,但老谭却没有。后来,老谭无意中得罪了宫中主管戏曲的王金章,也无计可施。 而余是王金章的干儿子。 无奈之下,谭家只好请人向于求情。 宇自然答应了。 最终,王金章松了口气,不过有一个条件:老谭收于为徒。 老谭自然不喜欢他这样收的徒弟。 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教了一部《空城计》的王平,又教了半部《太平桥》的石敬思,所以余不想演这样的戏。仓促的方式。 不过我和张是很好的朋友,所以我怕直接说出来会伤害友谊。 恰巧这里有个杨小楼老板,也和我关系很好,于是于半开玩笑地说,如果杨老板肯来马谡,我就舍命。 陪君子来王平。 其实,于知道杨不善马谡,所以想侥幸逃脱。 没想到,宇误会了两件事。 第一,杨当时没有同意,但也没有直接拒绝。 同时,杨某与张某也是好友。 其次,杨以武术闻名,但他的文戏也很出色,但他一直缺乏表演机会。 杨本人也希望能出演几部文艺歌剧。 因此,经过杨某再三权衡,最终同意了张某的要求。 那么现在,两位著名演员出演相反的角色,这让张欣喜若狂,所以其他的配角也聘请了一流的演员。 这场“史无前例的大厅演出”的消息传出后,剧场门票立即成为抢手货,张某趁势将其变成了一场慈善演出。

这部剧的具体过程这里就不详细介绍了。 史无前例这个词足以形容当时的盛况。 张虽然饰演主角诸葛亮,但因为配角太“大”,所以这场戏几乎全是由于、杨演唱。 然而,促成这场视听盛宴的是张伯驹,所以这部《想念孔战》,连同张伯驹作为票务演员的名声,必将载入史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