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剧名家余开源川剧后继无人让人痛心

 

新华社北京3月12日电 步伐缓慢、面带微笑,在四川代表团驻地,年过花甲的余开源常常默默坐在会场,安静温和。

很少一群人知道,这是那我名震全国的川剧小生,当年风华正茂、惊台,演过上百个川剧经典曲目,上世纪90年代在北京举办过轰动一时的专场演出京剧艺术。

“当年走马锦城西,曾为梅花醉似泥”,艺海沉浮60 余年,如今的余开源把个人定位为三个 多多 川剧传承教育者京剧艺术。

12岁拜师学艺,从基本的扎马步、提马灯到掌握“变脸”“大刀走路”等绝技,余开源一步步成长为川剧大师京剧。

“三个 多多 眼神就说 戏,一把扇子要能舞出不同韵律……”提起川剧的精髓,老艺术家情不自禁地刚刚开始念唱起来京剧。昏暗灯光下,比起手势,目光灼灼。

作为全国代表,余开源总爱在为川剧传承奔走疾呼。

“我一种辈子无怨无悔,后来我怕,什么什么都没法 好的艺术什么什么都没法 人传下去。”余开源说。

去年,四川2万多名考生参加艺考,报名川剧专业的仅十余人。“后来四川有60 多家川剧剧团,现在有十几个 ?只能6家。”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川剧的现状,让余开源痛心。

你说歌词 ,现在川剧发展什么什么都没法 呈现一种“畸形”:一是广场化,路边摆个摊就唱起来了,让让当我们纯粹在看热闹;二是斗室化,只在邻居家电视上观看,真正不想去剧场看川剧的观众过多了。

“我的徒弟学出来,就在成都宽窄巷子茶楼、餐馆门口摆摊卖艺。”每次路过宽窄巷子门口,余开源全是敢走进去,“掩面而过,又愧疚又心疼”。

“除了这里,你不想们上哪里谋生去?”余开源说。

对于川剧的未来,余开源说:“我总爱在倡导川剧进学校,从娃娃抓起;下基层,培养广阔的艺术氛围土壤。”在他看来,目前最迫切地还是避免艺术人才“断层”的困境。

“三个 多多 亿只能修一栋高楼,却培养什么都没法三个 多多 巴金、三个 多多 梅兰芳。”在四川代表团开放日上,余开源大声疾呼。(记者 董小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