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赢家来看看民国时期戏曲演员的天价片酬

民国初年,京剧十分盛行,从事戏曲行业的人,只要是“角”,无论是参加考试,都能赚到一笔可观的钱或加入家庭。

 

京剧名家的收藏令人惊叹。 据当时的《新京报》报道,包银这个“角”的角色绝对是普通工薪阶层难以企及的。 别说一线的大“演员”,就连二三线的队员,唱一场戏也要花10-20元。 低级跑龙套的,稍微露点脸,就能拿到两三块钱。 当时演技最高的人就是谭鑫培。 清末,谭鑫培在堂上的角色价值500两白银,比清政府一品官员的年俸还要多两到三倍。 进入民国后,谭鑫培的身价不断上涨。 1912年,谭第五次到上海唱歌,月收入高达1万元。 1915年,他在上海演出10天,报酬8000元,击败了当时所有北洋政府部长和各大大学的教授。 当然,剧院是最大的赢家。 1915年谭鑫培的上海之行,给戏院带来了3万银元的净收入。

京剧名角_京剧名角姜亦珊为什么自溢_京剧名角的四大名旦/

谭鑫培

京剧著名演员王晓农鸦片成瘾极其严重,每天需要吸食2两鸦片。 民国初年,烟土价格一般在2元一两左右,顶级的云土在4、5元一两左右。 王晓农光是吸毒,每个月就花费至少400元。 每天早上,王妃都会往他脸上吹几口烟。 王小农还没来得及动,就闻到了烟味,感觉到了。 妃子将人参汤递给王氏,等他喝完,又将点燃的烟斗递给他。 王小农闭上眼睛,吸了十几口气,才睁开眼睛说话。 吸了一口,他就有力气起身去洗漱了。 然后躺下再抽烟。 王先生抽完10支烟后才能吃早餐。 每当戏院有演出时,老板都会提前给王氏小妾钱,让她能更舒服地为王氏服务,让王氏有精力好好唱歌。

京剧名角的四大名旦_京剧名角_京剧名角姜亦珊为什么自溢/

王晓农

1915年,袁世凯过生日,特邀京城著名京剧演员来表演庆生。 孙菊贤和谭鑫培本来不想去,结果被绑架了去了。 生日戏完成后,袁世凯奖励孙举贤200元。 孙举贤接过钱后,不屑地说道:“自从我在内廷供奉老佛以来,只见过银两,没见过银元,什么意思,等我当了皇帝,赏给你两百银子。”银元?真的是程咬金坐在瓦罐村里。尖叫,大风来了,你这个土豪小子,不值一笑!” 但孙先生却不敢亲自挑战袁总统,只沿途扔了200块银元,边走边喊:“袁的头和银子都掉在地上了!” 等他走出新华门时,这200块银元刚刚散落。

京剧名角姜亦珊为什么自溢_京剧名角的四大名旦_京剧名角/

孙菊贤

张勋酷爱听戏,一生痴迷京剧。 1922年,离家多年的张勋在家中召开会议,庆祝自己70岁生日。 杨小楼、梅兰芳、于叔岩等京昆界著名演员以及80岁的京剧大师孙菊仙齐聚张家花园为张表演,成为京昆的一大盛事。梨园。 张巡对戏曲了解甚多,提前就明确表示:按照表演水平给他报酬,唱不好就少给他报酬! 这些大牌们个个都发挥了自己的特长,发挥出了自己最好的能力。 张给孙菊贤的奖励是600元。 孙菊贤感动地说:“会弹的就是张元帅!会乐的就是张元帅!” 次年张勋病逝,孙氏闻讯倒地痛哭。 :“黄中大路,恐怕不响了!”

京剧名角的四大名旦_京剧名角姜亦珊为什么自溢_京剧名角/

王克勤

女明星的身价也很高。 民初著名京剧名旦王克勤,诞生于一面国旗之中。 她华丽优雅,容貌极其美丽。 出道后,她迅速红遍京、津、沪、汉等地。 1914年,袁世凯干子段志贵被任命为湖北巡抚。 “太子”袁克定去武汉,在怡园看戏时认识了王克勤,立刻就爱上了王克勤。 善于赠送美女的段之归见状,也明白了。 他两次微服私访王克勤,并送出8000大洋为王克勤购买家具和用品,希望将王克勤献给袁克定。 消息泄露后,怡园更加热闹了,很多人特意来看望王克勤。 有一次,段志贵也在看戏,王克勤用梅陇镇凤姐的话宣示:“军主有钱,凤姐不卖的东西也买不到!” 说话间,他瞪了段督军。 可惜的是,在这个肮脏邪恶的世界里,王克勤无法保住自己的清白,最终成为了辫子帅哥张勋的少妻。

天津盐行大亨王少斋喜欢听戏,对他赞不绝口。 1931年,八大胡同出身的美女吕素娟因唱《梅派》而名声大噪。 一时间,她与薛雁钦齐名。 据说她“在艺术上最受欢迎的歌手是薛雁芹,在性方面只有吕素娟”。 王少斋非常欣赏卢氏,不惜花重金。 王每月为卢提供1万至2万银元的日常开支,同时还预留8万银元作为卢的演艺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