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道州城剧本唱词

京剧《道州城》剧本唱词

角色

沈云英:武旦
沈至绪:老生
李氏:贴旦
张献忠:净
反将甲:副净
反将乙:丑
小丫鬟:旦
姬:武生
老太婆:老旦

剧情

前明流寇张献忠,生性狠毒。所过城邑,无论降与不降,均以屠戮为快。被其害者,竟至惨无人理。鸡犬且不宁,而况于民众乎。陕西道州守备沈公至绪,领命守城。张献忠猝然杀至,沈公聚集家将,开城击贼,竟然获胜。张献忠乃暗设陷马坑,诱沈公至该处,一时不及觉悟,当场战死。沈公女云英,家传武艺,骁勇非常,一闻恶耗,急欲报仇。邀请合城官员,会议战守之事。殊不知官员虽有,无一人敢担任者。沈云英忿极,将父辈之同僚,一齐喝散。命家将捧了守备之令旗令箭,传唤众百姓。而众百姓竟激于义愤,推沈云英为临时元帅,调度一切事宜。武生姬,与众人同心合力,先告奋勇。愿随麾下,擒斩其盗魁数人。而沈公至绪之尸者,亦在战场上认出,抢回城中。发丧开吊。张献忠率领残卒败逃,遂不敢觊觎道州矣。

京剧《道州城》剧本唱词

【第一场】
(小家将、小丫鬟同上,分两旁立。沈至绪、李氏、沈云英同上。)
沈至绪(唱)实可恨张献忠贼心不变, 

既投降又却为哪般?

李氏(唱)直害的湖南北齐遭涂炭,

沈云英(唱)只恨儿是女子无有兵权。

(沈至绪、李氏、沈云英同坐。)
沈至绪(白)大明道州守备沈至绪。

李氏(白)守备夫人李氏。

沈云英(白)裙钗沈云英。

沈至绪(白)夫人,流贼作乱,十有余年。道州偏远,未遭蹂躏。昨日午有人报到:张献忠窜扰近县,恐怕道州城下,不久要有战事。

李氏(白)兵力单薄,为之奈何?

沈云英(白)可恨孩儿是个女流。假若是个男子,当个经略大员,早已杀尽贼奴,何至尚有今日!

(沈至绪笑。)
沈至绪(白)我儿果是男子,作个督抚大员,恐怕也拥兵自保,纵匪殃民。

(笑)哈哈。

(沈云英低头。探子上。)
探子(白)张献忠领兵前来。

沈至绪(白)再探再报。

(探子下。)
沈至绪(白)夫人,我当自告奋勇,要向前敌杀贼。上宪不准,不胜忿恨。今日贼既前来,我便迎头截击,若能手刃此贼,虽死我也无憾。

李氏(白)寡不敌众,还需审慎。

沈云英(白)与其束手待毙,何若舍命杀敌。母亲不必拦挡,孩儿随父前去。

沈至绪(白)我儿代父守城,不必前去。

家将!

小家将(白)有。

沈至绪(白)吩咐士卒排队,随爷出城杀贼。

小家将(白)得令。

(小家将下。)
沈至绪(白)女儿与我换衣。

(秦腔渐板)叫女儿与我把衣换,

(小家将带四军卒同猛上,同背立。沈至绪持刀。小家将带马。)
沈至绪(唱)未曾上马把令传:

出城去大胆和贼战,

莫说贼众我兵单。

曹操人马八十万,

周瑜破贼赤壁山。

哪个退后把头斩,

哪个奋勇便升官。

(沈至绪上马。沈至绪、小家将、四军卒同紧下。)
李氏(唱)老爷披甲上了马,

拦挡不住也无法。

沈云英(唱)事到此只得出城将贼打,

也不能等贼进城将人杀。

(李氏、沈云英、小丫鬟同下。)
【第二场】
(张献忠、反将甲、反将乙、四反卒同猛上。)
张献忠(唱)花喇喇闪上张献忠,

一拥儿要破道州城。

(张献忠、反将甲、反将乙、四反卒同站一旁。沈至绪带小家将、四军卒同猛上。沈至绪以刀与张献忠相架。)
沈至绪(唱)丑贼的凶恶似枭獍,

不杀贼焉能救百姓。

(白)张献忠,丑逆贼!你贼以来,永远不行正道。焚杀淫掠,惨无人理。今日犯到你老爷的手中,你老爷这枝宝刀,非割去你的狗头,誓不干休!

张献忠(白)沈至绪,我个儿!多少督抚大员,把你老子无法奈何。你个小小守备,还敢作对。真是鸡蛋和碌碡相撞,非放你的黄水不行。

老子的一群猪娃子,都给老子望前攻!

(沈至绪、张献忠同战。沈至绪胜,反将甲败下。小家将胜,反将乙败下。)
【第三场】
(张献忠、反将甲、反将乙、四反卒同上。)
张献忠(白)沈至绪杀法骁勇,绊马坑成功。

(张献忠挑坑。沈至绪上,战,跌。四反卒同攒刺死。小家将上,猛下。张献忠、反将甲、反将乙、四反卒同下。)
【第四场】
(李氏、沈云英、小丫鬟同上。)
李氏(唱)一霎时喊声山摇震,

杀人胆战又心寒。

沈云英(唱)我父若还败下阵,

孩儿便去杀贼人。

(小家将上。)
小家将(白)太太不好了!

李氏、
沈云英(同白)怎么样了?

小家将(白)老爷陷入绊马坑,被贼人刺死了!

(李氏、沈云英同颤。小家将向李氏。)
小家将(白)太太苏醒!

(小丫鬟向沈云英。)
小丫鬟(白)姑娘苏醒!

李氏(唱)忽听得老爷丧了命,

(李氏、沈云英同顾。)
李氏(哭)哎呀我的老爷呀!

沈云英(哭)奴的爹爹呀!

(小家将、小丫鬟同哭。)
李氏(唱)眼花脑转不分明。

张献忠狗贼人马众,

(李氏指。)
李氏(唱)狼奔豕突过洞庭。

奸淫掳掠他、他、他、他不足兴,

他要把人民齐杀空。

一路上大小官员齐逃净,

无人和贼把仗撑。

老爷的性情素骁勇,

要与贼人去战争。

初上阵风驰电掣还得胜,

谁料想陷入绊马坑。

而今谁保护众百姓?

而今谁把守道州城?

贼人四面如蜂拥,

娘儿们何处去逃生。

我越哭越想越伤痛,

一阵阵站不住来坐不宁。

(白)这倒怎了?这倒怎了?

(李氏绕场拍手作惶恐状。)
沈云英(白)哎,我的母亲!

(唱)叫母亲你不必里转前来前转后,

我得母亲呀!

事到此何须加忧愁。

我的父六十已高寿,

为国尽忠又何求。

丢下儿虽然年纪幼,

不是男子是女流。

论刀法料也无敌手,

论枪法料也莫对头。

我要与百姓作领袖,

我要与父亲报冤仇。

莫说流贼是强寇,

杀女儿同杀马牛。

再败了娘儿们一同饮药酒,

千秋万古把名留。

李氏(唱)我儿虽然武艺精,

无兵无将怎成功?

上阵若还遭不幸,

谁与你父搬尸灵?

想起你父好伤恸,

想起我儿好心疼。

不由人泪流如泉涌,

怎忍舍掌上珍珠小云英。

沈云英(白)母亲不必伤悲,暂到后边静养,万一再迟一步,贼人杀进城来,儿既不能报父之仇,又不能保母之命,白白被贼杀坏,怎对得住父母?

小丫鬟(白)请太太后边静养,教姑娘作速处置。能得胜,能得胜。

李氏(白)奴的夫!娘的儿!

(小丫鬟、李氏同下。)
沈云英(唱)叫家将忙将州官、州同去奉请,

到守备衙门议军情。

(小家将应下。沈云英一臂搭椅背坐哭。小家将、州官、州同同上。)
州官(唱)守备大人竟阵亡,

州同(唱)教人胆战心又慌。

(沈云英起,中立。州官、州同分立两旁。)
沈云英(白)二位世伯到了。

(州官、州同同带哭音。)
州官、
州同(同白)哦,到了。姑娘伤心。只说大人已死,哪个抵抗流贼?这不得了,这不得了。这活不成了,这活不成了!

沈云英(白)二位世伯,不必惊慌,而今传集百姓,各执器械,二世伯压住后队,小侄女攻打前敌。保你战胜此贼。

州官、
州同(同白)我们文官,只会捉笔,谁会打仗?一听贼来就吓的莫魂了,谁还敢去上阵?

沈云英(白)既然如此也不要紧,二世伯只须传集,小侄女一人带领。

州官(白)班房里都跑的莫一个了,谁敢去召集呀?

州同(白)跟班的都跑的莫有一人了,谁敢去传唤呀?

沈云英(白)事到而今还讲甚么排场,你二人亲身号召,有何不可?

州官、
州同(同白)人满乱了场了。

州官(白)上房的上房。

州同(白)攒井的攒井。

州官(白)东跑的东跑。

州同(白)西窜的西窜。

州官、
州同(同白)还号召哪个去呀?好姑娘哩,而今咱想法子,各逃性命,还顾得他这个城池,还管得他这些百姓吗?

沈云英(白)唗!太平无事的时候,任你们辉煌炫耀。一旦有事,却就一概不管,抱头鼠窜。朝廷养你何用?去,你姑娘便宜行事,任你们逃命去罢!

州官(白)姑娘还怪起咱们了!

州同(白)张献忠拿烙铁烙哩。人焉能不害怕哩!

州官(白)我的头发很少,我扮个和尚逃命去呀。

州同(白)我得面貌还好,我扮个姑娘逃命去呀。

(州官、州同同下。)
沈云英(白)哎,好恼好气也!

(唱)沈云英气的团团转,

朝廷养下这样官。

莫事了他将威风显,

有事了便同鼠一般。

你姑娘忠肝又义胆,

千斤担儿一个担。

叫家将拿上守备令旗箭,

去到城中走一圈。

把百姓老老少少男男齐传唤,

(小家将持令旗下。姬、四百姓、四民妇同上。姬跪中间、四百姓、四民妇分跪两旁。)
姬(白)生员姬,参见姑娘。

百姓甲(白)众百姓参见姑娘。

民妇戊(白)众婆娘参见姑娘。

沈云英(白)听我道来!

(唱)伯叔姑姊听我言:

张献忠狗贼本凶悍。

焚杀淫掠太惨然。

怪这些将帅把贼惯,

贼才无法又无天。

我的父杀贼一命断,

(姬、四百姓、四民妇同擦泪。)
沈云英(唱)城破就在眼目前。

净坐下等贼来杀斩,

何如咱去把贼删。

贼本是乌合人心散,

要打胜贼人实不难。

大家在后同呐喊,

我便匹马自当先。

只要人人能勇敢,

贼兵一败倒如山。

假若还坐待贼人将城陷,

个个的性命难保全。

姬(白)姑娘讲得甚是。坐下等贼杀我,何如我去杀贼。若还胜了,身家性命,都能保全。就是败了,贼杀我一个,我杀贼一个,也能合得过帐。

百姓甲(白)是呀。都怪这些好人把贼惯了。好人多,贼人少。好人齐心杀贼,贼还能残害好人?

民妇戊(白)是呀。也怪这些女娃子把惯了。女娃子多,贼娃子少,女娃子齐心杀贼,賊还敢作践妇女?

姬(白)况且姑娘,是个千金小姐,能为百姓杀贼,大家再不能助阵,我们道州城里,还算有人吗?

四百姓、
四民妇(同白)今日就推姑娘,为临时元帅,姑娘所有号令,大家一概遵从。

沈云英(白)如此说来,一同站起,各取兵杖,随我前去。

(姬、四百姓、四民妇同起。)
百姓甲(白)我是个农夫,我就以打粪之法打贼。

百姓乙(白)我是个屠户,我就以戮猪之法戮贼。

百姓丙(白)我是个木匠,我就以片椽之法片贼。

百姓丁(白)我是个骟牛的,我就以骟牛之法骟贼。

民妇戊(白)我们妇人家,莫有家具,怎么得了?

民妇己、
民妇庚、
民妇辛(同白)见甚么家具,就拿甚么家具,还熬煎莫有家具啊!

姬(白)走,都掮家伙走。

(姬、四百姓、四民妇同下。)
沈云英(唱)叫丫鬟与我莫怠慢,

(姬、四百姓、四民妇持仗同上,同背立。沈云英。姬、四百姓、四民妇分三呐喊。)
姬(唱)男男站两旁。

我握枪上马和贼战,

未出城且莫要闹喧喧。

(沈云英、小丫鬟、小家将同下。姬、四百姓、四民妇同随下。)
【第五场】
(台旁布城景。张献忠率反将甲、反将乙、四反卒同上。)
张献忠(唱)沈至绪来好昏耄,

敢和老子把仗交。

破开城便一起剿,

就是鸡犬也不饶。

(白)攻城攻城!

(城猛开。沈云英当先、姬、四百姓、四民妇同随后猛出城。沈云英猛刺张献忠,姬、四百姓、四民妇同乱打二反将、四反卒下。沈云英、姬、四百姓、四民妇同追下。)
【第六场】
(张献忠上,沈云英追上,猛战。张献忠败下。小家将上,反将甲上,同猛战。反将甲下,小家将下。小丫鬟上,反将乙上,同猛战。反将乙下,小丫鬟追下。姬上,反将甲、反将乙同上,同战。反将甲、反将乙同败下,姬追下。四百姓、四民妇、四反卒同上,同战。四反卒同败下。四百姓、四民妇同追下。)
【第七场】
(老太婆拉杖摇颤紧走上,顿杖。)
老太婆(白)听得说都杀贼去了,竟然而莫有叫我。我才八十八了,就有多老的?看我这个枴棍子,给你打一个天花乱坠!

(兵卒甲上。老太婆打。)
老太婆(白)我把你贼东西,谁教你害人哩!

(老太婆打兵卒甲。)
兵卒甲(白)这老婆子,是我!

老太婆(白)打你哩怕你。

(老太婆打兵卒甲。)
兵卒甲(白)好婆哩,是咱们人。

老太婆(白)咱们人?尽是咱们人害咱们人哩!

(老太婆打兵卒甲。)
兵卒甲(白)我是个兵。

老太婆(白)带的皮套充鹰哩!穿的号褂充兵哩!你哄谁呀!

兵卒甲(白)好我的老婆婆哩,我确实是沈大人门下的兵。

(老太婆看。)
老太婆(白)哦,打错了。不要紧,我这枴棍子叫个福寿枴,打谁一枴棍子,谁便多活十年。打了你几枴棍子?

兵卒甲(白)打了我五枴棍子。

老太婆(白)那你就多活五十年。走,把婆引上打贼走!

兵卒甲(白)恐怕你这福寿枴,把贼越打,贼越活的旺了!

老太婆(白)再打贼却就打死了。快走!

(老太婆、兵卒甲同下。)
【第八场】
(张献忠、四反卒同上。)
张献忠(白)百姓起了漫水了,快跑。快跑!

(张献忠、四反卒同下。)
【第九场】
(反将甲跑上。姬、四百姓、小家将同追上,同战。沈云英上,斩反将甲。沈云英、姬、四百姓同下。小丫鬟赶反将乙同上,反将乙。四民妇自两边分上,同活拿反将乙。小丫鬟举刀欲斩。)
四民妇(同白)姑娘且莫要杀他,把奴才细细的做造!

(小丫鬟持刀作势看。)
反将乙(白)好我的婆哩,好我的妈哩,好我的姑哩,好我的姐哩。我不怕跟的贼,我并莫有害人。我就叫那蕉善人。

四民妇(同白)不是你们从贼,贼势焉能得盛?

民妇戊(白)我带的剪子,教我把贼这耳朵剪一剪子。

民妇己(白)我带的锤子,教我把贼这脖项锤一锤子。

民妇庚(白)我头上有针哩,教我把贼眼睛一针扎瞎。

民妇辛(白)教我把驴的拧一下。问他为嗄害人哩!

(反将乙哭。)
反将乙(白)妈呀!你儿跟上大王,实想发些洋财,抢个嫽娃。谁知遇见这一群婆娘,把我细细的炮制,哎我怎么落了这个下场呀?

小丫鬟(白)凡做贼的人,哪个不落这个下场!教我拿刀在头上,慢慢的望下划,就当切西瓜哩!

(老太婆上,混打。)
四民妇(同白)贼都跑了,你拿个枴棍子,乱打谁哩?这不是个捆下的贼,你就尽着打!

老太婆(白)哦,是个贼?

(老太婆打。)
小丫鬟(白)还是一刀杀却为快!

(小丫鬟杀。姬、四百姓同上。)
姬(白)这不是大人的尸首?

四民妇(同白)那就是大人的尸首。

(小家将随沈云英同上。)
姬、
四百姓、
四民妇(同白)大人的尸首在此!

(沈云英气倒。姬、四百姓、四民妇同哭。)
小丫鬟(白)姑娘苏醒!

(姬、四百姓、四民妇同哭。)
沈云英(唱)我一见爹爹肝肠断,

(沈云英颤。)
沈云英(哭)我的爹爹呀!

(唱)遍体伤痕实可怜。

我这里匹马单刀去追赶,

不杀尽贼人誓不还。

(沈云英猛上马持刀作势。姬、四百姓、四民妇同挡。)
姬、
四百姓、
四民妇(同白)贼人已经远去,姑娘不必追赶。快将大人的贵体,抬回守备的衙门。全城一齐穿孝,帮助姑娘殡殓。然后公禀督抚,奏知皇上,一为大人议恤,二请姑娘接印。姑娘勉从众意,姑娘勉从众意!

沈云英(白)抬回城中。

(众人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