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演员

导演风范

秀人风范引领行业潮流

中国戏剧家协会理事都是戏剧界的杰出人才和领军人物,具有广泛的代表性和影响力。 为进一步提高导演履职水平,搭建优秀人才和作品展示推广平台,中国戏剧家协会微信公众号推出“导演风采”栏目。 我们将陆续发表文章,展示中国戏剧协会第九届理事的风采,展示他们的创作实践成果,分享他们的艺术经验和创作感悟,发挥先锋者和引领者的示范引领作用,促进与广大剧院同仁的学习与交流。 互相学习。

《导演风范》将在中国戏剧家协会官网及微信公众号陆续上线,敬请关注!

京剧剧本_霸王别姬京剧剧本_秦香莲京剧剧本/

漳州戏剧研究所所长、一级编剧、中国戏剧家协会理事、福建省戏剧家协会副主席。 他创作了越剧《才女鱼玄机》、湘剧《十二生肖》、越剧《海上情》、京剧《红土地》、湘剧《古文昌》,并编撰了湘剧《歌剧《育儿》等

作品曾荣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中国戏剧节优秀剧目奖、“2018年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创作扶持工程”十大重点剧目,并入选列入《2018年全国舞台艺术重点创作剧目目录》。 中国民间艺术牡丹奖等

“我热爱创作,执着于创作。无论是古装剧、历史剧还是现代剧,我不求独特、深刻,只想写真实的人。他们有血有肉,情感和温暖。也许这就是创作中常说的,人物站起来,戏就成立了。”

1986年,王文胜在漳州艺术学校学习编剧。 那个时候,他可能没有想到,自己会坚持走这么远。 还有四名学生也是编剧专业,其中三人毕业后转行。

1990年底,刚从漳州艺术学校毕业的王文胜创作了现代短剧《南州六月荔枝丸》。 主题是干群关系。 当时的《剧本》月刊上也刊登了它。 遗憾的是,这部剧从未上演过。 但第一次敲开一个行业大门的经历总是令人难忘。 近三十年后,王文胜依然细致入微地描述着这部小戏的细节,就像孩子回忆起第一次穿越元宵的情景。 灯笼房里的场景。

从业以来,王文胜创作了十多部剧目,涵盖京剧、越剧、湘剧、潮剧、高甲剧等多个剧种。 他能写英雄模范,也能写才子佳人; 历史主题在他的作品中栩栩如生,现实主题在他的作品中真实记录。 其京剧《大唐姑娘》帮助时任福建省京剧团副团长的孙金梅荣获第26届中国戏剧梅花奖。 中宣部“五个一工程”戏剧奖、优秀作品奖。

霸王别姬京剧剧本_秦香莲京剧剧本_京剧剧本/

秦香莲京剧剧本_京剧剧本_霸王别姬京剧剧本/

京剧《大唐才女》剧照

秦香莲京剧剧本_京剧剧本_霸王别姬京剧剧本/

湘剧现代剧《侨女李琳》剧照

当被问到“剧本创作最重要的是哪一方面”时,王文胜回答:

“我觉得应该对人物进行更深层次的挖掘,比如塑造英雄模特的形象。一个人成为英雄、成为模特、成为不平凡的人,关键在于他的选择。其实每个人都是一样的,都是平凡的。”人也有情感,也有人性的弱点,他只是在关键时刻做出了不同的选择,不平凡或者异于常人,所以他成为了英雄,成为了一个不同的人,塑造了一个让人铭记的人。以前我们剧中的英雄模特大多身材高大、神异,似乎与世隔绝,看不到人类应有的情感,但在生死关头却没有任何犹豫。 ,遇到困难也没有困难,犹豫和陷入困境的痛苦,怎能体现人性的光辉呢?

秦香莲京剧剧本_霸王别姬京剧剧本_京剧剧本/

湘剧现代剧《古文昌》剧照

在这种创作观的指导下,王文胜创作了许多描写一个人或一群真实人物的剧本,如现代湘剧《谷文昌》、现代湘剧《李林》、现代京剧等。 “红土”。 通过湘剧现代剧《古文昌》的创作谈,更能体会这种“真实”的创作观。

京剧剧本_秦香莲京剧剧本_霸王别姬京剧剧本/

秦香莲京剧剧本_京剧剧本_霸王别姬京剧剧本/

湘剧现代剧《古文昌》剧照

写一个真实的人

——谈湘剧现代剧《古文昌》的创作

每当提到现实题材作品,似乎都会下意识地与偶发文章、政治宣传等词汇联系在一起。 插画或者说教之类的词语立刻浮现在脑海中,这让很多自以为高尚、一味追求所谓纯粹艺术的创作者非常不屑。 诚然,歌剧舞台一度充斥着太多这样的宣传材料,不仅让专家们捧腹大笑,也让观众失去了胃口,失去了审美期待。 但以偏概全,认为现实题材作品意义和价值不大,显然有失偏颇。 我暗自认为,创作出现实题材的作品,关键在于创作者的指导思想。 如果我们仍然以过去作为创作的指导,我们自然会发现很难摆脱讲道的窠臼。 而现实题材的作品如果也以人为中心,被赋予更多的人文关怀,从人性的角度和情感的基点出发,一定会荡气回肠或洋溢着温暖,让人真切地感受到生动和温馨。人物的现实。 香剧现代剧《古文昌》的剧本创作虽然还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至少是在写一个真实的人。

确实,这是一篇命题作文。 2015年初,当我第一次接到《谷文昌》剧本的写作任务时,我非常犹豫。 北有焦裕禄,南有谷文昌,这样一位全国闻名的英雄模范,如何能成为有血有肉的舞台艺术形象呢? 而且,谷文昌和焦裕禄都为改变群众贫困、治理沙尘暴而努力。 这必然导致剧情设置甚至人物塑造上的雷同。 但到了上架的时候,演出就要开始了,所以没有深思熟虑和慢思考的余地。 即使你不想写得不好,你也必须写它。 必须先完成脚本。 所以我们捕捉到了谷文昌担任东山县委书记期间最突出的两项业绩。 一是把敌伪家属改成兵士家属,二是治理沙尘暴,造福一方。 这被视为整部剧的两大重头戏。 匆忙起草。 结果看似全面,但实际上两个主要事件未能有机统一。 反而让人感觉事件不集中,结构松散,削弱了人物的塑造。 演出结束后,据说任务完成了,可以收起来了。 以往很多演出不都是同样的命运吗? 但我从原来的不由自主、被动创作,变成了想要打磨、修改、完善。 究其原因,与其说是谷文昌这个英雄人物让我感动,不如说这个时代需要谷文昌。 在他身上,不忘初心、敢于承担责任,是那么坚强、那么生动。 这不正是目前所缺少的、应该弘扬和发扬光大的吗? 有了这个触动,我回去修改了剧本,看起来就清晰了很多。 聚焦谷文昌如何为敌伪家属平反的重头戏,谷文昌面临的最大矛盾不再是植树苗治理沙尘暴屡屡失败。 核心是他发现自己的政策有错误,想要纠正。 。

这必然使谷文昌面临巨大的个人风险,即政治风险带来的个人职业风险。 围绕这个核心,剧中的顾文昌不再只是一个带着光环的英雄典范,而是成为了一个真实的人。 在解决这一核心矛盾的过程中,他承受着来自同事甚至上级的压力。 来自家庭的压力,来自群众的压力,他感到愧疚、纠结、犹豫、彷徨。 不过,这些完全不影响角色的形象塑造。 相反,因为它们关系到个人的前途和命运,所以更有利于人物内心情感的表达。 与之交织的还有生死之交、患难之际的夫妻之情、水中鱼与鱼的情。 它真实而简单,就像涓涓细流和绵绵春雨。 不仅夸张夸张,还宣扬酷刑,推动人物陷入困境。 人物形象变得更加丰满,更加真实可信。 同时,这也是以往类似作品很少触及的内容。 过去多是为了个人物质利益甚至生命的牺牲。 然而,顾文昌却敢于为了群众的利益,拿自己的政治生命做赌注。 在那个特定的时代,显得尤为可贵。 这是这部剧的独特之处,也是它的现实意义。 难道说戏剧创作需要独特的发现吗? 诚然,这至少避免了该剧题材雷同,进一步展现了谷文昌独特的党性原则、革命初心和人格魅力。

值得一提的是,剧本虽然删除了原本治沙、植树的具体剧情事件,但并没有太多正面的反映。 然而,谷文昌为敌伪家属平反,这无疑让那些濒临绝望、感觉如荒漠的人们心中重新燃起了希望。 良性政策赢得了数十万人民的心。 这是给心灵的沙漠穿上绿衣,显然有着深远的影响。 试想一下,经历过苦难、重拾希望的人们是团结一致的。 还有什么稀有的? 做不到的事怎么办? 谷文昌最终依靠群众,成功种植木麻黄,制服风沙,水到渠成。

顾文昌没有任何豪言壮语,没有任何口号,因为他是一个真实的人。 剧本并没有刻意夸大或者赞扬他的才华,只是用敬佩之情写了一个真实的人,一个重情重义、信守承诺的人。

现实题材的作品确实难写,但并不代表不能写。 如果责任多一些,急功近利少一些; 多一些感情,少一些浮华,也能留下令人难忘的舞台艺术形象。 剧本从来不是最好的,只有更好。 我记得郑怀兴老师曾经说过剧本是修改过的,我相信。 只有去掉浮躁,潜心打磨,才能把剧本改得更好。 《古文昌》的剧本虽然经过多次修改,但仍在修改中……

东拉西扯,算不上是创作的对话,只是一点点的体会。 难免让人开怀大笑,大方,是茶余饭后的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