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回龙阁剧本唱词

京剧《回龙阁》又名:《大登殿》《斩魏虎》剧本唱词

角色

薛平贵:老生
王宝钏:旦
代战公主:旦
王允:老生
王母:老旦
魏虎:净
马达:丑
江海:丑

剧情

薛平贵既回窑,与魏虎在王允府中争斗。继至御前算粮后,唐帝即予以生杀之权,命其自行发落。于是还登回龙阁,先传妻父王允至,薛平贵怒其欺贫重富,势利熏心,不顾父女之情,即欲处死刑,以泄其忿。幸亏王宝钏至,力保得免。然薛平贵方盛怒,仍不以翁婿礼待允,命坐殿角而巳。继传魏虎至,夫妇二人,先向之历数罪状。然后斩之。既而西凉代战公主适至,遂与王宝钏相见,彼此亲爱如姊妹。薛平贵乃率同二妻,迎请岳母王老夫人上坐,叩谢十八年周恤之恩而毕。

注释

此为薛平贵戏最后之终剧。夫妇团圆,既富且贵。德者报德,怨者报怨,一生恩仇了了。诚大丈夫得志于时之所为也。曾见王凤卿演此,落落大方,雍容华贵,颇合登殿时薛平贵之身分神气。唱亦不激不随,四平八稳。洵可谓当行出色之作。

京剧《回龙阁》剧本唱词

薛平贵(内西皮导板)龙凤阁内把衣换, 

(四太监、马达、江海引薛平贵同上。)
薛平贵(笑)哈哈哈!

(西皮慢板)薛平贵焉有今日天。

马达江海把旨传:

你就说孤王我驾坐在长安。

龙行虎步上金殿,

(西皮原板)猛然间想起了彩楼前。

马达江海一声宣:

在寒窑内快宣那王氏宝钏。

马达、
江海(同白)领旨。

万岁有旨:宣王娘娘上殿。

王宝钏(内白)领旨。

(王宝钏上。)
王宝钏(西皮二六板)忽听万岁一声宣,

寒窑来了王宝钏。

站立金殿用目看,

原来是我夫坐金銮。

大摇大摆——

(西皮摇板)上金殿,

参王驾来问王安。

薛平贵(西皮摇板)你为孤受苦十八年,

后宫去把凤衣穿。

王宝钏(西皮摇板)谢罢万岁下金殿,

从今后不穿破衣裳。

(王宝钏下。)
薛平贵(西皮摇板)忙把王允押上殿,

(王允上。)
薛平贵(西皮摇板)一见老贼怒冲冠!

先前定计将孤害,

今日也要报仇冤。

马达江海推去斩,

杀他的人头挂高竿。

(马达、江海同允,同绑王允,同押下。王宝钏上。)
王宝钏(白)刀下留人!

(西皮摇板)听说要把我父斩,

吓得宝钏心胆寒。

急急忙忙上金殿,

要斩我父为哪般?

薛平贵(西皮摇板)先前定计将孤害,

今日拿他报仇冤。

王宝钏(西皮摇板)先前本是父不好,

我母待你恩如山。

薛平贵(白)定斩不赦!

王宝钏(西皮摇板)万岁一定将父斩,

不如碰死在金銮。

薛平贵(白)且慢!

(西皮摇板)御妻休要行短见,

午门外赦回王相官。

王宝钏(白)解下桩来。

(王允上。)
王允(西皮快板)千层浪里翻身转,

百尺高竿得命还。

站立金殿用目看,

那旁站立王宝钏。

马达、
江海(同白)哽,要叫娘娘千岁。

王允(西皮摇板)娘娘千岁,宝钏我的儿吓!

适才万岁将我斩,

何人救我活命还?

王宝钏(西皮摇板)适才万岁将父斩,

女儿救父活命还。

王允(西皮摇板)我儿救得父不死,

可算忠孝两双全。

王宝钏(白)爹爹吓!

(西皮二六板)说什么忠孝两双全,

女儿言来听根源:

大姐配的苏元帅,

二姐配的魏虎谗。

惟有女儿命运苦,

彩球单打薛平男。

先前道是花郎汉,

到如今花郎坐金銮。

来来来随儿上金殿,

谢万岁不斩还要封官。

薛平贵(西皮摇板)殿角赐你金交椅,

事平之后再封官。

王允(西皮摇板)万岁休把老臣怨,

俱是魏虎起祸端。

薛平贵(西皮摇板)忙将魏虎押上殿,

(魏虎绑上。)
薛平贵(西皮摇板)一见贼子怒冲冠!

先前定计将孤害,

仇报仇来怨报怨。

马达江海推去斩,

王宝钏(西皮摇板)妾妃还要问一番。

薛平贵(白)但凭于你。

王宝钏(西皮摇板)人来打坐向前骂,

骂声魏虎狗奸谗:

先前定计将我害,

一一从头说根源。

魏虎(西皮摇板)有魏虎跪殿脚,

尊一声三姨妹……

马达、
江海(同白)哽,要叫娘娘千岁。

魏虎(白)我们是亲戚。

马达、
江海(同白)这时六亲不认。

魏虎(西皮摇板)娘娘千岁、三姨妹,细听我说:

你今若是饶了我,

从今以后念弥陀。

王宝钏(白)唗!

(西皮摇板)马达江海推去斩,

斩他人头挂高竿。

(马达、江海押魏虎同下。马达、江海同上。)
马达、
江海(同白)魏虎斩首已毕。

薛平贵(西皮摇板)斩魏虎方称孤心愿,

快宣公主把驾参。

马达、
江海(同白)万岁有旨:宣代战公主上殿。

代战公主(内白)领旨。

(代战公主上。)
代战公主(西皮二六板)来在他国用目观,

看他国我国不一般。

他国穿的绫罗缎,

我国穿的羊毛毡。

大摇大摆上金殿,

马达、
江海(同白)参见公主。

代战公主(白)马达江海,万岁爷台前,哪里来的这么一位眼光娘娘?

马达、
江海(同白)就是大王在三关讲的:王宝钏——王娘娘,就是她。

代战公主(白)哦,大王在三关,提的王宝钏王娘娘,就是她?

马达、
江海(同白)正是。

代战公主(白)长得构个交个。

马达、
江海(同白)不错。

代战公主(白)那么着咱们回去吧。

马达、
江海(同白)为什么?

代战公主(白)有了她,还要咱们娘娘做什么?

马达、
江海(同白)公主上前见礼。

代战公主(白)哦,咱们见个礼?见礼吧。

(西皮摇板)上面坐的王宝钏。

走上前施一个番邦礼,

(代战公主施礼。)
代战公主(白)马达、江海,咱家与她见礼,她怎么要飞?

马达、
江海(同白)不是要飞,咱们那里行礼,是放闪燕大厂门。

代战公主(白)她们呢?

马达、
江海(同白)她们是兔子捣对。

代战公主(白)怎么着,这不成了捣对了吗?

马达、
江海(同白)不错,是要捣对。

代战公主(白)总得捣对,咱们捣对吧。

(西皮摇板)她为正来我为偏。

走上前来把礼见,

娘娘千岁,

(白)看着!

(西皮摇板)驾可安?

王宝钏(西皮快板)王宝钏抬头用目看,

代战女打扮似天仙。

怪不得儿夫不回转,

被她缠绕一十八年。

宝钏若是男儿汉,

也到她国住几年。

我本当不把礼来见,

她道我宝钏礼不端。

走上前,用手搀,

(白)贤妹好。

代战公主(白)姐姐好。

王宝钏(西皮快板)尊一声贤妹听我言:

儿夫西凉你照看,

多亏你照看他一十八年。

代战公主(西皮快板)姐姐说话言太欠,

小妹言来听根源:

说什么儿夫我照看,

可怜你受苦一十八年。

王宝钏(西皮快板)手挽手儿上金殿,

代战公主(西皮快板)参王驾来问王安。

薛平贵(西皮快板)孤王金殿用目看,

二梓童打扮似天仙。

宝钏封在昭阳院,

代战公主掌兵权。

赐你二人龙凤剑,

三人同掌锦长安。

王宝钏(西皮快板)叩罢头来谢恩典,

代战公主(西皮快板)你为正来我为偏。

王宝钏(西皮快板)说什么正来讲什么偏,

姐妹二人俱一般。

三人同掌昭阳院,

代战公主(西皮快板)学一对凤凰伴君眠。

薛平贵(西皮快板)宝钏近前听旨传:

相府去把岳母搬。

王宝钏(西皮快板)辞别万岁下金殿,

相府去把老娘搬。

(王宝钏下。)
薛平贵(西皮快板)孤王金殿出赦条,

晓谕黎民得知晓:

一赦钱粮并钱钞,

二赦囚犯出监牢。

(马达、江海同允,同拿诏下。王母、王宝钏同上。)
王母(西皮摇板)来在午门下车辇,

有劳三姐把娘颁。

(西皮快板)我的儿一双好尖眼,

十八年才得龙椅盘。

站立在殿角用目看,

上面坐的是薛平男。

先前道他是花郎汉,

到如今头戴皇帽、身穿蟒袍、腰横玉带、足蹬朝靴、端端整整、整整端端,驾坐在金銮。

宝钏儿搀娘上金殿,

(白)这是何人?

王宝钏(白)这就是代战公主。

王母(白)哦,这就是代战公主?

代战公主(白)老太太,咱们有礼了。

王母(白)随我来吓,

(西皮摇板)参王驾来问王安。

薛平贵(西皮导板)二梓童搀岳母待王拜见,

(西皮二六板)拜岳母如同拜泰山。

不幸我亲娘亡故早,

你比我亲娘胜强十贤。

宝钏封在昭阳院,

代战西宫掌兵权。

老岳母封在养老院,

你在那寿星宫中享安然。

宫娥彩女常陪伴,

儿一天三次去问娘安。

请、请、请,老岳母请下金銮,

王母(西皮摇板)辞别了万岁下金殿,

抬头看见王相官。

你道我养女无好处,

一个女胜似十个男。

来来来随我到养老院,

王允(白)哪里去?

王母(白)享荣华受富贵。

王允(白)你养的好女儿,我不去。

代战公主(白)老太太,他白日不去,晚上他答溜溜就去了。

王母(西皮摇板)养老院中乐安然,我还不耐烦。

(王母、王宝钏、代战公主同下。)
薛平贵(西皮摇板)忙将王允宣上殿,

孤封你养老太师在朝纲,有职无权。

王允(西皮摇板)辞别万岁下金殿,

王允做的受气官。

(王允下。)
薛平贵(西皮摇板)内侍与孤把班散,

养老宫中去问岳母安。

(众人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