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窃兵符三本剧本唱词

京剧《窃兵符》【三本】剧本唱词

角色

廉颇:净
赵胜:老生
赵胜妻:旦

剧情

秦王以王龁为将,进攻赵都邯郸。赵王惧,再用廉颇,守邯郸,御秦军。赵相平原君赵胜,又差人驰书至魏,求信陵君无忌援赵。

京剧《窃兵符》【三本】剧本唱词

【第一场】
(四军士引王龁同上。)
王龁(北粉蝶儿)野旷营髙战场开, 

阵云笼罩。

飐西风旌旆飘飘,

领雄兵,

调虎将,

声威赫耀。

(念)卓哉鲁仲连,品高人人羡。不帝我强秦,兵威稍稍敛。

(白)某,秦邦大将王龁。前同武安君白起,长平一战,坑杀赵兵四十余万。正欲攻下邯郸,有魏国新垣衍前来赵邦,请尊我主为帝,其心意在解围。不想被鲁仲连一番言语阻止。我主甚慕仲连髙风,又惮廉颇、李牧英勇,故而暂退汾水驻扎,令某仍屯邯郸,探其动静。如今探得廉颇患病,不能领兵,也曾密报大王,请令发兵攻打。想早晚将有君旨来也!

蒙骜(内白)圣旨下!

军士甲(白)圣旨下!

王龁(白)大开营门!

军士甲(白)大开营门!

(〖大吹打〗。四大铠引郑安平、司马梗、蒙骜持令牌同上。)
蒙骜(白)大王旨下!

王龁(白)千岁!

蒙骜(白) “昨据王龁密报,邯郸情形可攻,特着蒙骜领军十万,郑安平、司马梗作为左右副将,同心协力,定要打破邯郸,毋负重托。”

王龁(白)千千岁!

(〖吹打〗。王龁接令牌。)
王龁(白)将军!

蒙骜(白)将军!

郑安平、
司马梗(同白)末将等参见!

王龁(白)二位请坐!

郑安平、
司马梗(同白)谢坐!

王龁(白)大王安泰?

蒙骜(白)我主驾安。大王言道,既已探得廉颇染病,李牧远在代州,平原君赵胜不谙兵事,虽有食客三千,不过是说客之流,何能济得大事。为此特命某来,同心攻打邯郫,早传捷报,以副大王圣怀。

王龁(白)君见与臣相同。此际进兵,全仗诸位将军之力。

蒙骜、
郑安平、
司马梗(同白)还是仰仗大将军。

王龁(白)岂敢!

来,今晚四更饱餐,五鼓整齐队伍,不待天明,攻打邯郸。

四军士(同白)啊!

王龁(忆秦娥)旗仗髙挑齐遥威,

破邯郸红旗捷报。

(众人同下。)
【第二场】
(赵胜上。)
赵胜(白)咳!

(忆秦娥)满目惨凄凄,

无宁日,无宁日!

内乱将作,外援不至。

(念)高台百丈尽头颅,何止区区万骨枯。矢石无情缘斗胜,可怜降卒有何辜!

(白)某,平原君赵胜。唉!不意大王误用赵括去代廉颇为将。岂知赵括自恃一己之能,将廉颇军政约束,尽行更改,与秦一战即败。他死在秦军之手,不足为惜,可怜我军四十余万,尽被白起杀害。只杀得血流淙淙,杨谷之水,皆变为赤,秦垒之间,头积成山,只存少年二百四十人放还。搅得我国,子哭其父,父哭其子,兄哭其弟,弟哭其兄,祖哭孙,妻哭夫……沿街满市,号哭不止。正尔疮痍将痊,岂知秦贼又来攻我城池。正是:

(念)安危关社稷,生死尚难知!

(丫鬟引赵胜妻同上。)
赵胜妻(忆秦娥)日夜心萦系,

为何无消息,无消息!

(白)啊相公!

赵胜(白)夫人!

赵胜妻(忆秦娥)你毕竟怎生划计,解此危势?

赵胜(白)哎!我此际心绪如麻,形如木偶,还能划得何计,怎解此危?

赵胜妻(白)妾闻,上智不处危以饶幸。中智,能因危以为功。下愚,安于危,以自亡。危亡之至,在人所为,不可不察也!今番你我处此危城之中,义无所立,节无所成,莫非要作那下愚之类乎?且相公堂前,尝养三千食客,其中岂无文韬武略之人?若能得一长策,收那中智之功,此则转祸为福,岂不是好?

赵胜(白)明镜所以照形,鉴往所以知今。前者,我去说楚,欲得食客文武全备者二十人同往,岂知三千余人之内,文者不能武,武者不能文,选来选去,只选得一十九人。若遂自荐,几被楚王笑话。今此累卵之势,再想得一文武长策之士,只怕不得能够了!

(唱)十数年养士名播扬于世,

食客数比孟尝难分髙低。

实指望仗他等分劳代力,

哪知晓全无个出色男儿。

孟尝君出函关仗鸡鸣犬吠,

我平原说楚王实亏毛遂。

那田文复齐相得冯驩之计,

我赵胜困邯郸有谁扶持?

想魏国与赵邦势若唇齿,

何况是结婚姻亲戚之谊。

前致书既已蒙遣将晋鄙,

恰缘何屯其兵不来解围?

且令弟信陵君向称侠义,

能济困能扶危谁人不知。

尝闻他也养着三千珠履,

难道说与我客一般无奇?

眼见得赵将成西山落日,

望救解好似那涸辙之鱼。

他袖手或因我不足相庇,

独不怜亲骨肉甘让秦欺!

赵胜妻(唱)君所言固然是层层有理,

大厦成几曾见一木独支。

可笑者三千客安居坐食,

临危难全无有解难之机。

论毛遂虽说得楚王适意,

讲其才终不能制胜出奇。

其余的想都是因人成事,

赚得个衣食足谁管是非?

论贤名人皆晓我弟无忌,

为护鸠尚能使恶鹞头低。

这时节不见他拯救消息,

袖手观亲骨肉甘被人欺?

莫不是我兄王畏秦如虎,

莫不是那晋鄙老而无为?

思想起为今计别无可取,

请君去剀切切作下尺书。

料此际投书者无人敢去,

妾情愿舍微命亲去一回。

若能够到家乡见兄见弟,

他不发兵来救赵我不来见伊。

(赵胜起立。)
赵胜(白)啊!你、你、你要亲赴魏邦求救么?

赵胜妻(白)然也!

赵胜(白)喂哟!那秦贼的人马好生厉害呀!

赵胜妻(白)怎见得?

赵胜(白)夫人!

(唱)不闻他兵儿将儿都带着那雄雄赳赳的虎狼气,

不闻他车儿马儿四下里喧喧腾腾地在八面驱驰。

我这里老儿少儿有谁个轰轰烈烈地保护着你?

我这里男儿女儿选不出个将将就就的人儿跟随。

眼见他旗儿旌儿布得飘飘荡荡遮天盖地,

眼见他枪儿刀儿摆得来森森严严鬼惧神疑。

似你这貌儿材儿明是个怯怯虚虚的懦弱身体,

他见了你如饿虎见羔羊啖啖噬噬一口吞之。

兀的不顿使我心儿肝儿为着你,惨惨凄凄哭不出血泪,

兀的不顿使我魂儿魄儿怕不是恍恍惚惚在九霄外飞。

劝夫人忙把那情儿意儿你与我安安稳稳万不可提起,

莫教我失群雁东儿西儿盼不到恩恩爱爱偕老的娇妻。

赵胜妻(白)哎!

(唱)一任他豺儿狼儿排成着狰狰狞狞的攒羊之势,

一任他鬼儿魅儿布成个昏昏沉沉的幛围。

我不用旗儿伞儿簇拥着前前后后多人护卫,

我只须侍儿马儿相随去平平坦坦直往魏国去。

怕什么他戟儿剑儿结得来层层叠叠如铁桶相似,

怕什么人儿马儿裹就个密密扎扎的金锁重围。

你道我手儿足儿似乎像窄窄纤纤无甚气力,

哪知我胆儿量儿更比那粗粗大大的虎将还威。

到临敌精儿神儿你看我抖抖擞擞直冲他队里,

杀得他兵儿将儿一个个跌跌滚滚一霎时尸横血滴。

劝君家休将那心儿意儿为着我愁愁蹙蹙不能成事,

准看俺不待慢鱼儿雁儿早报取平平安安退贼的捷书。

赵胜(白)呀!

(唱)听你言得来这般容易!

赵胜妻(唱)不容易又何必向君妄提。

赵胜(唱)倘此行若逢贼万一有失,

赵胜妻(唱)即效个忠良将血染沙泥。

赵胜(白)啊!

(唱)此一句吓得我心如刀刺,

(白)哎呀!夫人哪!你若果然如此──

(唱)可不就生喳喳鸳鸯分飞?

劝贤妻把此事万勿提起,

(内喊声。)
赵胜妻(白)呀!

(唱)恰缘何一霎时人喊马嘶?

(白)侍儿!

(唱)忙引导一同到二堂上去。

(丫鬟引赵胜妻欲下,李同内击鼓。)
赵胜(白)啊!

(唱)击堂鼓莫非是军情紧急!

赵胜妻(白)来!

(唱)到宅门尔与我立传示谕,

甚紧急教他来当面禀知。

丫鬟(白)是。

何人击鼓?相爷、夫人立等二堂回话。

李同(内白)来也!

(李同上。)
李同(唱)贼兵攻城势甚急,

守城儿郎怨声啼。

为此击鼓来面启,

(白)相爷、夫人!

(唱)快快设计保城池。

赵胜、
赵胜妻(同白)何事紧急,便来击鼓?

李同(白)哎呀,相爷、夫人哪!那秦贼今番前来攻城,好生厉害!

赵胜、
赵胜妻(同白)怎见得?

李同(白)相爷、夫人容禀:

(念)王龁、蒙骜督将,司马、安平副之。这回更比前番勇,人马却似加倍。

乱箭尤如飞蝗,到处全搭云梯。纷纷爬城若蝼蚁,哪怕滚木擂石。

赵胜、
赵胜妻(同白)我处守城的可都努力?防堵得住否?

李同(白)咳咳咳!

(念)我军长平败后,几个痊愈疮痍,昼夜防守带着饥,试问谁人有力?

一闻贼兵来到,个个搓手悲啼。

(白)相国!

(念)若不早作良谋计,将成瓦解之势!

赵胜、
赵胜妻(同白)哎呀!这便如何是好?

李同(白)李同有言,冒陈相国。

赵胜(白)有话起来讲。

李同(白)喳!臣观将士昼夜巡城固守,人人皆有饥色,百姓望救不来,纷纷皆有出降之意。

赵胜、
赵胜妻(同白)哦!

李同(白)相国安享富厚,军民未沾一餐之惠,谁肯为君尽力?若能令夫人以下,编人行队之间,分工而作,府中所有财帛,尽数散给将士百姓,将士百姓在这危苦之际,见有如此舍己救众之心,自必感恩戴德,定当为君出力死守,此则家国两全之计,乞君谅之。

赵胜妻(白)好!此正是抚民安邦、舍己从人之策也。我倒未曾想到。

相公,我即去检点所有财帛,分散军民,一边招募勇士,就着李同率领。一边招募妇女,付我亲统巡城,毋得违误,快去。

赵胜(白)喳!

(赵胜欲下。)
赵胜妻(白)来!

赵胜(白)有。

赵胜妻(白)那往魏国求救的书信,与我修得剀剀切切,待我乘隙亲去走遭。

赵胜(白)这!

赵胜妻(白)啊!你敢不写么?

赵胜(白)哦,是是是!

赵胜妻(白)快去!

(赵胜妻下。)
赵胜(白)哎呀险哪!

李同(白)听夫人口气,莫非要亲到魏国求救不成?

赵胜(白)然也!只是她如何去得呢?

李同(白)求救魏邦,固是要紧,夫人断乎去不得。

赵胜(白)是呀!

李同(白)相国可作下手书,李同愿去走遭。

赵胜(白)且将城内军民,安抚定了,然后再去。廉大将军病体,不知如何,我当亲去探望,且他久在军中,必有高见。你今且去招募男女,我去分散财帛,也好共守城池。明朝同我去探探廉大将军的口气。

李同(白)是!

赵胜(白)咳!

(唱)这正是远水难救近火急,

促迫委实难画机。

明朝同你去求计,

(赵胜下。)
李同(唱)愿得奇谋救此危。

(李同下。)
【第三场】
(尤健上。)
尤健(念)列国无义战,诸侯皆妄争。可怜将与卒,几个是完人?

(白)我,廉府家丁尤健便是。老爷本来御秦甚力,不料主上命赵括前往长平代将,致使丧师辱国。老爷因此愤怒成病,卧床已久,近日喜得扶杖而起。不免扶他出来散散闷。

啊,老爷,您到外边儿坐坐呀。

廉颇(内白)搀扶了!

(廉颇上。)
尤健(白)看仔细!

廉颇(西皮慢板)自敢谓声名儿不为不振,

自敢谓智与勇足御秦人。

恨无端突撤我大将权柄,

到而今方信某是练达的老臣。

尤健(白)看老爷尊容比以前好得多了。

廉颇(白)昨日稍进饮食,今朝胸中似觉舒畅了些。

尤健(白)谢天谢地。愿老爷从此福寿康宁。

廉颇(白)可有人前来看望于我?

尤健(白)文臣武将,都来问候金安。因老爷有谕在前,未敢妄启。昨晚有裨将李同,闻知老爷起床,一来请安,二来吿知那平原君今早要来拜候。

廉颇(白)如此,尔到门上等候。若是平原君到时,说我不及迎迓,屈驾进府一叙。

尤健(白)是。

(尤健下。)
廉颇(白)咳,某家只恨那赵括呵!

(西皮摇板)他真是初生的犊儿不识虎,

枉读父书自称能。

他身死沙场谁怜悯,

只可叹断送了四十五万兵。

(尤健、李同引赵胜同上。)
赵胜(西皮摇板)闻召急忙来慰问,

尤健(白)平原君到。

赵胜(白)啊,大将军!

廉颇(白)相国!

赵胜(西皮摇板)但愿你否去泰来永安宁。

廉颇(西皮摇板)某是樗栎庸才常带病,

怎比君松筠柏节万年青。

赵胜(白)哎呀呀,言重啊,言重!

廉颇(白)请坐!

赵胜(白)有坐!

李同(白)李同叩见大将军!

廉颇(白)请起!

赵胜(白)适闻贵恙痊可,使某不胜欣慰。

廉颇(白)多承挂念。但有一事请教。

赵胜(白)何事下问?

廉颇(白)廉颇自任事以来,未尝失利,今者,缘何突命赵括代将,岂真视老臣为朽木不成?

赵胜(白)此事初时,主上原不知细底,继之败后,方知秦邦范雎以黄金数万,使其心腹门客从间道人我邯郸,用下反间之计也。

(西皮摇板)他散布流言惑百姓,

传说将军怯战老无能。

廉颇(白)哦!

赵胜(西皮摇板)要胜秦邦改将领,

唯当用赵括马服君。

大王心急把赵括问,

偏他当君夸其能。

代将后立改将军令,

约束全废听他行。

初战却把秦兵胜,

他哪知是诱敌困我军。

断粮草是司马错与司马梗,

左右翼是蒙骜、王翦两支兵。

只杀得海沸山岳震,

只杀得遍地血淫淫。

突然闪出将白起,

不由得赵括吓掉魂,

马失前蹄丧了命,

傅豹、王容也归阴。

苏射逃走,冯亭自刎,

其余皆被白起坑。

只吓得我民无投奔,

只惊得我国男女如失魂。

买卖罢市无人问,

街头巷口全是哭声。

想古今血战难免伤和损,

(白)大将军!

(西皮摇板)哪曾见这般的残酷实罕闻。

廉颇(白)咳!

(西皮摇板)何者谓执掌那三军司命?

何者谓节制那百万军兵?

(白)某想行兵之要,全在主帅节制有方。其制也,守之以静,发之以动。兵之未出如山岳,兵之既出如江河。变化如风云,号令如雷震,赏罚如四时,运筹如鬼神。如此行去,则亡而能存,死而能生,危而能安,祸而能福,此将才也。若以身贵而贱人,以独谋而违众,以强辩而自饰,以骄傲而耻下问,此则是为将之大弊。赵括兼而有之,他不败何待!

(西皮摇板)仁义信智与勇他全无分,

唯有刚愎自逞能。

到而今丧师辱国谁不恨,

赵胜(白)咳!

廉颇(西皮摇板)他身死沙场还落骂名。

赵胜(白)说的是呀!

廉颇(西皮摇板)某想秦军既得胜,

(白)不久呵!

(西皮摇板)定来打我邯郸城。

赵胜(白)哎呀!大将军哪!

(西皮摇板)那暴秦果比虎狼狠,

亚似穷凶枭獍心。

他胜后便发人和马,

一直来围我都城。

现在邯郸已遭困,

军民私语乱纷纷。

忠勇的甘心相死守,

无义的便想去投秦。

似此内乱言难尽,

(白)大将军!

(西皮摇板)却教我孤掌是怎样鸣?

廉颇(白)呀!

(廉颇丢杖起立。)
廉颇(西皮快板)闻言使某咬牙恨,

(白)秦贼呀!秦贼!

(西皮快板)尔敢胆藐视赵无人。

休道某七十开外的老儿身带病,

某一怒杀他个遁入函关紧闭门。

(白)不道秦贼如此,他今既来,必不轻退。只是我邦内乱不止,外援不至,如之奈何?

李同(白)内乱么,相国已将自己所有财帛分给军民。军民感恩戴德,皆愿以死同守。又募得壮士三千,由李同率领。巡逻妇女千人,是相国夫人统带,内乱已无妨矣!

廉颇(白)哦!好!此系相国舍己从人的美举。

赵胜(白)为国捐躯,死且不避,何况财帛乎!

廉颇(白)相国说得是。外邦可有援救的信息?

赵胜(白)某曾至楚求援,蒙楚王允命春申君黄歇带兵前来,共伐强秦,无如远水难救近火。魏邦虽着晋鄙来援,他却将军马屯于邺下观望,再四达书催促,至今未见动静。荆妻无奈,欲亲自突围去魏邦面求,立命晋鄙出兵,并求他兄弟无忌同来解危。大将军你道荆妻可去得么?

廉颇(白)求救固是极务,但此重围层层,君夫人实实地去不得!

李同(白)李同已求相国发书,拼命杀出重围,大将军以为可否?

廉颇(白)将军去固去得,但城中调拨巡守,又非你不可。某家丁尤健,颇有胆勇,且与令舅信陵君相识,君可付书着他走遭如何?

赵胜(白)这!秦军围得铁桶相似,他能冲围而去么?

廉颇(白)某自有道理。

尤健!

尤健(白)在!

廉颇(白)尔可速选快马一匹,扮作百姓模样。

李同!

李同(白)在!

廉颇(白)尔可挑选壮士千人,某当亲自披挂,调齐亲丁百名,大家速速饱餐,三更时候,探得秦贼攻城疲惫之际,出其不意,随某开城杀出,管取破其重围,教那尤健安然而去。

尤健、
李同(同白)喳!

赵胜(白)哎呀!大将军哪!你病未大痊,兼之春秋已高,何能突此重围。万一有失,如何是好!

廉颇(白)哎!食君之禄,当分君忧。老夫多病,难道便不能安国杀贼了么?

(西皮摇板)一任他秦贼个个狠,

自敢夸廉颇手段精。

某一马冲他连环阵,

杀得他鬼哭神也惊。

你书札要剴切比火紧,

方能动他君臣骨肉情。

赵胜(白)哦,是是是。

廉颇(白)尤健!

(西皮摇板)尔突出重围飞马奔,

直投魏邦信陵君。

把真情实语向他禀,

他不发救兵尔勿回程。

尤健(白)遵命!

廉颇(西皮摇板)请君后堂同畅饮,

三更后开关杀贼人。

廉颇、
赵胜(同白)请!

(廉颇、赵胜、李同、尤健同下。)
【第四场】
(〖起初更鼓〗。)
赵胜妻(内二黄导板)夫仗义妻疏财解此民困,

(四女兵、二丫鬟执鼓、锣、火把、灯笼引赵胜妻同上。)
赵胜妻(二黄慢板)幸抚慰城内乱已得安宁。

紧咬着银牙根将秦贼来恨,

忒饕餮直欲将列国全吞。

忆苏秦身挂着六国相印,

约合纵原为着协力摒秦。

(二黄摇板)秦未摒反弄得各国自拼,

你杀我我杀你盟誓何存?

齐与鲁、燕与楚、韩亦不问,

魏与赵是唇齿兼系至亲。

明明见我邯郸被秦围困,

却缘何不拯救真是薄情。

我无奈领女兵登城照应,

(赵胜妻、四女兵、二丫鬟同登城。)
赵胜妻(白)呀!

(二黄摇板)远望那贼营盘密密层层。

(白)来!

(二黄摇板)将滚木和擂石人人拿定,

贼攻时紧抛打毋得稍停!

四女兵(同白)是。

(四龙套、四军兵、王龁同上。)
王龁(西皮快板)凜凜威风杀声震,

四面攻打惊人魂。

轈车之上内城望,

(白)啊!

(西皮摇板)火光下现出女将军。

(白)呔!女将啊!

(西皮摇板)敢是男儿全皆病,

着尔妇女来守城。

说你的名来通你的姓,

讲明了免得死无名。

赵胜妻(白)秦贼呀!

(西皮摇板)我与你风马牛儿不及并,

各守疆界各为君。

常言道抚众仗仁政,

哪曾见暴戾害生灵。

可晓得枉杀人者终偿命,

须知晓爱惜人者子孙兴。

我国男儿正在高歌将酒饮,

又何尝把尔等放在心。

尔好似精卫填海枉劳顿,

尔好比蜻艇撼山空费神。

劝尔等早早收兵将身遁,

方免得身首异处尸骨分。

(〖起三更鼓〗。)
王龁(白)咦!

(西皮摇板)这无知妇女口竟硬,

胆敢向某鼓舌唇。

(白)尔等听者!

(西皮摇板)要偷生忙出关速来归顺,

(白)如若不然哪!

(西皮摇板)管教你玉石不分尽皆焚!

赵胜妻(白)住口!

(西皮摇板)可知道为人处世仗忠信,

岂似你助桀为虐丧心的人。

况我这深沟坚垒城百仞,

(白)秦贼呀!

(西皮摇板)尔便是有翅的鸱枭也难飞腾。

王龁(白)来!

(西皮摇板)一齐攻打各施劲,

四龙套、
四军兵(同白)杀!

(〖急急风〗。四龙套、四军兵同作攻城。赵胜妻、四女兵、二丫鬟城上同抛滚木、擂石。四女兵同射箭,王龁、四龙套、四军兵同闪躲。)
赵胜妻(白)贼子!

(西皮摇板)方知俺有守有备的女将军。

廉颇(内白)开城!

(四壮士、李同、尤健、廉颇同上,同冲出城。廉颇、四壮士、李同、尤健同左走,王龁、四龙套、四军兵同右走,对冲,四壮士、四龙套、四军兵自两边分下。)
王龁(白)来者何人?

廉颇(白)大将廉颇。

王龁(白)啊!

(王龁惊,后退。)
廉颇(白)看枪!

(廉颇刺王龁,王龁下,廉颇追下。二侍女执灯引赵胜妻同冲出城。赵胜上,勒赵胜妻马头。)
赵胜(白)夫人意欲何往?

赵胜妻(白)乘此机会到魏邦求救。

赵胜(白)呃!已经有人去了,何劳夫人亲去。

赵胜妻(白)放手!

(赵胜妻右转马头,赵胜勒住赵胜妻左转马头,赵胜勒住。)
赵胜(白)去不得。

赵胜妻(白)放手!

(赵胜妻再转马头,赵胜拖赵胜妻下马。)
赵胜(白)快快闭城,有开城者立斩!

(二侍女引赵胜、赵胜妻同进城下。)
【第五场】
王龁(内西皮导板)月明如昼马驰骋,

(王龁上,廉颇追上,杀。)
王龁(西皮摇板)灯火照耀兵纷纭。

(白)廉颇!

(西皮摇板)你有病合当归正寝,

为何沙场送残生!

廉颇(白)呸!

(西皮摇板)某家固有三分病,

日食斗米肉十斤。

连日野味无承应,

特来取尔豺狼心。

王龁(白)呸!

(西皮摇板)我谅你年老力衰难斗狠,

廉颇(西皮摇板)可知某愈老愈勇愈精神。

王龁(西皮摇板)今夜同你拼一拼,

廉颇(西皮摇板)不待天明便要抽尔的筋。

王龁(白)看枪!

(廉颇、王龁同打对枪,双扭下,打连环,接攒。尤健、四壮士同上,同起打,李同上,挡,尤健下。四兵士同上,李同打四兵士同下。)
四壮士(同白)秦兵败往南门去了。

李同(白)杀向南门!

四壮士(同白)啊!

(四壮士引李同同下。)
【第六场】
(四军士引郑安平、司马梗、蒙骜同上。)
蒙骜(西皮摇板)月照东方分外明,

人困马乏少精神。

暂且罢兵归寨饮,

(四兵士同上。)
四兵士(白)报!启将军:西门大寨已被廉颇带领无数壮汉突破,杀得我军犹如落花流水。

郑安平、
司马梗、
蒙骜(同白)啊!那廉颇不是有病了么?

四兵士(同白)明明见他一马当先,冲杀过来,犹如天神一般,不像有病模样!

蒙骜(白)来,一齐杀上前去!

四兵士(同白)啊!

蒙骜(西皮摇板)闻报顿觉使人惊!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廉颇、王龁同扭上,一扯、两扯、两逼,开打,廉颇压住王龁枪。蒙骜上。)
蒙骜(白)看刀!

(蒙骜挑开,王龁闪下。蒙骜劈三刀、廉颇让三刀。)
廉颇(白)来者何人?

蒙骜(白)大将蒙骜。尔可是廉颇?

廉颇(白)然。

蒙骜(白)看刀!

(廉颇、蒙骜同起打。李同上,战。蒙骜下。司马梗、郑安平同上,同起打,败下。)
廉颇、
李同(同白)哪里走!

(廉颇、李同同追下。)
【第八场】
(场设城。赵胜上,冲出城,望。)
赵胜(白)好险哪!

众军士,将灯亮火把,多多点起,高髙竖在城头。大家齐声呐喊,擂鼓助威者!

(四大铠、四女兵、赵胜妻各执高灯自两边分上,三喊三冲。四壮士、四兵丁同打连环。四兵丁同下,司马梗上,刺,四壮士同滚枪下。李同上,起打,司马梗下。郑安平上,李同下。蒙骜、廉颇、王龁同上,同起打,架住。四兵士、四壮士同上,同攒。四扯,同攒,四将同对冲下。四兵士、四壮士对打,四兵士同下。司马梗、郑安平自两边分上,同起打,刺四壮士自两边分下。廉颇、李同同上,同打郑安平、司马梗下。蒙骜、王龁同上,同起打,同败下,廉颇、李同同追下。)
赵胜(白)哎呀妙啊!月光下遥见秦贼渐渐奔逃,廉颇将军真乃神勇也!我何不乘此得胜之势,作为疑兵接应,哪怕那秦兵不人人丧胆而逃。

众军士,分兵一半,谨守城关。一半人马多掌灯亮,随爷出城助战。

四大铠(同白)啊!

赵胜(西皮摇板)乘此得胜奋勇进,

杀得他天崩地也倾。

(赵胜妻、四女兵同暗下。四大铠引赵胜同出城,同冲下。四壮士、郑安平同上,同起打,四壮士同下。李同上,打郑安平下。四兵丁同上,接攒,四兵丁同下。蒙骜上,刺李同右腿。廉颇上。)
廉颇(白)看鞭!

(蒙骜回枪刺李同下,廉颇打蒙骜下。王龁上,廉颇捞王龁扑虎,司马梗上,架住廉颇,四兵丁同上,扶王龁同下。廉颇、司马梗同起打,廉颇打司马梗死。郑安平、蒙骜同上,同起打,李同上,接打。郑安平、蒙骜同败下,廉颇、李同追下。四兵丁扶王龁、蒙骜、郑安平同上。)
王龁(白)好杀呀!好杀!司马梗呢?

蒙骜、
郑安平(同白)已被廉颇打死了。

(内喊杀声。)
王龁(白)哎呀,看看东南角上,火光冲天,又有无数兵马追来,快快逃归汾水大寨,去见大王便了。

(廉颇、李同同上。)
廉颇、
李同(同白)哪里走!

(四兵丁、王龁同下。廉颇、李同同过合,四壮士同上,同架住,蒙骜、郑安平同下。四大铠、赵胜同冲上,分开。)
赵胜(白)哎呀,老将军,你真乃神勇也!

廉颇(白)仗君之威,与某追!

四大铠(同白)啊!

赵胜(白)慢着,慢着!大将军,那贼败逃,定归汾水大寨,嬴稷亲统大兵何止百万在彼。我军虽勇,终是寡难敌众,且请回城歇马,等候魏邦援兵来到,再作区处。

人马回城。

四大铠(同白)啊!

(同尾声)堪夸将军神威震,

一怒杀贼十万军。

赵胜(白)今日解此危城,实赖大将军之力。

廉颇(白)还是主上洪福。

(尾声)老朽何能独力退贼人。

廉颇、
赵胜、
李同(同笑)哈哈哈……

(众人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