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上海京剧名旦是如何走红近代的

京剧名角_京剧名角李胜素_京剧名角的四大名旦/

近代上海,京剧盛行,名演员云集。 扮演角色是市民的一项主要娱乐活动。 群众的广泛性和热情令人惊叹。 学术界对这一社会现象的研究还很少。 本文从粉丝群体、粉丝的社会心理、粉丝作为城市大众娱乐的作用三个方面来分析这一现象。 力图深化近代上海城市文化研究,服务大众文化发展和先进文化建设。 。

一、支持群体及支持方式

1867年,京剧团进入上海。 他们所唱的皮黄戏被上海人称为“京剧”。 京剧流行,茶园兴起。 自清末以来,上海一直是“天下梨园最盛”。 这种趋势一直持续到 20 世纪 40 年代末。 80年来,京南话剧名旦齐聚上海首次亮相。 上海市民对京剧及其著名演员非常感兴趣。 京剧早期是集体制。 各界演员齐聚一堂,共同完成了演出。 演员们无论优先顺序如何都匹配彼此的角色。 程长庚执掌三清班后,开始组建自己的小提琴手和鼓手。 1896年,谭鑫培经宫中太监介绍,首次私人聘请舞台演员,以戏班领衔演员的名义组建剧团。 这通常被认为是京剧表演中名演员制度早期形成的标志。 于是,京剧名演员开始受到观众的关注,成为戏迷追捧的对象。 尤其是女性角色兴起后,角色崇拜成为社会的时尚和潮流。 从达官贵人到平民百姓,都掀起了配角热潮,尤其是在上海。 。

商人是企业的支柱。 京剧在近代上海发展的80多年来,京剧的主要观众经历了从富商、士绅、权贵到市民阶层的转变。 然而,商人一直是戏剧观众的重要成员。 除了在剧院扮演角色之外,如果还想与著名演员互动,就需要一定的经济实力。 因此,商人是最先到达那里的。 上海开埠后,迅速发展成为中国的经济中心。 许多来自全国各地的商人来到上海,他们成为了想扮演角色的人。 骨干。 清末,由于富商在戏楼上挥金如土,戏楼被称为“卖金洞”。 商人往往要花费数千美元才能赢得一角,费用惊人。 张文彦是南国初期最有名的昆凌。 1920年代初,当她名声大噪时,善良的人们就册封她为“文彦太子”。 当张文艳上台时,曹富商夸赞她是个好选手。 最有趣的是,她和住在同一栋楼里的来自世界各地的曹商,不管曹是否认识他们,都被邀请到共同的舞台上看戏。 客人少的时候,就让服务员、厨师来填号。 由于曹氏经常在“新力叉同兴楼”招待客人,久而久之,那里的下人对曹氏就很熟悉了。 曹经常给他们寄几十张戏票,让他们同台看戏。 “算起来,张在台上表演了几年,曹家花费的钱不下两万到三万金。”

银行业的金融巨头也处于这一努力的最前沿。 近代上海是中国的金融中心,聚集了大量痴迷于追捧京剧名角的金融人才。 比如,梅兰芳的经济支持者是中国银行董事长冯耿光,梅兰芳出国也是受到冯耿光的资助。 银行业的领导者生活富裕,行事堂堂。 如果他们想赢得一些角色,只需要打电话给剧院预订几排座位或几个包厢。 剧院老板一定会检查并预订高级座位。

文人是支撑这一角色的另一支重要力量。 虽然文人没有商人那么雄厚的经济实力,靠金钱作为后盾,但文人有笔墨作为底牌。 他们喜欢写作,并且以浪漫的方式写作。 四大名旦之一的荀慧生受到了一批文人墨客的追捧,因此他也得以跻身名旦的行列。 在上海支持荀的人被称为“白党”(荀惠生艺名白牡丹),沙大风、杨怀白、鄂鲁公、舒射玉等“白党”骨干是所有学者。 文人的力量不可低估。 不仅可以让一个著名演员的名声一落千丈,也可以让一个无家可归的人一举成名,在关键时刻扭转局面。 严巨鹏在上海的经历说明了这些文人的能量。 1931年5月,严巨鹏、荀慧生来到上海,在同里大戏台上演唱。 当时,苟惠生已成为“舞女四大名将”之一,并得到“白党”的大力支持,气势惊人。 鞠鹏唱歌的时候,慕寻的歌迷故意迟到,现场冷清。 严巨鹏深感自己的技术没有施展的地方,而且由于家庭问题很多,他感到很痛苦。 后来在谭平斋(哲和)、严笃和、周寿娟、吴兴载、刘火功、布林吾、唐叔鸾、徐牧云、胡体伟、郑国毅、徐小亭、张丹翁等文人的帮助下,之后,他借《上海画报》出版了《颜巨鹏特刊》。 各路文人墨客为巨鹏作画、吟诗、撰文,免费赠送给观众。 于是,观众争先恐后地看戏,颜巨鹏反败为胜,蓄势待发。

文人把持号当作一种陶冶性的娱乐,因此常常吟诗作赋,互相吟唱,营造书香氛围。 1925年,徐碧云、马连良来到上海。 当徐碧云登场时,观众纷纷捐赠银盾、花篮、牌匾、字画等礼物。 舞台前散落着各种类别的鲜花。 还有一群文人墨客赠送书画礼物。 卜林武赠送“海风碧云”牌匾,刘善农赠送“自怜碧玉亲授舞,有云屏无限美”联,于云赠送竹画,刘海粟赠送画作。 鞠、吴昌硕、郑素侃、朱谷伟、易君斋、唐少川各赠送一框手书挂屏,林武、雨云赠送马连良“白眉为佳”四字。 这种向演员致敬的方式非常壮观。

另一个获得功劳的群体是媒体。 现代报纸作为一种传播媒介诞生后,对人们的日常生活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上海人看报纸是很平常的事。 报纸刊登京剧名演员的花絮、轶事、技艺、好剧,吸引着市民,影响他们对名演员的好恶,从而决定了这些演员在上海剧院的受欢迎还是默默无闻。 。 1924年,梅兰芳在“新舞台”演出一个月。 当时,《申报》的“自由谈话”栏目增设了《梅训》,每日跟踪报道梅兰芳的言行、日常生活、人际交往、台内外大事。 活动、家庭背景、轶事,剧迷的心追随着梅兰芳。 如此密集的追踪报道,也难怪上海人爱上梅兰芳了。 报界有很多文人墨客以梅兰芳为荣。 梅的脚步还未到来,报纸就已经开始为梅兰芳开路,为梅兰芳摇旗呐喊。 由此看来,“梅花的红,一部分来自于歌舞的色彩,一部分来自于梅兰芳的倡导者”。 这种说法并非空穴来风。

普通公民也是支持这一事业的重要力量。 普通市民没有足够的资金和名演员去酒馆闲逛,也没有钱购买银盾、花篮、牌匾、字画捐赠给名演员。 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充满热情的。 他们买了便宜的戏票,在剧院三楼挤满了人。 楼上,为自己喜欢的著名演员鼓掌,伴随着三层楼观众的掌声,鼓掌已成为现代上海常见的社会现象。

在支持角落的人中,还有一群特殊的人。 这个特殊群体包括当红达官贵人、失意政客、老少皆宜、海上名人、流氓大亨、知名粉丝。 这些人利用权力和金钱几乎控制了上海所有的著名京剧演员。 他们对演员鼓掌的独特方式是收他们为徒弟、养子、干女。

各行各业的人们都参与持角,持角的方法多种多样,令人眼花缭乱。

二、角色配角现象所体现的社会心理

这么多人热衷于追求明星演员并不是偶然现象。 崇拜演员的文化必定有其深厚的社会心理。 近代中国遭受了巨大的内忧外患冲击。 社会正处于转型时期。 社会变革剧烈而深刻,频率复杂。 它对人们的日常物质和精神生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歌颂牛角的社会风气无疑是这种影响的心理反应之一。 首先,上海是中国近代早期社会转型的大都市,市民的心理更能全面地反映社会变迁对他们的影响。 通过观察波浪,我们可以一睹风采。

首先,在支持角色的热情中,我们通过曲解来表达我们的悲伤。 以丝竹、音乐、歌舞为主,是人们排忧解难的传统方式。 让自己沉浸在音乐和歌声中,忽而喜、怒、哀、乐,身心都能在放松中得到“补偿”。 京剧产生于北京,流传到上海,又在上海发展。 这样一个历史阶段,恰逢中国内忧外患的秋天。 人生多次被毁,国家被毁,家庭被毁,生存艰难,国家和个人的前途让中国人民忧心忡忡。 ,看名演员、听京剧成了人们宣泄情绪、抒发感情的消遣。 京剧早期的发展趋势与此有很大关系。

昆剧衰落、京剧兴起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人们厌倦了雅贝的雅声,而对“呼声如雷”的花贝“黄调”产生了兴趣。 这与当时的社会现实有关。 “简单来说,就是两次鸦片战争前后,面对外侮和内侮,御敌、抵抗侵略成为全民族的普遍愿望。程长庚的‘英雄气概’自然适应了当时的形势。”社会心理学。它成为了主流。” [6](P68-69)后来谭鑫培崛起时,程长庚曾刻意培养谭鑫培。 谭也努力学习,进步很快。 程长庚已经察觉到了谭的潜力,对他说:“将来,儿子应该义无反顾地往前走。儿子的声音太甜了,几乎软软的,是亡国之声。我死后,儿子会孤独一人。” 随着“前三鼎”的去世,“那么油烟柔”的代表女性声音的谭鑫培趁机亮相。 【谭鑫培轰动京剧界,红遍全国,故有“诸书皆曲,无曲无谭”之说(因《京剧》中王曲的书法当时的山东庚子事变后,狄初庆感叹:“谁关心国家兴亡?全城都在争论,那叫天儿。”

“《呼唤天儿》之所以能赢得‘满城争议’,就在于他的‘泪如麻’(《秦琼卖马》歌词),融合了亡国之声和世界走向一种‘世纪末’‘国家情绪与社会普遍心理相联系。据说‘亡国声悲,民困’(”百姓为何不愿意关心国家的兴亡?如果实在不行,也只好在《呼天儿》的三声叹息中,“近乎于”温柔”,表达了“谁在乎”的痛苦感受,只是为了排解忧愁。 《李陵碑》、《失街亭》、《戴》《出格》等谭鑫培的代表剧。 这些老笙剧的特点“在悲凉处,在老荒处,谭的特点也在此”。 [7](P54)多次全国反侵略战争均以失败告终,战乱肆虐,民生凋敝。 放眼全国,何不感到悲伤、愤慨、悲凉! 1909年,谭南到上海,向上海南市新戏台开出月薪9000元。 他在上海很受百姓爱戴,早就受到名将孙举贤的青睐。 一听到他的新曲子,他就忍不住高兴起来。 惊喜相交。”[7](P45)时代变了,上海不再是世外桃源。市民的心态是一样的,也倾向于贪调。所以,孙学派在上海衰落了。孙举贤原本离开北京是为了避开谭跳的边缘,上海,现在我们只能北上,回到京城。谭跳的曲子太受欢迎了,新舞台不得不把谭鑫培的月薪提高到12000元,打破了历史记录。创下了戏剧界的纪录,上海电影界尊谭为“世界影帝”。

20世纪初,帝国灭亡,中华民国成立。 如此巨大的社会变革给人们带来了希望。 虽然此时军阀混战不断,国家和人民并没有什么盛世,但经过半个世纪的动乱和折磨,人们的心境平静了; “新王朝诞生后,更多的是复兴的希望,也有‘政通和谐’的普遍心理追求。所以,在‘通政’的‘音乐之道’上,我们力求要有‘太平乐音’来治理天下。”以“怨以怒”、“以思悲”取代“乱世之声”、“亡国之声”已成必然。 ”。 [6](P144)因此,梅兰芳取代谭鑫培成为人们喜爱的京剧演员。

其次,举起号角体现了公民对美的渴望。 对美的追求,是对和谐繁荣的世界、安宁美满的生活的渴望。 1913年,梅兰芳首次来到上海,一炮而红。 他的名气越来越大,逐渐出名。 这引起了京剧审美的变化。 1927年,通过社会选拔,诞生了“四大名旦”,当时由男旦和女旦组成。 1930年,经过社会选拔,诞生了“四大名昆丹”。 无论是赞美男性还是女性,都表现出一种新的社会心理,这就是美的心理。

社会心理的变化是渐进的。 丹椒逐渐受到社会的欢迎,适应了人们对和平、幸福、安定生活的向往和向往。 我们先来比较一下谭鑫培和梅兰芳:1913年5月,广德楼有一场强制演出。 谭鑫培还没出现,观众们就已经吵闹起来,等梅兰芳冲过来才停止表演。 [8](P112)“正是因为梅中立的声音能够普遍适应‘治世’的社会心理”[6](P144),他才能受到各界人士的欢迎。 我们来比较一下杨小楼和梅兰芳:在20世纪30年代,杨被视为“中国戏曲大师”,但1922年与梅杨同演的《霸王别姬》首演时,观众在看毕玉后姬犯自杀了,他还会饶有兴致地继续看下去,因为杨小楼和乌江之战是后来才开始的,直到乌江自杀,这部戏才算完成。 然而,1933年再次演出时,于吉自杀后,观众纷纷“奋起”。 人们只崇拜梅兰芳,而把“戏曲大师”抛在了一边。 北京是这样,上海也是这样。

1920年代《申报》的一篇文章谈到了上海人对梅兰芳的喜爱:

“梅兰芳抵达上海的消息一传出,上海的茶楼酒肆都热闹非凡,谈论的都是梅兰芳。家庭聚会、与店主聊天时,不应该有人提起他吗?而澡堂里,人人都在谈论梅兰芳,剪脚器给某人休息脚,理发店的理发部以捧着某人的头为乐。

梅兰芳一到上海,他下榻的饭店门前、受聘的舞台台阶上就挤满了人。 他们都想一睹他的风采。 比天上的天使好多少?

梅兰芳不来上海就好了。 现在梅兰芳来了上海,上海人如果不去看他的戏剧,几乎就是浪费生命。 所以你去包脚的时候,你也得去看他。 梅兰芳一到上海,有儿子的上海人就开始想着将来教儿子唱歌,成为第二个梅兰芳。 ”

这是多么疯狂,这种社会现象背后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重要原因是现代大众的心理趋向于爱美,他的着装、风格都符合美的原则。上海是中国现代化的先行者,它引领了现代的潮流和发展。”科学技术。声、光、电的广泛应用正在改变京剧表演的场地和环境,使京剧表演变得越来越美观。这种变化涉及到剧场设施、舞台布景、伴奏音乐、演员服装、化妆、演员等。阵容等,从而发生变化,这取决于京剧欣赏的习惯和心理,上海观众已经形成了自己的戏剧审美心理。外貌。 有色彩、有声音的人是最好的。 如果颜色更好但声音次之,它们仍然在流行列表中。 如果声音好但色彩不好,就属于未选之列。 ”

对美的热爱促使上海观众十分关注演员的衣着是否漂亮。 在京剧界,早期演员以穿着私人服装为耻。 那时观众只看重演员的表演。 京剧抵达上海。 为了适应上海观众,“上海的演员大多注重服装,力求华丽,没有漂亮的服装,就不能称为著名演员”。 一年,谭鑫培来到上海演出《偷马》。 他饰演黄天霸一角。 他用的帽子、王冠、服装,都是老式的、老式的。 当谭先生上台时,观众一片哗然,很多人都认不出他就是黄天霸。 是的。

20世纪初的革命骚动平息后,公民又回到了为生存而忙碌的世俗生活。 平淡教是公民追求世俗生活的心理表现。 如果不考虑人们的社会心理,因为上海懂戏剧的观众很少,就认为上海观众喜欢旦角,这当然是有失偏颇的。 “上海人看戏首先要关注的是女性角色,尤其是漂亮的外表、灵活的动作、漂亮的衣柜、迷人的眼睛。全家人老老少少、长辈阿姨都来看戏。” ” 这就是世俗的审美心理。 因此。

3. 精选:都市大众娱乐

近代上海商业繁荣,文化发达,城市基础设施完善,人口密集。 在城市化进程中,各种娱乐活动也蓬勃发展。 随着京剧的流行,平教也随之繁荣起来。 蓬椒群体遍布社会各阶层,蓬椒已成为都市社会流行的娱乐活动。 无论是上层社会的名人,还是中下层的市民,都为这种娱乐潮流而疯狂。

有钱有势的名流把弯道视为高贵的娱乐,弯道已经成为他们业余时间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精神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满足虚荣心的手段。 那些在商场购物的商人,手握喇叭,放松紧张的神经,缓解疲惫的身心,排解孤独。 其他名人,例如政客和名人,这样做是为了好玩。 为此,他们花钱如流水。 像杨虎这样的粉丝将豪宅当作角色俱乐部,在那里他们可以喝酒、玩乐。 唱歌,

进出的人大多是上流社会的人; 曾任国民政府经济部长的刘航臣,《申报》社长潘公展,知名人士范绍增等,都是钦佩昆智慧和顾正秋的好人。 这些有钱有势的人请他们吃饭,请他们看戏,给他们昂贵的衣服,陪他们赌博玩耍。 1943年,童志苓与颜慧珠对战时,范绍曾不厌其烦地一次次买排球票支持他们。 言慧珠和佟志玲结束了台上的对峙,但台下各自的支持者却仍在较量。 点赞佟志玲的粉丝花钱请她拍电影,点赞慧珠的粉丝也花钱请她拍电影。 电影。

这些有权有势的人利用挑衅的作用来炫耀自己的风采、争夺奢侈、夸耀财富,以展示自己的经济实力和社会地位,从而获得心理上的满足。 这叫花钱买乐趣。

普通市民,比如城市里的绝大多数女性,都把守街角当作闲暇时的一种消遣。 清末,“归园戏”是上海的一大娱乐节目。 剧院里有很多女士和先生。 这一时期,上海女性已经成为剧院的重要观众。 女人对京剧的痴迷在于它的娱乐性。 如果他们有喜欢的角色,他们绝对不会放过机会。 他们很早就做好准备,甚至彻夜不眠。 无论是大家族的小姐还是小家族的小姐,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就像去相亲一样。 “演出时正是二月的早晨,家家户户的妇女都在议论深夜。看台要靠近舞台,还让西奴提前做好记号。邻居家的姐妹们商量好明天早上的妆容,丫鬟亲自点灯检查钥匙,连夜翻过来,好衣服,被子一夜睡不着,黎明鸡儿齐鸣报晓“天亮了。先透过锦帐的窗子看看,是不是像昨天一样阳光明媚。胭脂微粉,附着均匀。早起,我赶紧打开镜子。” 女人们的兴奋来自于对名演员风采的羡慕和崇拜,她们不仅崇拜女演员,也崇拜男演员。 “金桂花不如红桂花,美人皆懒得留。一般来说,京剧不偏,就是为了看杨月楼。” 像杨月楼这样的北京人物还有很多。 他们以精湛的技艺和矫健的英雄形象而闻名。 吸引了众多女性观众,纷纷涌入剧场,以至于“每当西天降临,红灯初起,鬓影映照,衣香飘香,人们议论纷纷,有很多”。人来人往。座位上总是挤满了客人,大部分都是粉红色的。” 在现代城市化的浪潮中,女性走出家庭,走进社会,成为平教等城市娱乐活动的积极参与者。 即使是极端的奉承也会引起麻烦。 粤商之女韦阿宝与杨月楼的婚事遭到广东民众的反对,一场浪漫的悲剧在上海上演。 钦差大臣黄开嘉的遗孀朱桂珍与李春来也因同居而受到粤人的指责,李因此入狱。

可见,大众对于娱乐的喜爱程度。 女演员的登台表演,扩大了戏剧舞台美的展示范围,进一步增强了戏剧的娱乐功能。 于是,人们纷纷涌向女星演戏,以寻求感官娱乐。 这种享受很快就在上海流行开来。 你可曾见过“红纱贴地,绿袖随风飘,舞声绕梁月,雨激云动”,足以让那些人赏心悦目呢?看到它,并到达听到它的人的心。 ……名园宴席,细席飞上酒桌,若以女演员点缀,几乎不可能充分享受宴会。” [20] 又以女性为例,就整个女性而言就这一群体而言,她们看戏的历史很短,艺术鉴赏水平自然较低,娱乐是她们的主要目的。“女性观众刚开始看戏,自然比较不专业。” 他们只是来看热闹的,所以他们首先要选择好看的东西来观看。 谭鑫培这样一个干瘪的老人,如果不懂得欣赏自己的艺术,就不会懂得欣赏自己的艺术。 他们对他产生了兴趣。 于是丹的表演就成了他们最喜欢看的东西。”在女性观众崇拜男演员的同时,很多男性观众也崇拜女演员。“这一代的普通年轻人都愿意支持昆凌。 。 金字写得像水桶那么大,标题就叫某王子。”这也是为了娱乐。梅兰芳在回忆录中曾引用观众常对他说的话:“我们付钱是为了听以娱乐为目的的歌剧。 无论演出时的戏有多险恶,都没有关系。 剧终的时候,我总希望看到一个美好的结局,可以把刚才的愤怒和委屈全部发泄出来,回家安心的睡觉。 不然这部剧太过瘾了,让人迫不及待想看。 带了闷气回家就睡不着。 花钱买一个不让你睡觉的有什么意义?”这说明普通观众去剧院是为了娱乐消遣,所有现实世界中出现的烦恼和悲伤都在剧院里庆祝。在角的过程中宣泄得淋漓尽致,握着号角可以让他们暂时忘记现实的烦恼;握着号角可以让他们尽情享受世俗的快乐。

人的幸福无非是肉体和精神两方面,而精神上的幸福也有高雅与粗俗之分; 蓬教是娱乐性的,也有高低之分。 朋教是为了艺术,是一种高雅的娱乐,快乐来自参与。 表演者直接参与京剧的创作编排并成名,这是一种幸福和成功。 清末民初的名人,大多都是新学与旧学相结合的。 他们靠新学谋生,靠旧学寻求精神寄托。 他们喜欢京剧,无非是一种优雅和娱乐的方式。 After Mei Lanfang settled in Shanghai, the “Mei Party” figures almost spent their spare time in Mei Lanfang’s plays, discussing Mei Lanfang’s scripts, stage performances, costumes, makeup, accompanying music, etc. in detail. Mei Lanfang’s success or failure not only affects their economic status, but also affects their spiritual life. Mei Lanfang’s progress is their happiness.

Promoting a down-and-out actor to fame is also a joy for fans. When Liu Hongsheng joined Chunxian Tea Garden, he was very poor. His salary was only 450 yuan, making it almost difficult to live. The owner of the theater often complained because the sales were too low. When he and Sun Juxian performed the Empty City Strategy, Liu’s fans cheered him wildly in the audience. The most powerful person was Guan Haifeng, a famous sportsman from the sea. This continued for three days and the house was sold out. Liu’s banknotes increased. From then on, Liu became popular. He was hired with a thousand gold and silver packages, and then Dangui No. 1 hired him south with a package of 1,600 dollars. He became famous in the north and south, and was quickly promoted to the big stage. By then, the package of silver had already earned 8,500 yuan.”

There is fun to be had in booing, and even though it’s a bit cruel, it’s also something that fans enjoy doing. Shanghainese people praise the role based on their ability. Once the performance of the role is unsatisfactory, they will immediately turn against the person, no matter who he is. The king of Peking Opera Tan Xinpei was booed by the Shanghai audience at the Xinxin Stage in 1912; Li Jirui, the martial arts leader of the Huang School, encountered a disaster at the Daxin Stage in Shanghai in 1925. The audience first booed, then threw orange peels, and finally the audience upstairs and downstairs, A few left and all were empty.

Modern Shanghai is a commercial city. “Business society is a hedonistic society. It needs rich and stimulating cultural entertainment as a condiment for life, and needs culture to serve leisure and enjoyment.” Pingjiao has a strong commercial flavor, Entertainment dominated by money will inevitably be low-key, and people who play roles in a low-key style are just for the pleasure of sex. Here is an audience member’s experience of watching a play at the Nvdangui Theater: After entering the theater, he heard cheers and applause, one after another, it was really There is one word that can be praised, and one sentence can be summed up in one sentence. He was very surprised, thinking that Kun Ban’s acting skills surpassed Tan Xinpei’s. His friend laughed and said: “Everyone in his generation has eyes and ears.” The purpose of its praise is beyond the five tones and six laws, and cannot be discerned by outsiders. [24] We can see from this that a group of audiences came to the theater to entertain their eyes rather than their ears, and they went for the actresses, that is, they came to the theater for entertainment and relaxation rather than to appreciate the drama. The performances of female actresses attracted some wanderers, who “specialize in singing and dancing. They don’t care about singing and acting, but they only care about good mothers and good girls.” [25] It can also be seen from the attitude of Shanghai citizens towards the four famous actors. For a glimpse, in August 1930, “Drama Monthly” launched a call for essays to comment on the artistic performance of the four famous actors. On January 1, 1931, “Drama Monthly” announced the results: Mei Lanfang was first, Cheng Yanqiu was second, and Xun Huisheng was third. , Shang Xiaoyun fourth, the original order of Mei, Shang, Cheng, and Xun changed to Mei, Cheng, Xun, and Shang. Some people think that the reason is that the women played by Shang Xiaoyun are all virtuous women, and they cannot show off their pretty figures, charming syllables, light and exquisite accents, and clear and charming white lips on the stage. However, in Shanghai, a world of foreign affairs and a world of flowers, people’s hearts are shallow. A dignified, chaste, simple, and quiet virtuous woman is naturally not as exciting as a flamboyant, frivolous, dissolute, and mobile social butterfly, and is not as exciting as a lively, tactful, exquisite, and gentle person. Women are popular easily. When the citizen class is generally poor, they demand the greatest entertainment with the cheapest investment. At this time, if the society does not have healthy forces to guide it, the aesthetic taste of the audience will become increasingly low. Driven by the supremacy of business principles and monetary profits, theater operators try to attract audiences with plays that are “fully stimulating or have some sensual meaning” [26]. In 1923 and 1937, Xun Huisheng performed “Pansi Cave” at Shanghai Yi Stage and Tianchan Stage respectively. His character, a spider spirit, wearing a flesh-colored tights with a red bellyband, was charming and very popular with the audience. In 1941, Wu Suqiu performed “Spinning Cotton” at the Golden Grand Theater. Critics said that the character Wang she played had “a spring face, a charming body, flowing eyes, and drunken dimples”, making “Spinning Cotton” a small play. “Spinning Cotton” was performed about ten times at the Golden Grand Theater, and the venue was packed to capacity.

Therefore, in the Shanghai theater scene after the rise of Kun Ling, it has become a common practice not to praise boys but to praise daughters. From Zhang Wenyan in the early stage to Zhang Wenjuan, Mao Jianqiu, Jin Suqin, Yan Huizhu, Tong Zhiling, Cao Huilin and other Kun Lings in the later period, many Kun Lings have been praised. 。 There is a New Yuefu song that ridiculed the critics and said: “Lin Daiyu is 18 years old, the lights in Yiyuan are as bright as water, everyone is vying to cover the seats, thousands of heads are shaking like hairs, all in one heart, shouting good, shouting to break the throat, I am not old, my eyes are wandering, The eyebrows are locked, right to left to left, brother, did you see just now, Daiyu is clearly looking at me.” The appearance is extremely poor, and the mentality of the person holding the horn to seek pleasure is clearly revealed. Pingjiao became urban mass entertainment in the commercial atmosphere. This entertainment culture was an important part of modern Shanghai urban culture. Pingjiao went to the extreme and inevitably collided with pornography. This was the inevitable result of popular culture’s pursuit of consumption effects.

The analysis of the phenomenon of supporting roles is a unique perspective on the mentality of Shanghai citizens during the transformation period of modern society. It not only deepens the understanding and knowledge of modern Shanghai urban culture, but also provides a basis for the study of today’s “star chasers” and “super girls”. ” and other urban mass entertainment culture provide refer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