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摩天岭》剧本唱词

京剧《摩天岭》剧本唱词

角色

薛仁贵:小生
周文:老生
周武:副净
毛子贞:丑
胡卢大王:净
红烂漫:净
猩猩胆:丑
亚李驮金:末
亚李驮银:副净

剧情

薛仁贵跨海征东,兵经九连、凤凰等处(即今东三省之九连城、凤凰城是),一路得手,惟抵摩天岭险隘,为番将猩猩胆等所阻,屡攻不下。薛仁贵乃拜阅圣母天书,乔装小兵,亲往探山,因天书中现示“卖弓能取摩天岭,反得擎天柱二根”之语也。行抵山麓,适遇弓箭匠毛子贞,解送雕弓四十把上山,薛仁贵乃向毛子贞探得山上兵力厚薄,及上山情形,遂杀毛子贞,并取其衣帽,伪作弓匠上山。既混入,得与番营守寨总兵周文、周武相结纳,并拜为弟兄,随乘机说降二周,盖二周本中华人之流转于东者,故久有剿灭倭夷,振兴祖国之志。三人计既定,薛仁贵乃下山返营,旋即进攻,一战而克,枭其巨帅,二周内应之功,不可没也。

注释

唐代说部《征东传》中,剿平摩天岭一役,实即正史中,薛仁贵三箭定天山之故事。惟说部惯穿凿附会,每多荒诞不经,不近情理之处。如薛仁贵之无字天书,及红烂漫、猩猩胆等之奇奇怪怪是也,是剧即三箭定天山之戏,而本于《征东说》传中者。

京剧《摩天岭》剧本唱词

【第一场】
(四唐将同上。)
唐将甲(念)大将威风凛, 

唐将乙(念)腾腾杀气高。

唐将丙(念)玲珑护心镜,

唐将丁(念)日照紫罗袍。

四唐将(同白)请了。元帅升帐两厢伺候,请。

(四唐将自两边分下。四文堂、中军、薛仁贵同上。〖点绛唇〗。)
薛仁贵(念)白盔白甲白旌旗,旗旙招展雪花飞。跨下一骑白龙马,手中使的画杆戟。

(白)本帅薛仁贵。蒙圣恩挂我为帅,奉旨征讨摩天岭。日前与那贼交过一战,谁知那贼,用滚木擂石打下,不是本帅回马甚急,险遭不测。

中军!

(中军允。)
薛仁贵(白)传众将进帐。

中军(白)众将进帐。

四唐将(内同白)得令。

(四唐将同上。)
四唐将(同白)参见元帅。

薛仁贵(白)众位将军少礼。

四唐将(同白)谢元帅。传末将等进帐,有何军情?

薛仁贵(白)蒙圣恩拜我为帅,征讨摩天岭,不能得破。为此请众位将军,一同商议。

四唐将(同白)元帅何不将圣母所赐天书,焚香观看,恐有妙计,亦未可知。

薛仁贵(白)香案伺候。

(四文堂同摆香案。)
薛仁贵(西皮导板)为主江山心暗惊,

(西皮摇板)弟兄双双拜神明。

奉旨攻打摩天岭,

可叹众将都耽心。

天书现出踪迹影,

字字行行写得清:

卖弓能取摩天岭,

又得擎天柱二根。

四唐将(同白)元帅,天书上面可有应验?

薛仁贵(白)天书上面,现出一十四字。

四唐将(同白)哪一十四字?

薛仁贵(念)“卖弓能取摩天岭,又得擎天柱二根”。

(白)本帅今欲扮作卖弓之人,前去探视。

四唐将(同白)元帅,那贼滚木擂石厉害,须要小心。

薛仁贵(白)圣母之言,岂有虚妄。

来,看衣更换。

(〖吹打〗。薛仁贵。)
薛仁贵(白)众位将军,小心把守大营。

(四唐将同允。众人同下。)
【第二场】
(毛子贞上。)
毛子贞(西皮摇板)我今奉了总爷命,

叫我推弓上山林。

(白)老汉毛子贞。奉了总爷之命,叫我造弓四十把,昨日成功,今日齐备,推上山去,就此趱行。

(西皮摇板)年迈无子绝后裔,

每日推弓费心机。

(毛子贞下。)
【第三场】
(薛仁贵上。)
薛仁贵(西皮摇板)圣母之言必有应,

叫我扮作卖弓人。

(白)俺薛仁贵。只因摩天岭难攻,拜看天书,圣母娘娘叫我扮作卖弓之人,混上贼的山寨。天色尚早,不免洒开大步,就此走啊。

(西皮摇板)日前带兵探山境,

滚木擂石打三军。

可叹姜兄丧了命,

为国亡家丧了身。

因此本帅心怀恨,

独自前来探贼兵。

洒开大步往前行,

毛子贞(内白)咳!

薛仁贵(西皮摇板)那壁厢来了贼的人。

(毛子贞上。)
毛子贞(西皮慢板)行过一程又一程,

歇息歇息养精神。

薛仁贵(白)呔,拿奸细!

毛子贞(白)我不是奸细。

薛仁贵(白)你不是奸细,为何推此宝雕弓?家住哪里,姓甚名谁,一一讲来。

毛子贞(白)老汉毛子贞,生长在这摩天岭上,做生意度日。奉了总爷将令,叫我监造宝雕弓四十把。昨日成功,今日齐备,我是送弓上山的,并不是奸细。

薛仁贵(白)老人家你生长在这山上,做生意度日。他山上兵有多少,将有几员,你总是知道的。

毛子贞(白)小人一概知道。

薛仁贵(白)好,你且讲来。

毛子贞(白)这半山头有二位总爷,一名周文,一名周武,乃是弟兄二人。再上去二十五里,乃是大寨,内有五员大将:一个叫作胡卢大王;一个叫做红烂漫,乃是高建王的女婿,手使一口大刀,如同板门一般,有万夫不当之勇;还有一员大将名叫猩猩胆,使的斗大的铜锤,飞在空中,能取上将之首级;还有二位大将,一个叫做亚李驮金,一个叫做亚李驮银。爷爷,这都是小人的句句真情。

薛仁贵(白)少待。

且住。圣母之言,莫非应在此人身上?哦哦,我自有道理。

老人家推此重车上山,肚内岂不饥饿么?

毛子贞(白)到了山上,有人送酒饭与我吃。

薛仁贵(白)那厢来了一人,敢则是送酒饭与你吃的?你回头看来。

毛子贞(白)在哪里?

薛仁贵(白)看剑!

(薛仁贵杀毛子贞死,毛子贞下。)
薛仁贵(白)且喜这一老人被俺杀死了。他有衣帽在此,待俺装扮起来。

(西皮摇板)为国忠良忠心耿,

食君俸禄报君恩。

(薛仁贵下。)
【第四场】
(二下手同上。)
二下手(同念)领了总爷命,把守栅子门。

下手甲(白)伙计,你我奉了总爷之命,把守栅子门,小心伺候。

(薛仁贵上。)
薛仁贵(西皮摇板)一步来在山林境,

见了总爷说分明。

二下手(同白)拿奸细。

薛仁贵(白)啊,我不是奸细,我是毛子贞送弓上山。

二下手(同白)哎!毛子贞嘴上有胡须,你嘴上没胡须,岂不是奸细?

薛仁贵(白)二位,我是毛子贞的儿子,送弓上山的。你们不信,车上可是我父亲的名讳?

二下手(同白)果然是他父亲的名讳。

薛仁贵(白)请你总爷出来。

二下手(同白)有请总爷。

(四青袍引周文、周武同上。)
周文(念)坐立貔貅帐,

周武(念)宝剑似秋霜。

二下手(同白)启总爷:毛子贞送弓上山来了。

周文、
周武(同白)传。

二下手(同白)呔,毛子贞,总爷传!

薛仁贵(白)啊。

参见二位总爷。

周文、
周武(同白)抬起头来。

薛仁贵(白)小人不敢抬头。

周文、
周武(同白)恕你无罪。

薛仁贵(白)谢二位总爷。

周文、
周武(同白)啊?毛子贞乃是年大之人,你是他什么人?

薛仁贵(白)毛子贞乃是小人的父亲,小人叫做毛礼。父亲有病在床,所以命小人送弓上山。

周文、
周武(同白)可知弓的数目?

薛仁贵(白)四十把。

周文、
周武(同白)来。

二下手(同白)有。

周文、
周武(同白)查来。

(二下手同允。)
二下手(同白)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一把弓。

启总爷:多了一把弓。

周文、
周武(同白)毛礼,为何多了一把弓?

薛仁贵(白)启禀二位总爷:小人自幼在外投师习武,这把硬弓,乃是小人用的。

周文、
周武(同白)你可开得开?

薛仁贵(白)开得开。

周文(白)当面演来。

薛仁贵(白)领命。

(西皮快板)随机应变把话答,

铁胎宝弓手内拿。

满满搭上珠丝扣。

周文、
周武(同笑)哈哈哈!

薛仁贵(西皮快板)惹得总爷取笑咱。

周文、
周武(同白)好的!毛礼还会什么?

薛仁贵(白)青铜大刀。

周文、
周武(同白)演来本镇一观。

薛仁贵(白)领命。

(西皮快板)手拿一把青铜刀,

不由担惊心内焦。

若是他人猜破了,

我的性命也难逃。

尊声总爷观定了,

(薛仁贵舞刀。周文笑。)
薛仁贵(西皮快板)总爷笑咱艺不高。

周文(西皮摇板)毛礼耍刀果真好,

不由本镇喜眉梢。

见了大王把本道,

收了毛礼灭大朝。

(白)好刀!

薛仁贵(白)小人不爱耍刀。

周武(白)爱什么?

薛仁贵(白)爱使双戟。

周武(白)演来。

薛仁贵(白)领命。

(西皮摇板)逆贼不解其中意,

非是我今扮黎民。

若是仁贵多侥幸,

(薛仁贵耍戟。)
薛仁贵(西皮摇板)要把贼子一扫平。

周武(西皮摇板)戟法比刀还较高,

落地梅花是英豪。

若是唐朝兴兵到,

雪见太阳自化消!

(白)来。

二下手(同白)有。

周武(白)带毛礼下面用饭。

(二下手同允。)
二下手(同白)毛礼,总爷赏你酒饭,随我们来。

薛仁贵(白)谢总爷。

(二下手引薛仁贵同下。)
周文(白)贤弟。

周武(白)兄长。

周文(白)我看毛礼,枪法甚好,愚兄意欲与他结拜,不知贤弟意下如何?

周武(白)兄长高见。

周文(白)来,传毛礼。

四青袍(同白)传毛礼。

(二下手引薛仁贵同上。)
薛仁贵(白)谢过二位总爷。

周文、
周武(同白)毛礼,我兄弟二人,意欲与你结拜,不知意下如何?

薛仁贵(白)二位总爷,乃是国家栋梁,小人乃是一村夫,怎敢与二位总爷高攀。

周文、
周武(同白)休得推辞。

看衣更换。

(〖吹打〗。周文、周武同换衣。)
周文(白)贤弟请。

(西皮摇板)双膝跪在尘埃地,

周武(西皮摇板)愿同心来合拜盟。

薛仁贵(西皮摇板)要学桃园三结义,

莫学庞涓与孙膑。

周文(白)看酒。

(西皮摇板)贤弟枪法真个好,

不由愚兄喜眉梢。

到明日见大王把本保,

官封总镇灭大朝。

周武(西皮摇板)三国有个周公瑾,

七岁学法九岁能。

一十二岁把兵领,

贤弟比他强十分。

薛仁贵(白)二位兄长啊!

(西皮摇板)二兄长有仁义开怀畅饮,

有日里立大功不忘此恩。

我这里放宽心欢欢大饮,

(薛仁贵饮酒。)
薛仁贵(西皮摇板)一霎时醉得我两眼昏沉。

周文(白)贤弟酒醉,你我在此陪伴一时。

周武(白)有理。

周文(白)尔等退下。

(二下手、四青袍同允,同退下。〖起初更鼓〗。)
薛仁贵(白)啊,周青看茶来,本帅止渴。

周武(白)啊,方才三弟说道:“周青看茶来,本帅止渴”。待我唤醒兄长。

啊,兄长醒来!

周文(白)贤弟何事?

周武(白)兄长可曾听见三弟之言,说什么“周青看茶来,本帅止渴”。我想那周青乃大朝一员大将。莫非薛仁贵装扮前来,待俺拔剑将他杀了!

周文(白)且慢,你我原不是此地人氏。

周武(白)哪里人氏?

周文(白)乃是大朝人氏。只因那年漂洋流落高珠,被大王强留在这山上,终非了结。你我趁此机会,归顺大朝,岂不两全其美?

周武(白)如此将他唤醒。

周文、
周武(同白)元帅醒来。

薛仁贵(西皮导板)一阵昏来一阵迷,

(西皮摇板)身无力量难施行。

猛然睁开昏花眼,

周文、
周武(同白)元帅!

薛仁贵(西皮摇板)兄长唤弟为何情?

(白)啊,二位兄长,为何口称小弟“元帅”?

周文、
周武(同白)元帅不要害怕,我弟兄二人,也是大朝人氏,只因那年流落高珠,还要元帅提拔一二。

薛仁贵(白)二位兄长既是大朝人氏,何不归顺大朝?难道少了两个总镇不成?

周文、
周武(同白)久有此心,无有引荐之人。

薛仁贵(白)本帅荐引。请上受我一拜。

(西皮摇板)二位兄长受一礼,

结拜金兰把唐投,

剿灭贼子成功就,

保你二人封王侯。

(薛仁贵下。)
周文(西皮摇板)但愿贤弟功成就,

周武(西皮摇板)灭却贼子方罢休。

(周文、周武同下。)
【第五场】
(中军上。)
中军(念)柳营春试马,虎帐夜谈兵。

(白)俺,薛元帅麾下,中军陈唐是也。只因元帅前去探山,未见回营,只得在此伺候。

薛仁贵(内白)走啊!

(〖水底鱼〗。薛仁贵上。)
中军(白)迎接元帅。

薛仁贵(白)罢了。

中军(白)元帅探山一事如何?

薛仁贵(白)本帅探山,收了二将,名叫周文、周武。你可吩咐众将,披挂伺候。

(薛仁贵下。)
中军(白)下面听者:元帅探山,收了二将,名叫周文、周武。吩咐众将一齐披挂伺候。

四唐将(内同白)啊。

(中军下。四唐将同上。〖点绛唇〗。)
四唐将(同白)请了。元帅探山收了二将,名叫周文、周武。吩咐我等披挂在此伺候。

(四文堂引薛仁贵同上。)
薛仁贵(念)一杆戟通天塌地,扫狼烟万古标名。

四唐将(同白)众将参见元帅。

薛仁贵(白)人马可齐?

四唐将(同白)俱已齐备。

薛仁贵(白)众将官杀上前去,攻打摩天岭。

(四唐将同允。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青袍引周文、周武同上。)
周文(念)一心归顺大朝地,

周武(念)保定吾主锦华夷。

(内喊声。)
周武(白)啊,兄长,那里有人马呐喊,想是元帅到了,你我迎上前去。

(薛仁贵、四文堂、四唐将同上。薛仁贵架住。)
周文、
周武(同白)马前来的可是元帅?

薛仁贵(白)正是。人马合在一处,攻打摩天岭。

(四唐将、四文堂、四青袍同允。众人同下。)
【第七场】
(红烂漫、猩猩胆、亚李驮金、亚李驮银同上,同起霸。)
红烂漫(念)家住番邦番又番,

猩猩胆(念)金毛狮子过潼关。

亚李驮金(念)心中恼恨唐朝将,

亚李驮银(念)不杀唐王誓不还。

红烂漫(白)俺,红烂漫。

猩猩胆(白)猩猩胆。

亚李驮金(白)亚李驮金。

亚李驮银(白)亚李驮银。

红烂漫(白)众位将军请了。

猩猩胆、
亚李驮金、
亚李驮银(同白)请了。

红烂漫(白)大王升帐,在此伺候。

(猩猩胆、亚李驮金、亚李驮银同允,分站两边。四青袍、四下手引胡卢大王同上。〖风入松〗。胡卢大王上高台。)
红烂漫、
猩猩胆、
亚李驮金、
亚李驮银(同白)众将参见大王。

胡卢大王(白)站立两厢。

(红烂漫、猩猩胆、亚李驮金、亚李驮银同允。)
胡卢大王(念)生来奇形怪像,长就铁爪獠牙。赛过三头六臂,亚赛杨戬哪吒。

(白)某,胡卢大王,保守摩天岭。三日一小操,五日一大操。今乃演操之期。

来!

(红烂漫、猩猩胆、亚李驮金、亚李驮银同允。)
胡卢大王(白)开操。

(报子上。)
报子(白)启禀大王:薛仁贵攻打摩天岭。

红烂漫、
猩猩胆、
亚李驮金、
亚李驮银(同白)再探。

(胡卢大王跳下高台。〖风入松〗。)
胡卢大王(白)红烂漫听令!

红烂漫(白)在。

胡卢大王(白)命你攻打头阵。

红烂漫(白)得令。

(红烂漫提刀下。)
胡卢大王(白)猩猩胆听令。

猩猩胆(白)在。

胡卢大王(白)接杀二阵。

猩猩胆(白)得令。

(猩猩胆拿锤下。)
胡卢大王(白)驮金、驮银听令!

亚李驮金、
亚李驮银(同白)在。

胡卢大王(白)合杀一阵。

亚李驮金、
亚李驮银(同白)得令。

(亚李驮金、亚李驮银同下。)
胡卢大王(白)来。杀上前去。

(四下手同允。众人同下。)
【第八场】
(薛仁贵、周文、周武、四文堂、四唐将同上,胡卢大王、红烂漫、猩猩胆、亚李驮金、亚李驮银、四青袍、四下手同上,同开打。薛仁贵下。周文、周武同接杀。)
胡卢大王(白)啊,周文、周武,杀红了眼么!

周文、
周武(同白)休得胡言,放马过来!

(周文、周武、胡卢大王同开打。周文、周武同下,胡卢大王追下。薛仁贵上,开打,红烂漫、猩猩胆、亚李驮金、亚李驮银同开打,猩猩胆败下。胡卢大王上,薛仁贵追下。猩猩胆上。)
猩猩胆(白)且住!薛仁贵来得厉害,他若追来,待我飞在半空中,伤他便了。

(周文、周武、薛仁贵同上。)
薛仁贵(白)啊,那贼哪里去了?

周文、
周武(同白)飞在半空中去了。

薛仁贵(白)待我用穿云箭射他便了。

呔,着箭!

(薛仁贵、周文、周武同下。猩猩胆下高台。)
猩猩胆(白)好一个薛仁贵,他用穿云箭射了我的左膀,不免回山去罢。

(猩猩胆笑,下。薛仁贵、周文、周武、四文堂、四唐将、胡卢大王、红烂漫、亚李驮金、亚李驮银、四青袍、四下手同上,同开打。红烂漫死,下。薛仁贵杀亚李驮金、亚李驮银,亚李驮金、亚李驮银同下。胡卢大王接杀,薛仁贵接打,胡卢大王死,下。)
周文、
周武、
四唐将(同白)元帅,那贼已灭。

薛仁贵(白)来,将人马收回。

(周文、周武、四唐将同允。)
薛仁贵(笑)哈哈,啊哈哈哈!

(〖尾声〗。众人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