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词剧本《春闺梦》京剧

想要一睹京剧《春闺梦》的精彩表演吗?

让我们来认识一下这个剧本中的重要角色吧:

张氏:剧中女主角,扮演旦角。

王恢:剧中男主角,扮演小生。

丫鬟:扮演丑旦,剧中的小丑角色。

故事设定在汉末时期,公孙瓒和刘虞之间的内战让河北人民遭受了无尽的痛苦。而剧中的壮士王恢也没能幸免于难,新婚不久就被强征入伍,在阵前中弓箭而亡。此时,他的妻子张氏日夜思念,在睡梦中不由自主地产生奇幻的想象,想象着王恢能突然回来,与她在一起。但梦境瞬间崩溃,战火重新点燃,惨烈演绎着人间惨剧。

《春闺梦》的背景故事来源于唐代诗人杜甫的《新婚别》和陈陶的诗句“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它埋藏的深刻思考和艺术性的表达,揭示了人民渴望和平、反对战争的内心情感,是极具观赏性和思考性的一部优秀京剧作品。

注:以上文字内容为转化后的原文。

你是否曾向往过京剧《春闺梦》的情节场景?

现在就为你描绘其中的一幕吧!

唱词剧本《春闺梦》京剧

这一幕中,张氏正在休息,站起来向门外张望,忽然看到王恢回来了,这让她非常高兴。 

张氏(白):我正在这里想念你,你就回来了。

王恢(白):我怕夫人想你,特地回来看望你。

张氏(白):看你沾满尘土的样子,真是太让人心痛了!

(西皮摇板)今日见到郎君瘦弱的样子,眼中的泪水不禁流了下来。

王恢(白):我的妻子啊!

(西皮摇板)提起这段一年多前的往事,现如今竟然感觉像是一场梦境。

跟着我来回顾一下这段深情的故事吧!

张氏(西皮二六板):曾经,我像你一样充实过前线的生活,历经千辛万苦。

那时,无论是饥寒饱暖还是寂寞孤单,都没有一个人来关心过我,我只能一个人独自坚持下去。

不知道你曾否受过伤,向我倾诉一下吧。

王恢(白):我的身体还好,没有受伤。

张氏(西皮二六板):那你是否被什么事情吓到过?

回想起过去的种种,我依然心有余悸,思绪仍然挥不去。

但我仍然像当年那样生活,虽然常常感到劳累和孤独,但为了你,我会继续坚持下去。

曾经的花如锦,令我怀念不已,而今天的柳叶依然垂鲜。

以下是一段京剧《春闺梦》的唱词剧本,让我来为您描述这段情境吧!

张氏(西皮快板):我曾在深闺里等候你,当时正值海棠开花的美好时节。如今回想起来,我仍感怀念。

王恢(白):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间已经一年多了。我知道你为我付出了很多,真的很辛苦。

张氏(西皮快板):有时候当门环响起的时候,我总以为你寄来了信件。但市井的喧哗让我担心一切的不安与改变。

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一去就好久都没有音信,我家中的人也为此担心不安。

王恢(白):其实,在军营里寄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也经常在想念着娘子啊!

张氏(西皮快板):女儿家光景真不易,不仅受尽了男儿的抛弃,还为他们守节。

曾经他们满嘴的甜言蜜语,现如今都变成了虚假的恩情。

王恢(白):娘子啊,你不给我写信让我感到非常挂念。

示,离去。)
王恢正在埋怨张氏,张氏反觉得自己错怪了他,并立刻向他道歉。她意识到王恢历尽坎坷,自己不能难为他,因此要安慰他。

“官人,官人,官人呐!”张氏喊叫着,表示自己已意识到错误。

她告诉王恢,今天是重聚之日,不必再追逐名利,只需要喝粗茶吃碗饭,相互怜爱即可。他们可以欢庆团圆的日子,一起开怀畅饮。

张氏开心地叫来丫鬟,准备为他们准备美酒佳肴。

在酒席上,丫鬟注意到王恢在说起往事,就做出一个示意睡觉的手势。张氏看到后感到不悦,用袖子拂了拂丫鬟,希望她不要打断酒局。

突然,王恢发出一声惊叫,原来是丫鬟的手势将他点醒了。他问张氏结婚多久了,张氏告诉他只是三日的新婚。

王恢感慨地说:“我们久别胜新婚啊!”他劝丫鬟去休息,不用再收拾酒席,让她明天再来收拾。

张氏表示疑惑,但随即明白了王恢心意。他们欢庆团圆的日子,不在乎酒席收拾是否完美,只要一起安心相处就好。

丫鬟点头示意明白,随即离开了。王恢牵着张氏的衣袖,但张氏不理不睬。他忍不住吟唱起一首西皮摇板:“料不想今日里重温梦枕,喜相逢怕离别是梦非真。趁天色正好是月明如镜,劝痴郎莫情急且坐谈心。”

张氏也唱起西皮摇板,告诉他不要急于行动:“劝痴郎莫情急且坐谈心。”

王恢答应她,让她在这里等他,他去收拾房间,再来唤她。张氏嘲笑道,他说话做事都太过麻烦了。王恢听了张氏的嘲笑,却忍不住开怀大笑。

张氏搬来一张椅子坐下,开始唱南梆子。她的歌声让她想起了自己的婚礼,王恢则趁机偷偷观察她,表现得像在睡觉一样。张氏唱得出神入化,仿佛自己又回到了那个幸福的时刻。在收拾过床帐后,张氏唱起了南梆子,仿佛诉说着心中的情感:“莫负他好春宵一刻千金。”正当她准备端着酒盘离开时,看到王恢已经入睡了。

张氏便想趁机和他温存一番,为他准备罗衾绣枕。她唱着南梆子,一边拾起散乱的床帐。张氏看到王恢已经入睡,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不禁唱起新的歌曲:“原来是不耐烦已经睡困。”

然而,突然间,内室里传来鼓噪声,让张氏惊出了一身冷汗。她出了门,发现有人问起王恢的下落,说他没有回来。张氏怀疑王恢又到军前去了,便赶紧在外面找他。她走了一圈,恰巧碰到王恢出现在她的面前。

张氏扯住王恢的衣服,但突然间内部传来喊声,让张氏精神恍惚,她一扑两扑,直到倒在地上。王恢立刻上前扶起她,但张氏感到全身冰冷:

“一霎时顿觉得身躯寒冷。”张氏起身,但突然间在空气中传来一阵异味,鼻子里闻到了刺鼻的腥味。

张氏转头一看,只见场上布景换成无定河边,遍地都是尸体。她感到惊吓,仔细看去,发现一位草民饥肠辘辘的等待着,身上仅剩一条青布衣巾残存。身旁的尸体都是残缺不全,血迹斑斑,最为可悲的是有些士兵死在了无名之地,宛如枯骨一堆。

张氏又看到一个死者还未合上眼睛,头颅破裂露出了里面的骨骸,尸身上甚至结了坚冰。她不禁幽幽叹息:“寡人妻孤人子谁来存问?这些成千上万的骷髅,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和身份。”

在无定河上游,不停地传来警告的鬼哭声,听起来令人心惊胆战。

张氏看得心惊胆战,她的眼中透出深深的忧伤,她感到无尽的恐惧和凄凉。突然间,场内传来一阵悠扬的笛声,仿佛是一股无形的力量,让人渐渐放松。

然而,接下来又是刀剑撞击的声音传来,让人心惊胆战。十六名士兵从两侧进入场内,绕场一周后离去,王恢慢慢跟着他们走,不时与人点头招手。

张氏突然跑到场边,担忧着王恢的安危,四名士兵紧随其后。场内突然一片黑暗,一瞬间,布景换成了内室,张氏坐在几旁,面前是一名丫鬟。

丫鬟告诉张氏她刚才睡了一小会儿,做了个好梦。但是她此刻精神饱满,喜气洋洋,这让张氏感到欣喜,不禁揉了揉眼睛。突然,丫鬟告诉张氏她家的老爷回来了,张氏听到后欣喜若狂,但她仍然保持镇静,问道:“对了,他回来了吗?”,丫鬟则回答说:“你们见面,我端着酒就好了。”

张氏突然愤怒了,不满丫鬟总是在话中带刺,但她脸上的高兴之情却掩盖不住。她期待着再次与王恢相见,继续他们之间的暖春之约。

张氏问道:“你家老爷现在在哪里?”丫鬟回答说:“我说的是一场梦啦。”张氏听了,不禁诧异。丫鬟却说,哪怕只是个梦,也是个美好的兆头,她的法子可是相当灵验的。在她的建议下,张氏想要往好的方面想,相信自己的爱人一定能够平安无事,带着欣慰回到房中。

张氏又向丫鬟问起有关老爷的消息,但丫鬟却没有什么确切的消息。张氏也向丫鬟询问她的妙策,丫鬟却调皮张氏依旧对老爷的下落心存疑虑,但丫鬟却十分聪明地安抚着她,敦促她回房熟睡。最终张氏被丫鬟们劝说下场,踏上回家的路程。

此时,漆黑的夜幕笼罩着整个城市,张氏和丫鬟一同步出。慢慢地,她们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黑暗之中,结束了这段令人牵挂的故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