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南阳关》剧本唱词

京剧《南阳关》剧本唱词

角色

伍云昭:老生
韩擒虎:末
宇文成都:净
伍夫人:旦
朱粲:净
伍保:净
尚师徒:净
麻叔谋:净

剧情

按炀帝既杀伍建章及全家三百余口,以伍建章之子伍云昭远镇南阳、勇冠三军,留之必为后患,遂命韩擒虎率兵前往征讨。伍云昭闻讯,愤极而叛。两军相遇,隋兵大挫,折丧大将十余员。韩擒虎亲自会阵,亦不敌。惟韩擒虎与伍建章有故旧之谊,故暗嘱伍云昭暂行退兵,以避后路宇文成都之师。盖韩擒虎知伍云昭现虽获胜,然终非宇文成都之敌,后必败衄也。伍云昭不听,既而宇文成都至,伍云昭果大败,几被擒。幸赖朱粲伪饰周仓,用计哄退隋兵,方得弃城他往,保全性命也。惟《说唐》中朱粲系吓退尚师徒,剧中作为吓退宇文成都,是有小异。盖编剧者之剪裁借用也。

注释

隋炀帝弑父杀兄,既得篡位自立。以伍建章耿直负时望、有重名,欲令伍建章草诏发丧。伍建章不奉命,且痛骂杨广(即炀帝)灭伦绝理、神人不容,因被害。《骂杨广》一剧即演此事,而此《南阳关》,则在《骂杨广》之后。《说唐》中第十五回“伍云昭报仇起兵”、十七回“韩擒虎二路调兵,伍云昭被困南阳”、十九回“伍云昭弃城败走,勇朱灿杀退师徒”等节,即本剧事实。

京剧《南阳关》剧本唱词

【第一场】
(尚师徒、麻叔谋同上。)
尚师徒(念)大将生来秉性刚, 

麻叔谋(念)扶保社稷把名扬。

尚师徒(白)某,尚师徒。

麻叔谋(白)麻叔谋。

尚师徒(白)请了。元帅升帐,在此伺候。

尚师徒、
麻叔谋(同白)请。

(四龙套引韩擒虎同上。)
韩擒虎(点绛唇)奉王钦命,统领雄兵,扫南阳,将勇兵精,要把干戈定太平。

(念)今奉圣命出京闱,铁甲纷纷映日辉。三声大炮镇天地,雀鸟不敢向空飞。

(白)本帅韩擒虎。新主登基,命我为帅去往南阳关,捉拿伍云昭进京问罪。

二先行,人马可齐?

尚师徒、
麻叔谋(同白)俱已齐备。

韩擒虎(白)兵发南阳关。

尚师徒、
麻叔谋(同白)众将官,兵发南阳关。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场】
(伍保上。)
伍保(白)俺,伍保。可恨杨广无道,将太老爷斩首,不免去到南阳关,报与老爷知道。

(伍保下。)
【第三场】
(伍云昭、四下手同上。)
伍云昭(引子)威镇南阳,秉忠心,扶保朝堂。

(念)领人马东西浩荡,每日里操演校场。受君禄何能安享,与先祖朝堂争光。

(白)本帅伍云昭。我父伍建章,在隋帝驾前为臣,官拜当朝太宰。本帅镇守南阳,只因夫人所生一子,命伍保进京,一来与圣上问安,二来与父母报喜。一去数日,不见音信回关。本帅这两日眼跳心惊、魂梦颠倒,不知主何吉凶。

军士们!

(四下手同允。)
伍云昭(白)伺候了。

(四下手同喝。伍保上。)
伍保(念)忙将京中事,报与老爷知。

(白)老爷,大事不好了。

伍云昭(白)伍保为何这等模样?

伍保(白)杨广无道,将老相爷午门,满门尽行斩首。

伍云昭(白)你才怎讲?

伍保(白)老相爷金殿,满门尽行斩首。

伍云昭(叫头)爹爹!母亲!哎呀爹娘呀!

伍保(白)老爷醒来。

伍云昭(西皮导板)听罢伍保一声报,

(叫头)爹爹!母亲!哎呀呀!

(西皮摇板)唬得我三魂七魄飘。

忍泪含悲叫伍保,

你把犯罪情由细说根苗。

伍保(西皮摇板)杨素、化吉行奸巧,

私通杨广篡九朝。

相爷金殿去守孝,

昏王割舌把牙敲。

太宰夫人俱斩了,

可怜四将尽开刀。

韩擒虎统领人马到,

要拿老爷转回朝。

伍云昭(西皮摇板)听一言来心头恼,

二目圆睁似火烧。

扭项回头把三军叫,

老爷言来听根苗:

本帅与父把仇报,

尔等可愿反皇朝?

下手(同白)我等情愿。

伍云昭(白)好。

(西皮摇板)擂鼓摇旗放号炮,

生死存亡走一遭。

(众人同下。)
【第四场】
韩擒虎(内西皮导板)人马纷纷往前闯,

(韩擒虎、尚师徒、麻叔谋、四龙套同上。)
韩擒虎(西皮原板)对对旌旗空中飘。

左先行骑的是呼雷豹,

右先行手执丈八矛。

大小三军齐开道,

耀武扬威立功劳。

新主降下旨一道,

命我灭却伍云昭。

此事把我心悔恼,

为国的忠良无下梢。

尚师徒(西皮摇板)元帅说话多奥妙,

文帝难以掌九朝。

新主既发旨一道,

何必常常挂心劳?

麻叔谋(西皮摇板)在王驾前说王好,

吃皇水土报君劳。

打蛇不死反仇报,

要绝草除根不留苗。

韩擒虎(西皮摇板)二先行说话志量高,

耀武扬威逞英豪。

南阳关前齐围绕,

要拿云昭转回朝。

伍云昭(内西皮导板)越思越想心头恼,

(伍云昭上城。)
伍云昭(哭)哎呀,爹娘呀!

(西皮慢板)叹双亲不由人珠泪双抛。

手扶着垛口往下瞧,

层层人马围住城壕。

尚师徒跨下呼雷豹,

麻叔谋手执丈八矛。

忍泪含悲把伯父叫,

(西皮二六板)侄儿有言禀年高:

自古道为臣尽忠子尽孝,

当在人间逞英豪。

叹先王文帝驾晏了,

无人执掌锦绣龙朝。

大千岁即位礼正道,

恨杨广作恶霸占当朝。

我父忠心把国保,

敲牙割舌为哪条?

可怜我四将俱斩首,

年迈老娘受一刀。

(西皮快板)合家满门忠难表,

兵困南阳为哪条?

亲年迈,遭,

老伯父论情理也该恕饶。

韩擒虎(西皮快板)贤侄休把事看小,

你父金殿骂当朝。

合朝公卿把他保,

毁谤文帝众群僚。

伍云昭(西皮快板)伯父如今领兵到,

侄儿含泪禀年高:

老伯父放我一条路,

我与你晚点灯早把香烧。

韩擒虎(西皮快板)贤侄说话好蹊跷,

休怪老夫不肯饶。

今日把你放走了,

违了圣旨怎回朝?

伍云昭(西皮摇板)既不将我来恕饶,

哪有闲言叙唠叨。

三军忙把城开了,

舍生忘死战一遭。

(伍云昭下城,出城,开打。韩擒虎败下,伍云昭追下。)
【第五场】
(韩擒虎、四龙套同上。)
韩擒虎(白)伍云昭杀法厉害,老夫难以对敌。

众将收兵。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下手引宇文成都同上。)
宇文成都(念)奉了新主命,去助老将军。

(白)俺,宇文成都。奉了新主之命,去往南阳,助韩老将军一膀之力。

来,兵发南阳关。

(众人同允。〖牌子〗。众人同下。)
【第七场】
(韩擒虎、四龙套同上。)
韩擒虎(念)眼望救兵,坐卧不宁。

(报子上。)
报子(白)报:无敌将军到。

韩擒虎(白)摆队相迎。

(宇文成都、四下手同上。)
韩擒虎(白)不知将军驾到,未曾远迎,多有得罪。

宇文成都(白)岂敢。不知老将军可曾见过阵来?

韩擒虎(白)老夫年迈,难以对敌。

宇文成都(白)待某会他一阵。

韩擒虎(白)须要小心。

(韩擒虎下。)
宇文成都(白)三军起兵前往。

(众人同下。)
【第八场】
(伍云昭、伍夫人同上。)
伍云昭(念)满腹冤仇事,

伍夫人(念)时刻挂在心。

(伍保上。)
伍保(白)启老爷:宇文成都发兵到了。

(伍保下。)
伍云昭(白)哎呀!

(西皮摇板)听说成都领兵到,

贼子武艺比人高。

父母冤仇难以报,

(哭头)爹爹,亲娘吓!

伍保(白)请老爷上马。

伍云昭(白)也罢。

(西皮摇板)舍生忘死走一遭。

(伍云昭下。)
伍夫人(西皮摇板)一见老爷出大营,

倒叫奴家挂在心。

(伍夫人下。)
【第九场】
(宇文成都、四下手同上,伍云昭、四下手同上。)
宇文成都(西皮摇板)一见云昭心烦恼,

骂声无知小儿曹。

既知某家领兵到,

就该一同转回朝。

伍云昭(白)呀呀呸!

(西皮摇板)你父万恶罪难表,

宇文成都(西皮摇板)你父不该骂当朝。

伍云昭(西皮摇板)除非你是天神到,

宇文成都(西皮摇板)定要拿儿转回朝。

(伍云昭、宇文成都同开打,伍云昭败下,宇文成都追下。)
【第十场】
(伍夫人上。)
伍夫人(西皮摇板)老爷出营把阵交,

不知胜负与输赢。

(伍云昭上。)
伍云昭(西皮导板)一阵杀得昏迷了,

(白)看枪!

伍夫人(白)老爷。

伍云昭(西皮摇板)只见夫人珠泪抛。

望夫人快行方便道,

放我父子好奔逃。

伍夫人(西皮摇板)将儿交与老爷抱,

去到花园赴阴曹。

(伍夫人下。)
伍云昭(西皮摇板)一见夫人尽了节,

不由本帅珠泪抛。

推墙忙把尸来掩,

带子逃生走一遭。

(伍云昭下。)
【第十一场】
(朱粲上。)
朱粲(念)一载干戈动,十载不太平。

(白)某,朱粲。只因隋文帝无道,告职归家。今日闲暇无事,不免闲游一回。

(内喊声。)
朱粲(白)吓!哪里人马呐喊,待我站在高坡一望。

(朱粲上桌,望。伍云昭上,宇文成都追上,伍云昭下,宇文成都下。)
朱粲(白)我道是谁,原来是宇文成都追赶伍云昭。我想一个人怕了也就罢了,为何苦苦追赶?本当上前抱打不平,又恐不是他的对手。哦,有了。此间有一关帝庙。不免去到庙中,借那周仓老爷大刀一用,以为退兵之计。

(朱粲取刀,立道。伍云昭上,宇文成都上,伍云昭下。)
宇文成都(白)呔!你是何人,挡住我的去路?

朱粲(白)大将周仓!

(宇文成都急退下。伍云昭上。)
伍云昭(白)有劳仁兄搭救!

朱粲(白)搭救来迟。

伍云昭(白)仁兄为何至此?

朱粲(白)只因杨广无道,告职归家。适才闲游,见贤弟有难,故借周爷大刀,前来搭救。但不知贤弟意欲何往?

伍云昭(白)小弟要到雄阔海那里,借兵报仇。只是无人抚养小子。

朱粲(白)待愚兄抱回抚养,等待报仇之后,送上公子相会。

伍云昭(白)如此感恩不浅。

(内喊声。)
伍云昭(白)哎,仁兄你看四面呐喊,犹恐贼子赶来。兄长在上,小弟拜别。

(〖牌子〗。伍云昭递儿。)
伍云昭(白)哎呀,儿呀……也罢。

(伍云昭下。)
朱粲(白)贤弟已去,不免将周爷的大刀送还。娃娃不要啼哭,随我来吓。

(朱粲下。)
【第十二场】
(宇文成都、四下手同上。)
宇文成都(白)适才追赶伍云昭,遇见周仓挡住去路。不是人马强壮,险遭不测。

来!

(四下手同允。)
宇文成都(白)收兵回朝。

(〖牌子〗。众人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