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未央宫斩韩信》剧本唱词

京剧《未央宫斩韩信》剧本唱词

角色

韩信:老生,头戴金踏镫,口戴黑三,身穿红蟒,足穿黑靴
吕后:旦
萧何:老生
刘邦:老生

剧情

刘邦即位后,命陈豨出征。陈豨求计韩信,韩信劝同反,并作内应。陈豨反后,刘邦亲往征讨,并捉住下书人,搜得韩信反书,降旨委吕后处之。吕后与萧何定计,诓韩信入未央宫,斩之。

注释

此剧根据《史记·淮阴侯列传》、《西汉演义》及传统本戏《楚汉争》重新创作而成。一九三五年创作首演于沈阳,老生应工。首演时作为单折戏演出。一九四七年先父(唐韵笙)赴江南各地时,曾先后演出过《楚汉争》(包括《九里山》、《别虞姬》、《伐陈豨》、《人头会》、《未央宫》、《斩韩信》),以及《全部汉宫秘史》(包括《楚汉交兵》、《霸王别姬》、《季布降汉》、《金殿封官》、《严拿楚将》、《随何访齐》、《钟离自刎》、《韩信献头》、《贬官降职》、《陈豨求计》、《兵困曲阳》、《公著告变》、《吕后变计》、《萧何诓信》、《人头大会》、《未央斩信》),其中《斩韩信》一折均按此本演出。一九五四年先父(唐韵笙)在上海演出时,将此剧作了整理,仍作为单折戏演出。全剧自刘邦降旨派陈豨出征起,未央宫斩韩信止。在演出中曾经一度将萧何诓信与未央宫斩信并为一场。本书编入的是一九五四年整理后的演出本。
此剧与于占先、刘汉臣、小杨月楼等演出的《斩韩信》,情节、场子、表演、唱腔、扮相完全不同。剧中以近四十句的西皮慢流水、二黄碰板做为韩信的两个主要唱段,在演唱的处理上均俱特色。表演上运用了转跪、蹦跪等动作,细腻紧凑,扣人心弦,是一出唱做并重的老生戏,该剧演出后深受欢迎,成为唐派艺术的代表剧目。

京剧《未央宫斩韩信》剧本唱词

【第一场】
(萧何、夏侯婴、田肯、季布、随何同上。)
萧何、
夏侯婴、
田肯、
季布、
随何(同点绛唇)楚汉相争,项羽无能,乌江丧,诸侯归心,汉室江山定。 

(启乐。大太监、四太监、四大铠、刘邦同上。)
刘邦(引子)嬴秦无道,山河破,虎斗龙争。

萧何、
夏侯婴、
田肯、
季布、
随何(同白)臣等见驾,陛下万岁。

刘邦(白)众卿平身。

萧何、
夏侯婴、
田肯、
季布、
随何(同白)万万岁。

刘邦(念)孤王起义在沛丰,逐鹿中原楚汉争。项羽无谋乌江丧,汉室才得基业宁。

(白)孤,刘邦。自沛丰起义,蒙文臣武将辅佐,平秦灭楚,破赵收燕,方得江山初定。今设早朝,众卿可有本奏?

萧何(白)启奏陛下:今有冒顿,在赵国代州兴兵扰乱,请陛下定夺。

刘邦(白)冒顿屡次扰乱,孤早有意征伐,只是江山初定,将士疲乏,故未兴兵。既又来犯,理应征讨。

内侍,

大太监(白)有。

刘邦(白)宣陈豨上殿。

大太监(白)万岁有旨:陈豨上殿哪!

陈豨(内白)领旨!

(陈豨上。)
陈豨(念)拜将封侯印,英雄立战功。

(白)陈豨见驾陛下万岁。

刘邦(白)平身。

陈豨(白)万万岁。宣臣上殿,有何旨意?

刘邦(白)今有冒顿扰乱代州,命你带兵征剿。

陈豨(白)臣启陛下:那冒顿兵强将勇,为臣恐难胜他,若命淮阴侯韩信领兵征剿,定能一战成功。

刘邦(白)韩信么……一来数年征战疲劳,二来久未上朝参与国事,恐难当此任。不要多奏,领旨下殿。

陈豨(白)领旨。

刘邦(白)退班!

萧何、
夏侯婴、
田肯、
季布、
随何(同白)请驾回宫!

(刘邦、萧何、夏侯婴、田肯、季布、随何、大太监、四太监、四大铠同下。)
陈豨(白)且住。万岁命俺征剿冒顿,却为何不用韩信为帅?有了,我不免去至韩府商议便了。

(陈豨下。)
【第二场】
(韩信上。)
韩信(引子)龙韬豹略,平秦楚,智广才多。

(念)昔日弃楚后归汉,受阅登坛掌兵权。九里山前曾一战,逼得霸王刎龙泉。

(二旗牌同上。)
韩信(白)本爵,韩信。曾在项羽帐下以为执戟郎官,蒙张良赠我角书,萧何三荐,受阅登坛,平秦灭楚,破赵收燕,汉室才得一统。可恨刘邦只能共患难,不能同富贵。他疑心于我,将我兵权撤掉,三齐王贬为淮阴侯。是我心中不服,久不上殿朝拜,长此以往,何日是俺出头之日!正是:

(念)汗马功劳终何用,敌国一破亡谋臣。

(谢公著上。)
谢公著(念)有事来禀报,无事不乱传。

(白)启禀侯爷:陈豨将军求见。

韩信(白)有请。

(〖牌子〗。陈豨上。)
陈豨(白)元帅在上,末将大礼参拜。

韩信(白)只行常礼了吧!

陈豨(白)哪有不拜之礼。

韩信(白)请坐。

陈豨(白)谢坐。

韩信(白)啊将军,到此必有所为。

陈豨(白)只因冒顿扰乱代州,汉王命我征讨,想那冒顿兵强将勇,只恐难以取胜,为此特来向元帅求计。

韩信(白)那冒顿乃乌合之众,骄兵憨将,不足为惧。可将弱兵陈于前,精兵伏于后,出奇制胜,定能破敌。

陈豨(白)多谢元帅指教。

韩信(白)岂敢。唉!

陈豨(白)元帅为何长叹?

韩信(白)将军,征讨冒顿倘若得胜,比韩信功劳如何?

陈豨(白)末将纵然得胜,也比不得元帅平秦灭楚功高盖世。

韩信(白)想汉室江山,出于我手。也不过是朝则王侯暮则匹夫之辈耳!

陈豨(白)啊元帅,何计教我?

韩信(白)你如今兵权在手,何不另想别图?

陈豨(白)听元帅之言,莫非叫末将反——

韩信(白)噤声!

(韩信示谢公著,谢公著下。)
韩信(白)将军,那汉王只能共患难,不能同富贵。本帅当年立下汗马功劳,一朝尽弃。将军此番征讨冒顿得胜之后,你可按兵不动,自立为王,如此汉王定要兴兵问罪。到那时,我在咸阳起事,得了汉室江山,富贵共之如何?

陈豨(白)正合我意。啊元帅,末将在此久留只恐汉帝生疑,告辞了。

(唱)元帅一言将我警,

(陈豨下。)
韩信(唱)背转身来暗沉吟。

非是韩信行不正,

只为恢复旧功勋。

(韩信下。)
【第三场】
(四宫女引吕后同上。)
吕后(唱)五年来楚汉争烽烟滚滚,

随军旅受颠簸饱尝艰辛。

江山定我得以参与国政,

待来日偿夙愿地动天惊。

刘邦(内白)摆驾!

(四太监、刘邦同上。)
刘邦(唱)恨陈豨在代州按兵不动,

见梓童议国事带兵亲征。

(吕后出迎,拜,归坐。)
刘邦(白)唉!

吕后(白)陛下今日回宫,因何不悦?

刘邦(白)梓童不知,今有陈豨占了赵代,按兵不动,蓄意谋反。本当征讨,怎奈朝中无有能将,故而忧烦。

吕后(白)既如此,陛下就该御驾亲征,群雄慑胆,以振王威。

刘邦(白)孤有意亲征,又恐韩信在朝生变,故尔犹豫不决。

吕后(白)陛下尽可放心。如今韩信已无兵权,如若生事,妾妃自能除之。

刘邦(白)如此甚好。待孤留下宝剑一口,上写“斩韩信”三字,你可便宜行事,宝剑伺候。

(唱)梓童代孤理朝政,

尚方宝剑与你留存。

上写三字“斩韩信”,

吕后(唱)请陛下放宽心去出征。

(刘邦、吕后同下。)
【第四场】
(四兵士、陈豨同上。)
陈豨(唱)为反刘邦占赵代,

每日操演把兵排。

按兵不动严阵待,

(旗牌上。)
旗牌(白)汉王亲自领兵征讨。

陈豨(白)众将官,迎战者!

(四大铠引刘邦同上。)
陈豨(白)原来是汉王御驾亲征,恕末将甲胄在身,不能全礼。

刘邦(白)陈豨!你竟敢起义谋反,孤王今日兴兵来此,还不下马受缚!

陈豨(白)刘邦!你为人奸诈,诛戮功臣,只能共患难,不能同富贵,哪个扶保于你!

刘邦、
陈豨(同白)众将官,拿(陈豨)(刘邦)!

(四兵士、四大铠同起打。陈豨败下。刘邦率四大铠同追下。陈豨败上。)
陈豨(白)且住!汉王兵强将勇,我军难以对敌,不免修书与韩元帅求计。

来,启开文房。

(〖牌子〗。陈豨修书。)
陈豨(白)旗牌过来。命你将书信面呈现淮阴侯,要多加小心。

旗牌(白)遵命!

(旗牌下。)
陈豨(白)众将官!兵屯曲阳。

(陈豨下。)
【第五场】
(二旗牌引韩信同上。)
韩信(唱)想当年我也曾弃楚归汉,

恨项羽他用我执戟郎官。

到褒中蒙萧何诚心三荐,

那时候我才得拜将登坛。

官封到三齐王禄厚爵显,

到如今困咸阳撤去兵权。

(谢公著上。)
谢公著(白)启侯爷:下书人求见。

韩信(白)唤他进来。

谢公著(白)是。下书人来见。

(旗牌上。)
旗牌(白)下书人叩见侯爷。

韩信(白)罢了。你奉何人所差?

旗牌(白)奉陈将军所差,有书信呈上。

韩信(白)呈上来,下面等候。

旗牌(白)是。

(旗牌下。)
韩信(白)陈豨有书信到来,待我拆书一观。

(韩信看信。)
韩信(白)唉!陈豨呀陈豨!你当据守邯郸乃为上策,因何屯兵曲阳?无能之将必被汉帝所破!待我暗地使人下书,命他发兵前来,汉帝必然回兵救应,我在咸阳暗中行事,那时汉王首尾不能相顾,必获全胜。

谢公著,笔墨伺候!

(韩信手示二旗牌,二旗牌同下。韩信修书。)
韩信(白)唤下书人来见。

谢公著(白)下书人来见。

(旗牌上。)
旗牌(白)参见侯爷。

韩信(白)这有回信一封,须要谨守机密,谢公著送他出城。

(韩信下。)
谢公著(白)是,随我来。

(谢公著、旗牌同下。)
【第六场】
(四大铠、刘邦、大太监同上。)
刘邦(唱)旌旗不住空中飘,

儿郎个个逞英豪。

但愿早把陈豨扫,

旗开得胜转回朝。

(樊哙上。)
樊哙(白)启奏陛下:拿住奸细。

刘邦(白)绑上来!

(二军士绑旗牌同上。)
刘邦(白)身上搜来。

樊哙(白)现有书信一封,我主请看。

刘邦(白)呈上来,待孤拆开一观。

(刘邦看信。)
刘邦(白)将他押了下去。

(二军士押旗牌同下。)
刘邦(白)原来韩信私通陈豨,谋反孤王,岂能容得。笔墨伺候!

(刘邦写旨。)
刘邦(白)内侍,这有旨意一道书信一封,带回咸阳,面交萧何,命吕后照旨意行事。

大太监(白)遵旨。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七场】
(谢公著上。)
谢公著(白)有、有、有请侯爷。

(韩信上。)
韩信(念)好似蛟龙沙滩困,不知何日会风云。

谢公著(白)参、参见侯、侯爷。

韩信(白)啊?你在哪里吃得这样大醉回来?

谢公著(白)侯爷您、您不知道,我回来的时候,遇见了一个老乡,他请我喝了饭,吃了酒,这才回……

韩信(白)你可曾将旗牌送出城去?

谢公著(白)早、早就送他出去了!

(谢公著醉。)
韩信(白)哼!胆大的奴才,如此大事竟敢贪杯,再若饮酒误事,定要尔的狗命!

谢公著(白)要我的狗命?你得了罢,我又没有私通陈豨,我也没有起义谋反,要我的狗命……

韩信(白)哼!一派胡言,还不与我滚了下去!

(韩信下。)
谢公著(白)滚就滚,这算得了什么!

(谢公著自语。)
谢公著(白)私通陈豨,蓄意谋反。

(谢公著醒。)
谢公著(白)哎呀不得了啦!刚才我酒后失言,侯爷他能饶得了我吗?哎呀!这、这、这可怎么办哪……有啦!一不做,二不休,别等他杀我,我先去告他,我就是这个主意。正是:

(念)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谢公著下。)
【第八场】
(四龙套、中军、萧何同上。)
萧何(唱)我主御驾把陈豨讨,

正宫吕后权当朝。

群臣效力汉室保,

一统江河乐汤尧。

(谢公著上。)
谢公著(白)门上哪位听事?

中军(白)做什么的?

谢公著(白)烦劳通禀,就说韩府家人求见,有机密大事相告。

中军(白)候着。

启禀相国:韩府家人求见,有机密大事相告。

萧何(白)唤他进来。

中军(白)相国唤你,小心去见。

谢公著(白)是。

谢公著叩见相爷。

萧何(白)罢了。你有何机密大事相告?

谢公著(白)只因我家主韩信私通陈豨,有意谋反,小人恐连累在内,故而出首。

萧何(白)可是实言?

谢公著(白)家主与陈豨修书之时,小人在一旁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敢道谎。

萧何(白)好,查明此事重重有赏。下去。

谢公著(白)谢相爷。

(谢公著下。)
大太监(内白)圣旨下。

中军(白)启禀相国:圣旨下。

萧何(白)香案接旨。

(大太监上。)
大太监(白)旨开萧何跪。

萧何(白)万岁!

大太监(白)宣读诏曰:孤带领人马兵发代州,一路势如破竹。巡营将士拿来奸细一名,搜出书信,原来韩信私通陈豨谋反朝庭,命卿与吕后商议治罪韩信。旨意读罢望诏三呼。

萧何(白)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太监(白)请过圣命。还有韩信谋反书信一封,就请相国进宫与娘娘商议。告辞了!

(大太监下。)
萧何(白)且住!韩信果然谋反朝廷,待我即刻进宫与娘娘商议便了。

(萧何下。)
【第九场】
(四宫女、大太监引吕后同上。)
吕后(唱)为陈豨思谋反行为不正,

我主爷去平叛统领三军。

每日里与萧何商议朝政,

平内忧除外患共享太平。

(萧何上。)
萧何(唱)韩信谋反今已现,

急忙进宫把吕后参。

(白)待我扣环。

大太监(白)何人扣环?

萧何(白)萧何求见娘娘。

大太监(白)待我与相国通禀。

回娘娘:萧何求见。

吕后(白)宣萧何进宫。

大太监(白)娘娘有旨:萧何进宫啊!

萧何(白)领旨。

萧何见驾,娘娘千岁。

吕后(白)平身赐坐。

萧何(白)谢坐。

吕后(白)相国进宫有何国事议论?

萧何(白)万岁有圣旨到来,言道捉住奸细,搜出韩信反书一封,请娘娘设计治罪韩信。

吕后(白)拿来我看。

(吕后看信。)
萧何(白)娘娘何计安在?

(吕后思索。)
吕后(白)就说万岁斩了陈豨,人头解进京来,命满朝文武在金殿之上同赴人头大会,等韩信到此将他诓进未央宫,那时再治罪于他。

萧何(白)只是万岁曾封他见天不斩,见地不亡。

吕后(白)这有何难,在未央宫中上用红罗遮天,下用红毡漫地。一有圣旨,二有他与陈豨写的谋反书信。

萧何(白)娘娘,韩信的家人谢公著也出首于他。只是万岁也曾言道无有罪他之法,杀他之刀……

吕后(白)相国,我对你实言了吧!万岁对韩信早有戒心,临行之时留下尚方宝剑一口,上写“斩韩信”三字,交与本后裁处。如今虽无杀他之刀,却有斩他之剑!

萧何(白)陛下英明!既然如此,斩韩信之事恭听娘娘吩咐。

吕后(白)韩信的反书卿家带在身边,速诓韩信到未央宫赴会。出宫去吧!

萧何(白)领旨!

(萧何下。)
吕后(白)武士手进宫!

(四校卫同上。)
吕后(白)明早卯时之前,你等埋伏朝廊,待韩信进宫,将他拿下。

四校卫(同白)遵旨。

吕后(白)正是:

(念)韩信纵有千般计,难逃本后掌握中。

(吕后下。)
【第十场】
(夏侯婴、季布、田肯、随何同上。)
随何(唱)陈豨谋反在赵代,

田肯(唱)御驾亲征把兵排。

季布(唱)娘娘宫中御宴摆,

夏侯婴(唱)人头大会费疑猜。

随何(白)各位大人请了。

季布、
田肯、
夏侯婴(同白)请了!

随何(白)万岁斩了陈豨人头,解到咸阳,娘娘宫中设摆人头大会。我等去请淮阴侯一同进宫赴会,就此前往。

(唱)陈豨不该反边界,

空有韬略大将才。

就此侯府把信带,

(夏侯婴、季布、田肯、随何同走圆场,二旗牌同上。)
随何(唱)通禀侯爷我等到来。

二旗牌(同白)是。

有请侯爷。

(韩信上。)
韩信(唱)我有书信到赵代,

汉王带兵必转来。

腹背受敌兵自败,

方显韩信智未衰。

二旗牌(同白)满朝文武求见侯爷。

韩信(白)噢!

(唱)听说文武来叩拜,

(白)众位大人!

(唱)有失远迎理不该。

(白)请坐。我韩信乃是退职之臣,众位大人到此何事?

随何(白)淮阴侯说哪里话来,汉帝江山出于君手,功高盖世,满朝文武谁不尊敬。今有万岁兵伐赵代,斩了陈豨,特将此事报与淮阴侯知道。

韩信(白)噢!汉帝平了赵代,斩了陈豨么?

随何(白)正是。

韩信(白)可恨哪!可恨!可恨那陈豨胸中无才,兵法浅薄,想那曲阳是三面受敌之地,陈豨不据守邯郸,竟自屯兵曲阳,被汉帝所灭,无能之辈死不足惜!

夏侯婴(白)如今将陈豨人头解到咸阳,娘娘宫中备宴,设摆人头大会,我等特来约请淮阴侯,一同进宫赴会。

韩信(白)本当进宫赴会,怎奈汉帝不在朝中,又恐生事,韩信失陪了。

随何(白)淮阴侯不可。想万岁在侯爷身上疑心特大,此番若不进宫赴会,恐万岁回来见责我等,还是进宫为是。

韩信(白)既然如此,公等先行一步,容我思之。

随何(白)如此朝廊等候,告辞了!

(唱)朝廊等候莫迟捱,

(夏侯婴、田肯、季布、随何同下。)
韩信(唱)此事叫我暗疑猜。

陈豨无能把兵败,

心中踌躇有余哀。

汉帝心疑把我怪,

月余未曾拜金阶。

莫若袖手旁观解,

萧何(内白)萧何到。

韩信(白)有请。

(萧何上。)
萧何(唱)宫中设宴巧安排。

韩信谋反事已败,

萧何无计救良材。

这是他自作自受无可奈,

韩信(唱)问相国你到此所为何来?

萧何(唱)满朝中文武臣朝廊等待,

你我就此上龙台。

韩信(唱)不去只怕帝见怪,

进宫又怕生祸灾。

萧何(唱)我萧何保你无妨碍,

韩信(白)无妨碍?

萧何(白)无妨碍。

韩信(白)去得的?

萧何(白)去得的。

韩信(白)相国呀!

(唱)既如此你和我同去同来。

萧何(唱)手挽手至朝廊外,

(韩信、萧何同走圆场,夏侯婴、田肯、季布、随何同上。)
随何(唱)同到宫中饮开怀。

(白)娘娘有旨——

(韩信、萧何、夏侯婴、田肯、季布同跪。)
随何(白)宣满朝文武,萧何、韩信等同进未央宫赴会。

韩信(白)未央宫?既然大宴群臣,人头大会,就该在金殿摆宴,因何设宴在未央宫……这?

萧何(白)啊淮阴侯,万岁在朝必然设宴在金殿之上,如今娘娘权朝,定然设宴在未央宫中。淮阴侯,你何必多心哪!

夏侯婴、
田肯、
季布、
随何(同白)着啊!我等同去未央宫又待何妨!

韩信(白)想我韩信,兴汉灭楚,功高盖世,慢说无有什么差错,纵有差错,娘娘她岂奈我何!

夏侯婴、
田肯、
季布、
萧何(同白)着哇!

随何(白)不必多疑,就此未央宫去走走。

(唱)你我大家进宫去,

(夏侯婴、田肯、季布、随何同下。)
萧何(唱)我有言来听端的:

只管进宫莫迟疑,

放心大胆赴宴席。

莫忘却我萧何三保举,

韩信(白)是啊!当初相国为我三荐汉王,才得登坛拜将平秦灭楚,立下盖世之功。啊相国,我倒想起一辈古人来了。

萧何(白)哪辈古人?

韩信(白)就是那伍员三荐阖闾。

萧何(白)侯爷请讲,萧何洗耳恭听。

韩信(白)如此相国听了!

(西皮慢流水板)尊一声相国听端的:

楚平王无道行不义,

不该父纳子的妻。

伍奢上殿把本启,

怒恼了奸臣费无极。

用计调回他的子,

可怜他一家大小三百余口一刀一个血染衣!

子胥离了樊城地,

保定了太子出重围。

乔装混出昭关地,

去投吴国报冤屈。

伍员品箫乞吴市,

偶遇姬光换朝衣。

头一荐他与那专诸拜兄弟,

刺杀王僚保华夷。

河东反了贼庆忌,

二次保荐纳要离。

要离为国断了臂,

可叹他一家满门父和母,子与妻!

要离单臂刺庆忌,

无颜投江死得也不屈。

三次保荐孙武子,

校场演阵斩美姬。

那时节无道的昏王身已死,

他开棺鞭打平王尸。

到后来吴越两国刀兵起,

擒来勾践为奴隶。

前去献美叫西施,

还有文种与范蠡。

吴王听信了贼伯嚭,

可叹他杀了伍子胥。

说什么忠良死得苦,

说什么忠良死得屈。

真个是汗马的功劳前功尽弃,

到如今万古千秋受恤食。

萧何(唱)吴王听信贼伯嚭,

我主封你在三齐。

你道我萧何有歹意,

韩信(白)韩信怎敢?

萧何(白)淮阴侯,

(唱)急速进宫莫迟疑。

(萧何下。)
韩信(唱)非是韩信多心细,

内宫摆宴令我心疑。

不进未央我回府去,

萧何(内白)淮阴侯你要来呀!

韩信(白)哦哦来了!

(唱)萧何焉能把我欺。

功高盖世何所惧,

平秦灭楚功第一。

大丈夫向前莫退避,

(四校尉同上,同拿住韩信,同下。)
【第十一场】
(大太监上。)
大太监(白)娘娘有旨,下面听者:命尔等在未央宫中,上用红罗遮天,下用红毡漫地,小心伺候着!

娘娘有旨,满朝文武进宫啊!

(夏侯婴、田肯、季布、随何同上。)
大太监(白)娘娘有旨,命众位大人进宫议事啊!

(起二幕。四宫女、四大铠、吕后同在场上。)
夏侯婴、
田肯、
季布、
随何(同白)参见娘娘。

吕后(白)众卿平身。

(萧何上。)
萧何(白)启奏娘娘:韩信拿到。

吕后(白)将书信带好,宫外伺候!

萧何(白)遵旨。

(萧何下。)
吕后(白)将韩信绑进宫来!

大太监(白)娘娘有旨:将韩信绑进宫来!

(四校尉押韩信同上。)
四校尉(同白)韩信绑到。

吕后(白)松绑。

韩信(白)娘娘,微臣身犯何罪,为何将臣绑进未央宫?

吕后(白)韩信,圣上待你不薄,封齐改楚,今为淮阴侯之职,有何亏负与你?你为何私通陈豨,谋反朝廷,该当何罪!

韩信(白)娘娘,微臣弃楚归汉受越登坛,平秦灭楚,立下汗马功劳,焉能私通陈豨谋反朝廷,娘娘明察。

吕后(白)你既然未曾私通陈豨,谋反朝廷,为何有人出首于你?

韩信(白)不知何人出首为臣?

吕后(白)你家人谢公著!

韩信(白)谢公著?娘娘,谢公著乃臣府下逃奴,他怀恨在心出首为臣,乃是伪造谬词娘娘不可深信。

吕后(白)怎么?你家人谢公著乃是伪造谬词?你来看,现有我主高皇的圣旨,难道也是伪造谬词不成!

韩信(白)娘娘赐下,待臣读来。

吕后(白)拿去念来!

韩信(白)“旨下,孤带领人马兵发代州一路之上势如破竹,巡营将士拿来奸细一名,搜出书信原来韩信私通陈豨,起义谋反。圣旨已下速将韩信……”

吕后(白)往下念来!

韩信(白)噢!噢噢!明白了!

(叫头)娘娘!

(白)虽有圣旨无有凭证,就要治罪国家功臣,娘娘有伤法度!

吕后(白)若有凭证呢?

韩信(白)若有凭证,为臣甘心领罪!

吕后(白)少时就有你的凭证!

韩信(白)凭在哪里?证在何处?

吕后(白)若要凭证去问萧何!

韩信(白)待臣问来!

吕后(白)回来!

韩信(白)臣在!

吕后(白)不准出宫,起过一旁!

韩信(白)遵旨。

(韩信起立。)
吕后(白)内侍,宣萧何进宫。

大太监(白)娘娘有旨:萧何进宫啊!

萧何(内白)领旨!

(萧何上。)
萧何(唱)为汉室我萧何三保荐,

韩信(白)相国你来了!

萧何(白)来了!

韩信(白)三次保荐是你!

萧何(白)是我!

韩信(白)登台拜将也是你!

萧何(白)是我。

韩信(白)诱我进宫,嘿嘿,又是你!今日我韩信吉凶祸福全在你,来来来,我韩信这厢有礼!

萧何(白)淮阴侯——

(唱)未央宫全凭着一封函。

(白)萧何见驾,娘娘千岁!

吕后(白)将韩信的凭证拿将出来,叫他观看!

萧何(白)遵旨。

淮阴侯,这有你亲笔写的反书,谋反是实,国法难容,你还不领罪?

韩信(白)相国,你、你、你好恨的心肠!

娘娘!汉室江山全仗韩信之功才成一统天下。我主高皇也曾封我见天不死,见地不亡!

吕后(白)虽然我主高皇封你见天不死,见地不亡,如今你抬头观看!这上……

萧何(白)有红罗遮天。

吕后(白)这下——

萧何(白)有红毡漫地。

吕后(白)如今不见天地,你还有何话讲?

萧何(白)娘娘早就于你准备好了!

韩信(白)娘娘,虽然上有红罗遮天,下有红毡漫地,怎奈刑部无有杀臣之刀,国家无有罪臣之法,为臣功高盖世你岂奈我何!

吕后(白)好一个无有杀你之刀,罪你之法!万岁临行之时,早知你有谋反之意,赐我上方宝剑一口,上有“斩韩信”三字。你道无有杀你之刀,如今现有斩你之剑,你还不快快领罪!

韩信(白) “斩韩信”!惜呼哇,惜呼!恨我不听蒯彻计,如今未央后悔迟!事到如今,我千恨万恨恨的是那——

(二黄碰板)萧何丞相,

你为何三番两次、两次三番保荐汉王?

张子房背宝剑将我来访,

我韩信运蹇时乖,似明珠在土内藏。

楚霸王他封我执戟郎官不用为将,

也是我胸怀大志弃楚归汉离却了咸阳。

到褒中招贤馆我韩信揭榜,

见萧何论兵法十三章。

那汉王大材小用我弃官他往,

也是你敬贤礼士,出东门在月下马蹄忙。

凭角书那汉王用我为将,

登坛拜将治国安邦。

九里山十面埋伏我遣兵交仗,

力逼那楚霸王自刎乌江。

我主爷定山河在我掌上,

全凭着我韩信提兵调将、萧何运粮、某士陈平、随何、陆贾、张子房、能征贯战樊哙、英布、夏侯将,我的功高盖世智广才多,他封我三齐王。

到如今一统山河富贵安享,

人头会把我诓,前功尽弃被困在未央。

为国家我也曾东杀西挡,

这才是敌国破,谋臣亡,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矣良弓藏。

恨萧何你不该袖手旁望,

恨萧何你为何装哑做腔。

胸怀大志气吐虹霓成枉想,

可叹我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为谁忙,

(白)萧何!

(唱)你好狠的心肠!

瓦罐不离井口破,

大将难免阵头亡。

萧何(唱)满朝中文武臣有功升赏,

我萧何为国家约法三章。

你自作自受招命丧,

吕后(白)武士们!

(唱)快将这叛逆臣斩首未央!

韩信(念)韩信胸中智略多,萧何三荐定山河。岂知勋业反成怨,

(白)萧何!

(念)成亦萧何败亦何!

(四校尉绑韩信同下,校尉甲上,交剑。)
吕后(白)众卿回府!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