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薛仁贵救驾》剧本唱词

京剧《薛仁贵救驾》剧本唱词

角色

薛仁贵:武生
李世民:老生
盖苏文:武净
尉迟恭:净
程咬金:丑
徐懋功:老生

剧情

唐王李世民为访应梦贤臣薛仁贵,竟出建都行猎。不幸途遇盖苏文追赶,陷在淤泥河内。盖苏文逼降,适薛仁贵避张士贵陷害匿居藏军洞中,一时战马嘶鸣,薛仁贵备鞍任其驰骋。忽至淤泥河,见盖苏文逼驾,乃力战盖苏文,救回李世民。

京剧《薛仁贵救驾》剧本唱词

【第一场】
(四大铠、四羽林军、四太监、大太监引李世民同上。)
李世民(念)孤王行围猎,亲访应梦臣。 

(白)羽林军,撒下围场!

四羽林军(同白)啊!

(四羽林军同下。)
李世民(白)先生奏道:寡人今日可见应梦贤臣薛仁贵。因此带领三千铁甲兵,八百羽林军,出城射猎。但愿天随人愿,得见那白袍小将薛仁贵,实乃万幸也!

(唱)周文王梦飞熊渭水亲访,

汉高祖幵基业得遇张良。

朕行围为的是白袍小将,

见了面定将他即刻封王。

(白兔形上,跳。)
大太监(白)启奏万岁:羽林军赶出一只白兔,冲入围场。

李世民(白)啊!这白兔如此胆大,待寡人射它一箭!

(唱)你不是凤凰山枭鸟下降,

惊动了盖苏文血染战场。

这小兔焉能和怪鸟同样,

急抽弓忙搭箭送尔身亡。

(李世民射白兔形,白兔形带箭跳下。)
四大铠(同白)白兔带箭而逃。

李世民(白)白兔真乃可恶。

羽林军,在此扎下营盘,待寡人前去追赶!

四大铠(同白)啊!

李世民(唱)哪怕你逃出了千层罗网,

骕骦马紧加鞭尘土飞扬。

(李世民下。)
大太监(白)众将官,就此扎下营盘!

四大铠(同白)啊!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番兵、盖苏文同上。)
盖苏文(唱)中原地秦蛮子英雄好汉,

杀我兵如破竹夺去城关。

(白)某、盖苏文。被秦蛮子破了飞刀,夺去越虎城。今奉大王之命,再上仙山求取法宝,定要将中原人马斩尽杀绝。

巴图噜,缓缓而行!

四番兵(同白)啊!

盖苏文(唱)失却了建都城心中慌乱,

我只得炼飞刀再上仙山。

(众人同下。)
【第三场】
(白兔形带箭跳上,过场,下。李世民上。)
李世民(唱)催龙驹赛风云将兔追赶,

回头来望不见寡人营盘。

(白)这白兔好生奇怪!孤王一路赶来,已有数十余里,为何忽然不见?哎呀,只顾追赶白兔,来在这三岔路口,但不知哪条道路可回营盘。唉,白兔啊白兔,你使孤家徘徊歧路也。

盖苏文(内白)马来!

李世民(白)啊!那边有一员将官,顶盔擐甲,伏在马鞍之上,不能得见他的面貌。

(李世民想。)
李世民(白)哦哦是了,看此人颇似程皇兄,想是他装模做样前来戏耍孤王,也是有的。待孤赶上前去,看个明白。

啊程皇兄慢走,孤王赶你来了!

(唱)莫不是徐先生大营指引,

差皇兄中途上来接寡人?

(李世民下。)
【第四场】
(四番兵、盖苏文同上。)
盖苏文(唱)心烦闷懒观看奇花野景,

伏鞍桥闭二目昏睡沉沉。

(李世民上。)
李世民(白)啊,程皇兄慢走,寡人早已看见你了,还不回转头来!

(盖苏文看李世民。)
盖苏文(白)啊!

(李世民看盖苏文。)
李世民(白)呀!

(唱)只道皇兄程咬金,

原来辽邦盖苏文。

催动龙驹急逃命——

盖苏文(唱)冤家遇着对头人。

明知唐童故意问,

(白)呔!

(唱)你可是唐朝李世民?

李世民(唱)寡人独自游山景,

狭路相逢盖苏文。

盖苏文(唱)两次三番饶尔命,

飞蛾投火身。

(盖苏文拦李世民。)
李世民(白)啊盖将军,你我两国交兵,各为疆土。如今你挡住孤的去路?这岂是两国交兵之礼?

盖苏文(白)事到如今,还说什么交兵之礼。分明鬼使神差,助我成功。你乃一国之主,出外游玩,竟无军马保驾,今遇本帅,要想活命,怎得能够!

(唱)唐室气数今该尽,

天助吾主社稷兴。

劝你早早将头刎,

要回建都万不能!

李世民(唱)马到悬崖遭不幸,

孤船无舵困江心。

寡人自有天救应!

(李世民下。)
盖苏文(笑)哈哈哈……

(唱)纵插双翅难飞腾!

(盖苏文打李世民败下,盖苏文追下。)
【第五场】
(薛仁贵上。)
薛仁贵(引子)明珠宝剑蒙尘日,千里追风伏锁时!

(念)白袍银甲锁玲珑,画戟雕弓战阵雄。三尺钢锋昆吾剑,随主跨海战辽东。

(白)俺、姓薛名礼字仁贵,乃绛州龙门县人氏。保主跨海征东,被张士贵瞒了功劳,隐藏月字营,当了一名火头军。奸贼累累设计,道圣上与元帅拿我问罪,将我弟兄九人哄至天仙谷,心想用火烧死,多蒙神灵将俺等救到藏军洞中,却也清闲。今日众位兄弟往养军山打猎去了,只有俺一人在家,不免散步一回。想我这十大汗马功劳、何日才能出头露面也!

(唱)可叹我大英雄如龙遭困,

可叹我奇男子枉立功勋。

我也曾擒董达要他性命,

我也曾地蒙受神恩,

我也曾摆下了龙门大阵,

我也曾平辽东稳定军心,

我也曾救元帅转回凤城,

我也曾败苏文单人逃遁,

我也曾羊擂鼓饿马摇铃,

我也曾独木关带病出阵,

救出了何宗宪、张氏子孙。

似这些汗马功俱成泡影,

到如今只落得洞内藏身!

思故土想贤妻如同梦境,

(内马嘶声。)
薛仁贵(白)啊!

(唱)忽听得战马嘶细看分明。

(白)啊!战马今为何这等嘶声,乱蹦乱跳起来?哦,是了,想此马自到我手,天天出战,不曾一日安闲。如今在此清闲,它也自觉烦闷。也罢!待我全身披挂,骑到空旷地方奔跑一回,只当出战一般。待我披挂去者!

(唱)为征东我和你终日临阵,

杀辽兵斩番将建立功勋。

我避难藏军洞你也遭困,

今带你出洞去奔驰一程。

(薛仁贵下。)
【第六场】
(李世民上。)
李世民(白)啊!

(唱)先生阴阳将孤哄,

道孤今日遇英雄。

(白)徐懋功啊徐懋功!你道孤今日射猎,遇见白袍小将薛仁贵;不想遇着对头冤家盖苏文,看看要孤的性命。徐懋功啊!你算的好阴阳,好八卦呀!

(内呐喊声。)
李世民(白)哎呀!看那盖苏文紧紧追来,这便怎么处?事到如今,只得舍命逃走了!

(唱)既知孤今日犯凶星,

你就该拦阻休出城。

旷野荒郊遇陷阱——

(盖苏文上。)
盖苏文(白)呔!

(唱)盖苏文催马似风云。

(李世民、盖苏文同起打。李世民败下,盖苏文追下。)
【第七场】
尉迟恭(内西皮导板)奉王命领雄兵擒王斩将,

(四龙套、四大铠引尉迟恭同上。)
尉迟恭(唱)每日里战沙场血染辽邦!

扫北番平康王保主同往,

俱都是旗开胜耀武威扬!

只承望享太平南山马放,

又谁知盖苏文要夺家邦。

圣天子梦中见白袍小将,

能保驾征东海得胜沙场。

张士贵招人马欺瞒圣上,

他言说并无有薛家儿郞。

把功劳全上在宗宪册上,

使奸计将仁贵私下隐藏。

实可恼徐懋功形同奸党,

他也说并无有架海金梁。

汗马城我见过仁贵貌像,

山神庙又见他对月悲伤。

凤凰山战番兵无人敢挡,

只杀得尸堆山血流成江。

可叹这有功臣不能封赏,

访贤臣使得夜奔忙。

万岁爷出建都也把他访,

但愿得龙虎会国运呈祥。

但愿得白袍将快快早降,

诛士贵杀宗宪法正朝纲。

巡城罢我这里且回大帐,

程咬金(内白)元帅等着!

尉迟恭(唱)又只见鲁国公行色匆忙。

(程咬金上。)
程咬金(唱)这时候主不回难把心放,

怕的是徐先生错算阴阳。

(白)啊,元帅请了!

尉迟恭(白)鲁国公为何如此慌张?

程咬金(白)万岁出营,这般时候还不见回来,如何是好?

尉迟恭(白)先生不要我等保驾,万岁亲自带领三千铁甲兵,八百羽林军,出城射猎,见了应梦贤臣,自然回来。

程咬金(白)老黑,万岁得遇贤臣便好;倘若遇着辽兵,伤害了圣上,你我为臣的可吃罪不起呀!

尉迟恭(白)先生阴阳有准,自然无事。你我何必挂心?

程咬金(白)哎呀老黑呀!先不要说他的什么阴阳有准,我当初在瓦岗为王之时,他错算阴阳,扶保李密一十八载。今日主上要见仁贵,只恐怕他又摆错了八卦。你我还要一同前去接驾才是。

尉迟恭(白)言之有理。

众将官!

四龙套、
四大铠(同白)有!

尉迟恭(白)打道前往啊!

四龙套、
四大铠(同白)啊!

尉迟恭(唱)龙离海无风云怎飞天上,

程咬金(唱)虎离山只恐怕反被人伤。

(众人同下。)
【第八场】
(李世民上。)
李世民(唱)前有沧海难逃命,

为王今日遇杀星。

(内呐喊声。)
李世民(白)哎呀!前有大海,后有追兵,真乃天灭我也!苍天哪苍天!寡人若是有救,扑海而过,可以逃命。徐懋功啊,孤的性命断送你手了!

(唱)海水汪洋难得命,

皇兄、御侄怎知情。

(白)罢!

(唱)苍天不绝孤的命,

(李世民纵马跳。)
李世民(白)哎呀,朕命休矣!

(唱)淤泥河陷住李世民。

(盖苏文上。)
盖苏文(唱)这是狼主天心顺,

相助某家大功成。

(白)唐童!此地乃是汪洋大海,又有高山阻隔无路求生,你是自刎首级,还是要本帅亲自动手?

李世民(白)啊!盖皇兄饶孤性命,转回长安,情愿与你平分天下。

(盖苏文背供。)
盖苏文(白)哈哈哈……某家本当纵下滩去,又恐陷住马足,反为不美。倒不如逼他写下降文,然后放箭将他射死。

呔!唐童!你命在旦夕,还不自刎?本帅刀柄虽短,砍你不着;狼牙厉害,可以将你射死。要活命,是万万不能!

李世民(白)盖皇兄啊!

(唱)皇兄若肯饶孤命,

带你回朝封国公。

盖苏文(唱)兴唐国公罗士信,

黄脸国公叫秦琼。

尉迟见某逃了命,

战败咬金鲁国公。

有命就该长安坐,

为何带兵犯辽东?

劝你早把首级送,

免污某家宝雕弓!

李世民(白)皇兄啊!

(唱)与你素日无仇恨,

将军为何逼寡人?

(白)啊盖皇兄,寡人言过,情愿将江山分你一半;如若不然,你为中原天子,我为小邦之臣,你何必苦苦要孤性命啊?

盖苏文(白)我要你一半天下何用?此乃天顺我邦,助本帅立此大功。本待将你首级取下,见你如此哀求,也罢,快快写下降表,我便饶你性命。

李世民(白)盖皇兄!朕不知这降表怎样写法。

盖苏文(白)好个刁滑的唐童!你乃中原一国之主,难道降表都不会写?本帅也不要你写什么长短字句,只要你国老少将官军民人等,尽降我邦,请我主长安为帝,即可饶你性命。

李世民(白)只是寡人身边无有纸笔,如何写得?

盖苏文(白)纸笔写的何足为凭?你将袍襟割下,咬破指头,写下血表,本帅拿到越虎城,使你邦老少臣子观看,一齐归顺我邦。

李世民(白)盖皇兄!要寡人写下血表么?

盖苏文(白)快快写来!

李世民(白)罢,皇兄等候了!

(唱)皇兄息怒且相等!

盖苏文(白)快快写表来呀!

(盖苏文暗下。)
李世民(白)众位皇兄、御侄,个个赤胆忠心,与朕打下万里江山,谁想被徐懋功这个牛鼻子老道,算什么八卦,说孤要见应梦贤臣,哄孤出了建都,遇着盖苏文,逼孤写下血表。今日一别,只恐君臣永无相逢之日了。徐懋功啊徐懋功,孤的性命断送你手了哇!

(唱)沙滩之内陷金龙。

有人救得唐天子,

愿将江山平半分。

谁人救得李世民,

他为君来我为臣。

一统江山终何用?

龙入铁网无风云。

割下袍襟写血表,

咬破指尖书降文。

(白)哎呀,好个牛鼻子徐懋功呀!

(唱)大国长安无我份,

江山一统付辽东。

文武百官俱降顺,

愿做你邦驾下臣。

非是寡人龙心忍,

生死二字顷刻分。

淤泥河哭坏了唐天子,

(盖苏文上。)
盖苏文(唱)早献降表放尔生。

李世民(唱)人困马乏难扎挣,

(薛仁贵上。)
薛仁贵(唱)来了建功立业人。

胆大苏文逞凶狠?

(薛仁贵、盖苏文同起打。)
李世民(白)啊!白袍小将敢是薛仁贵?快快通个名姓,再杀这青面鬼。通名上来!通名上来!

薛仁贵(唱)要伤吾主万不能!

盖苏文(唱)正逼唐童写降文,

猛然闪出白袍人。

你主今日已降顺,

休得猖狂再逞能。

薛仁贵(唱)番贼休得胡言论,

管敎你今朝难逃生!

(薛仁贵、盖苏文同起打,双拉下。)
李世民(白)适才白袍将军,好象应梦贤臣薛仁贵,如今这个情景,与那梦中情景一般!哎呀先生哪,孤我又服了你的好阴阳,好八卦也!

(唱)这般情景如梦境,

小将果是应梦臣。

(盖苏文、薛仁贵同上。)
盖苏文(唱)白袍小将杀法勇,

薛仁贵(唱)番将武艺果然精!

盖苏文(唱)象鼻大刀取尔命!

薛仁贵(唱)白虎钢鞭叫尔一命倾!

(薛仁贵、盖苏文同起打。盖苏文败下。)
薛仁贵(唱)一见苏文逃了命,

急来救驾出水滨。

(白)罪臣薛仁贵救驾来迟,望乞万岁恕罪!

李世民(白)卿可是朕的应梦贤臣薛仁贵么?

薛仁贵(白)罪臣薛仁贵。

李世民(白)嗳呀!卿家呀,快快救朕上岸!

薛仁贵(白)这海滩之上俱是沙泥,万岁快快将宝剑抛上岸来,待臣将芦苇割下,铺垫沙滩,好救万岁上岸。

李世民(白)但凭卿家。

(李世民抛剑。)
薛仁贵(白)遵旨!

(唱)忙把苇草来割定,

铺满沙滩一层层。

当年有个赵云将,

也曾救主显威名。

薛礼今日来救驾,

单枪保定贤德君!

(薛仁贵搀李世民出沙泥。)
薛仁贵(白)臣、薛仁贵见驾!吾皇万岁!

李世民(白)白袍将军,你想煞孤王了!

(唱)王为你龙门招兵将,

王为你兴兵战辽邦。

王为你劳功曾犒赏,

王为你处处问其详!

王为你明查暗私访,

王为你射猎离三江。

王为你险些把命丧,

王为你咬指写降章。

今日将军从天降,

孤问你何处把身藏?

薛仁贵(白)万岁容奏!

(唱)三次投军言难讲,

先锋总爷起不良。

他言说吾主夜梦白袍将,

要夺唐室锦家邦。

因此不敢随驾往,

暗立功劳报吾皇。

累立战功无嘉奖,

几番奸计害臣亡。

张环误国欺主上,

万岁龙心细参详。

李世民(白)原来张士贵这样误国。待朕将他斩首,以正国法。

薛仁贵(白)谢万岁!

李世民(白)只是盖苏文败下阵去,恐生后患。

薛仁贵(白)有臣保驾,料也无妨。

李世民(白)随朕一同进城。

薛仁贵(白)万岁请上龙驹。

李世民(白)寡人也不乘骑了。卿家,随朕来呀!

薛仁贵(白)遵旨!

李世民(唱)王比姬昌遇吕望,

开疆拓土回大唐。

征辽大军卿执掌,

皇兄御弟伴孤王。

(内呐喊声。)
李世民(唱)旌旗招展銮铃响,

薛仁贵(唱)唐字旗号空中扬。

(四大铠、四羽林军、四龙套、四太监、大太监、程咬金、徐懋功、尉迟恭、尉迟宝林、尉迟宝庆同上。)
程咬金、
徐懋功、
尉迟恭、
尉迟宝林、
尉迟宝庆(同白)万岁受惊了!

李世民(白)你是徐先生?

徐懋功(白)是。

李世民(白)好个刁滑的道人!哄孤出城,险丧性命,你该当何罪?

徐懋功(白)不遇盖苏文,焉能得见应梦贤臣?

李世民(白)这也罢了。

(李世民向薛仁贵。)
李世民(白)薛将军过来,见过先生、元帅!

薛仁贵(白)啊先生、元帅!

尉迟恭(白)你,你是薛仁贵,白袍将,啊哈哈哈……

(唱)某见你杀退辽蛮兵,

某见你追赶盖苏文。

某见你月下仰天叹,

某见你沙滩摆龙门。

张士贵将你的功劳隐,

(白)万岁!

(唱)理应拿他问典刑。

程咬金(白)白袍将军,想当年在金钱山打死白额猛虎,救了老夫性命的,可是你?

薛仁贵(白)不才正是末将。

程咬金(白)我与你金牌令箭,现在哪里?

薛仁贵(白)已交与张总爷了。

程咬金(白)这就不错啦。

启万岁:张士贵隐贤误国,累冒战功,还不拿他翁婿前来问罪,等待何时?

李世民(白)皇兄所奏极是。

宝林、宝庆!

尉迟宝林、
尉迟宝庆(同白)在。

李世民(白)快快去到黑风关,将张环翁婿父子一齐拿来,休得违旨!

尉迟宝林、
尉迟宝庆(同白)领旨!

(尉迟宝林、尉迟宝庆同下。)
薛仁贵、
程咬金、
徐懋功、
尉迟恭(同白)请驾回宫!

李世民(白)摆驾!

(〖尾声〗。众人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