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12种方言的戏迷想办培训班

“我想办个曲艺方言培训班,把我研究了一辈子的梅派京剧和我会的12种方言免费教给大家。”家住下关的郁志清老人昨日打进晨报热线,表达了自己晚年的一个愿望。
从小与京剧结缘

郁志清老人今年71岁,是个资深的京剧老票友。“我从6岁时就开始学习京剧了。”郁老说,他从小丧父,生母将他送给他养父母家。由于养父母家境当时较为殷实,经常请戏班来家中演戏,久而久之,年幼的郁志清就对京剧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家中时常锣鼓喧天,热闹非凡,而那些演员衣着华丽,音调婉转,非常吸引我。”耳濡目染之下,郁志清就开始刻意地模仿和学习演员们的动作和唱词。一些唱旦角的男演员非常喜欢小郁志清,就时不时地将一些唱念做打的技艺传授给他,这也就成了他一生痴迷京剧、练习京剧的基础。

等候两个月终见梅兰芳

由于年幼时的经历,让郁志清对反串女角的男旦很感兴趣,而他所崇拜的对象就是当时的男旦领军人物梅兰芳大师。能见到梅兰芳大师是他当时最大的愿望。上世纪50年代初,郁老在上海上大学,有一次听说梅兰芳大师要从北京来上海演出一段时间,他没钱买票观看,就天天在“上海人民大舞台”后门等候。两个多月过去了,梅兰芳终于让他给等到了。

一天傍晚,郁志清正坐在戏院门口等候,忽然两辆轿车开到门前停下。车上先下来几名警卫人员进了戏院,过了一会,一位气质高雅的中年人从戏院里走了出来。“我立即认出那正是梅大师,十分激动,什么话也说不出来,连忙挡在车前不停地给他鞠躬。”时隔50余年,郁老先生说起此事仍然很激动,“梅大师看我老是鞠躬,赶紧把我扶起来,轻轻地拍了拍我头,和善地笑了笑,转身上了车。”

此后,郁志清节衣缩食,购买了大量梅兰芳的京剧唱片和介绍梅派的书籍,潜心学习和研究。

要练京剧先学方言

由于京剧中有很多门派,传统的京剧念白有一定的方言口音。“京剧是由徽剧杂糅了昆曲、京腔、秦腔、汉调等各种戏曲艺术的成就,同时又受到北京方言、风俗影响而形成的,所以要练习好京剧,就要学好方言。”郁老认为,要想学成一门曲艺,要把它的方言学透,仅靠单纯的模仿是不够的,需要内心的领悟和理解,才能融会贯通,所以大学时就开始有心地向来自天南海北的同学学习当地方言,“一开始只学京剧里面需要的方言,后来对其他方言也产生了兴趣。”郁老说,“会多种方言,可以在多种曲艺表演中占‘很大便宜’,比如小品、相声等。”

就这样,郁志清通过同学对各地的方言有了一定程度的掌握。50岁时,郁志清从工厂提前退休,开始到各地游历,使他的方言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不仅能听懂几十种方言,更让他对东北、上海、江西、湖南、湖北、苏北、苏南等12个地方的方言达到了对答如流的水平。

欲斥资10万办免费培训班

身怀12种方言“绝技”和对梅派京剧的深厚研究,让郁老在退休后先后受聘于学等6所高校,担任“曲艺基础”等选修课的客座教授。今年,上海一所高校又邀请他定期前往开设讲座,让他开心不已:“我就想把我会的东西都教给大家,只我一个人会没意思。”

最近,郁老又萌发了一个愿望,就是想办一个免费的曲艺和方言培训班。他拿出了10万元积蓄作为培训班的启动资金。郁老看中了自己家附近的一处房产,欲将之租赁下来,作为培训班教学场所,打算9月就“开学”,为了壮大培训班的实力,他还邀请了在大学任教时结识的几位老教授前来“助阵”,“都是对曲艺很有造诣的专家”。

“不管想学京剧还是想学方言,我都欢迎!”郁老笑呵呵地说。(陈浩)

(摘自 《南京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