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陈十策》剧本唱词

京剧《陈十策》剧本唱词

角色

闻仲:净,画“老脸”,头戴帅盔,口戴白满,身穿红蟒,足穿黑靴

剧情

殷朝太师闻仲奉旨扫平北悔,生擒袁福通。忽报东、南伯侯叛反朝廷,正欲发兵前往,又见其子闻梦云来报,闻仲惊闻朝中大乱,急速班师回朝。闻仲于金殿呈治国安邦条陈十策,纣王不允,闻仲怒极将费仲、尤浑押入天牢。忽闻黄飞虎反出五关,闻仲执鞭闯入内宫责问纣王,探报姜于牙助西岐兵发朝歌,纣王无奈,准闻仲条陈十策、拆鹿台、废酷刑、贬妲己、斩费尤,闻仲奉旨兵伐西岐。

注释

此剧根据神话小说《封神演义》及传统连台本戏《封神榜》重新创作而成。创作、首演于一九三二年左右,花脸应工。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曾上演于天津、北京、东北三省,一九五九年重新修改后与《绝龙岭》一剧穿连来来,形成一出文武并重的大戏。
为收集《陈十策》、《绝龙岭》两个剧本,曾几经周折,从曾与先父(唐韵笙)合作多年的老演员康昆山处获得由他口述录音、经刘沧春同志整理的先父早年的演出本,在此基础上又经先父的亲传邵继笙仔细回忆,按一九五九年传授于他的原样恢复成此本。
早年的演出本第二场闻仲、闻梦云均唱高拨子,由散板、导板、回龙、垛板组成。一九五九年修改后,将原第二场的高拨子改为西皮,并在第三场增加了二黄汉调,第四场增加西皮流水等唱段。

京剧《陈十策》剧本唱词

【第一场】
(邓忠、陶容、张节、辛环同上,同起霸。)
邓忠、
陶容、
张节、
辛环(同白)俺—— 

邓忠(白)邓忠。

陶容(白)陶容。

张节(白)张节。

辛环(白)辛环。

邓忠(白)众位将军请了!

陶容、
张节、
辛环(同白)请了!

邓忠(白)太宰征战北海,大获全胜,收了降将袁福通。今日大宰班师还朝,你我两厢伺候!

陶容、
张节、
辛环(同白)请哪!

(同粉蝶儿)杀气冲霄,

众儿郎杀气冲霄。

(〖急急风〗。邓忠、陶容、张节、辛环自两边分下。吉利、余庆同翻上,牵麒麟作洗马动作,牵下。〖大发点〗。八大铠同上,同站门,二旗牌捧剑、印、中军捧令、四小马夫抬二鞭同上。八飞虎旗挡闻仲同上。)
闻仲(粉蝶儿)奉王命征北海,

得胜还朝。

(〖吹打〗。闻仲上高台。邓忠、陶容、张节、辛环同上。)
邓忠、
陶容、
张节、
辛环(同白)参见太宰!

闻仲(白)站立两厢!

邓忠、
陶容、
张节、
辛环(同白)啊!

闻仲(念)我本朝中第一臣,胯下走兽墨麒麟。征战北海十五载,钢鞭一举定乾坤。

(白)老夫,太宰闻!老夫奉天子命诏,带领人马,征战北海一十五载。昨日一战,生擒袁福通,好言相劝,情愿归降,愿献上降书顺表年年进贡,岁岁来朝。

众将官!传降将袁福通进帐!

中军(白)传北海降将袁福通进见!

(四兵土捧降书同上,袁福通上,跪。)
袁福通(白)北海降将袁福通献上降书顺表,太宰请看!

闻仲(白)呈上来。

(闻仲看。)
闻仲(白)袁将军快快请起!待老夫奏明圣上,自有封赠。

袁福通(白)多谢太宰!

闻仲(白)老夫就要班师还朝,命你原镇北海不得有误!

袁福通(白)得令!

(袁福通下。)
闻仲(白)众将官!

邓忠、
陶容、
张节、
辛环、
吉利、
余庆(同白)有。

闻仲(白)打罢得胜鼓,班师还朝!

(起牌子。吉利、余庆同下,带麒瞵同上。闻仲下高台。邓忠、陶容、张节、辛环、吉利、余庆同下,闻仲上麒麟,闻仲、八大铠、二旗牌、中军、四小马夫、八飞虎旗同亮相,同下。)
【第二场】
(闻梦云上,趟马,下。二报子同上,同趟马,走四犄角,领起圆场。)
二报子(同白)闻太师来也!

(闻仲、邓忠、陶容、张节、辛环、吉利、余庆、中军、八大铠、二旗牌、四小马夫、八飞虎旗同上,下场斜门。)
闻仲(白)前队为何不行?

中军(白)报子挡道。

闻仲(白)人马列开!

(挖门。闻仲归正场,二报子同下马。)
二报子(同白)闻太师在上。报子大参!

闻仲(白)打探哪路军情,起来讲!

二报子(同白)太宰容秉!

报子甲(白)东伯侯兴兵,

报子乙(白)南伯侯叛反朝廷!

二报子(同白)两路叛军兵是兵山,将是将海,好不威严也!

(〖牌子〗。)
闻仲(白)打探有功,赐银牌一面,再去打探!

二报子(同白)得令!

(二报子同下。)
闻仲(白)唉呀且住!我想东伯侯姜恒楚乃是皇亲国戚,南伯侯鄂祟禹乃世代忠良,为何谋反?定是圣上有负诸侯也!若不安抚他们,必然引起天下大乱。老夫暂不还朝,将人马发至东南两处,以解此危!

众将官!人马暂不还朝,前队改为后队;向东南进发!

(唱)正欲班师转回朝,

不想东南起风云。

拨转麒麟催前进,

(八大铠、二旗牌、中军、四小马夫反领同下。邓忠、陶容、张节、辛环、吉利、余庆、闻仲同走反圆场,闻梦云上,见闻仲,大推磨。)
闻梦云(白)爹爹慢走!

(唱)孩儿有话禀爹尊。

(闻仲、闻梦云分下马。)
闻梦云(唱)走上前来礼恭敬,

闻仲(唱)开言问声小梦云。

不在朝歌伴王驾,

闻梦云(唱)朝中出了叛逆臣。

昏王信宠妲己女,

(行弦。)
闻仲(白)妲己她是何人?

闻梦云(白)爹爹有所不知,只因冀州侯苏护进来一女名唤妲己,自从她进得朝来与费仲尤浑狼狈为奸,造炮烙修鹿台,诸多罪孽俱在她一人身上所起!

闻仲(白)怎么?俱在她一人身上所起?

闻梦云(白)正是。

闻仲(白)难道说满朝文武就被袖手旁观不成?

闻梦云(白)爹爹呀!

(唱)文武保本君不听。

最可叹姜国母挖目烙手身已死,

闻仲(白)啊?姜国母乃是贤德的皇后,为何挖目烙手一死?

闻梦云(白)只因妲己要夺正宫国母之位,与费仲、尤浑定下一计,命刺客埋伏粉宫楼前,刺王杀驾,被殿前武土拿获。刺客言道,他与后宫姜国母乃是内亲,奉了姜国母之命刺王杀驾。怒恼圣上,将姜国母挖目烙手而死。

闻仲(白)噢!贤德的皇娘啊!

(闻仲哭。)
邓忠、
陶容、
张节、
辛环、
吉利、
余庆(同哭)贤德的皇后啊!

(闻仲抓住闻梦云。)
闻仲(白)梦云!你、你、你往下讲!

闻梦云(白)爹爹呀!

(唱)方弼、方相反五门。

殷郊殷洪无踪影,

梅伯炮烙丧残生。

最可叹比干丞相剖心死,

闻仲(白)啊!比干丞相乃是三朝元老,为何剖心一死?

闻梦云(白)只因妲己生了重病,胡喜媚奏道乃是旧病复发,百药俱全缺少药引。

闻仲(白)什么药引?

闻梦云(白)七孔玲珑心。那胡喜媚言道满朝文武俱是心血,唯有比干丞相是七孔玲珑心,圣上将比干丞相唤上鹿台,与他借心一片,那比干丞相就剖心一死!

闻仲(白)怎么讲?

闻梦云(白)剖心一死!

闻仲(白)啊!三朝元老如此的下场!

(闻仲哭。)
邓忠、
陶容、
张节、
辛环、
吉利、
余庆(同哭)比干丞相……

闻仲(白)你、你、你往下讲!

闻梦云(唱)商容碰死在龙廷。

成王与朝臣把计定,

搬请爹爹回朝门。

闻仲(白)反了啊反了!

(唱)闻言犹如雷轰头顶,

冷水浇头怀抱冰。

实指望征北海商汤安定,

有谁知出妲己扰乱朝廷。

造炮烙,修虿盆,

最可叹商容、梅伯、姜后、比干,一个一个一个一个丧残生!

只剩下老闻仲白发苍苍发如银,

锦绣江山化灰尘,泪双淋,痛煞人!

闻梦云(唱)爹爹痛哭有何用,

不如班师回朝门。

闻仲(唱)娇儿一言来提醒,

险些误了大事情!

(白)且住!朝纲大乱,妲己与费仲、尤浑狼狈为奸,若不还朝重整朝纲,势必引起天下大乱。

邓忠、陶容,听令!

邓忠、
陶容(同白)在!

闻仲(白)命你二人速去泗水关,命总兵韩荣抵挡东伯侯!

邓忠、
陶容(同白)得令!

闻仲(白)张节,辛环听令!

张节、
辛环(同白)在。

闻仲(白)命邓九公之女邓蝉玉迎战南伯侯不得有误!

张节、
辛环(同白)得令!

闻仲(白)众将官!大队人马班师回朝!

(八大铠、二旗牌、中军、四小马夫、邓忠、陶容、张节、辛环、同过场,同下。闻梦云随下。吉利、余庆、闻仲压场,同马趟子亮相,同下。)
【第三场】
(四太监、大太监、四文官、四武官、费仲、尤恽、纣王自下场门同上,同站八字。闻仲、闻梦云、邓忠、陶容、张节、辛环、吉利、余庆、中军、八大铠、二旗牌、四小马夫、八飞虎旗同上。闻仲见纣王,下麒鳞。纣王赐酒,闻仲接祭天地,进大礼,纣王扶闻仲起,纣王进位,四文官、四武官同拜闻仲。)
闻仲(白)列位大人,为何不见武成王?

四文官、
四武官(同白)那武成王么……

(费仲、尤浑急接。)
费仲、
尤浑(同白)那武成王黄飞虎因身体不爽,故而未曾前来。

闻仲(白)尔等何人?

费仲(白)上大夫费仲。

尤浑(白)下大夫尤浑。

闻仲(白)噢!你二人就是费仲、尤浑?

费仲、
尤浑(同白)正是下官。

闻仲(白)你为娘娘操劳,辛苦了!

费仲、
尤浑(同白)应当,应当的呀!

(闻仲冷笑。)
闻仲(笑)哼哼……

(费仲、尤浑同尴尬。)
费仲、
尤浑(同笑)嗬嗬……

闻仲(白)梦云儿速去成王府,替为父探望武成王,请他金殿议事。

四文官、
四武官(同白)那武成王么……

(费仲、尤浑急接。)
费仲、
尤浑(同白)太宰请!

(闻仲看,闻梦云、邓忠、陶容、张节、辛环、吉利、余庆、中军、八大铠、二旗牌、四小马夫、八飞虎旗同下,闻仲、四文官、四武官、费仲、尤恽同进城下。开二幕。纣王上,归坐,闻仲、四文官、四武官、费仲、尤恽同挖门进。)
闻仲(白)臣,闻仲见驾吾皇万岁!万岁!

纣王(白)太宰得胜还朝,平身,赐绣墩。

闻仲(白)谢万岁!

(闻仲坐。)
纣王(白)老太宰征战北海一十五载,怎样战胜七十二路诸侯,得胜还朝,奏于孤王龙耳细听。

闻仲(白)老臣奉旨征战北海,与那七十二路诸侯交了数战,生擒首将袁福通,是他言道情愿年年进贡岁岁来朝,立下降书顺表,老臣命他原镇北海,因此老臣班师回朝。

(闻仲呈上降书。纣王看降书。)
纣王(白)老太宰得胜还朝莫大之功,明日光禄寺大摆御宴与太宰贺功。

内侍,退班!

闻仲(白)且慢!万岁,老臣有本启奏。

纣王(白)有本奏来。

闻仲(白)臣在北海,探马飞报:言说万岁与妲己娘娘每日饮酒取乐,不理朝政,百官相劝万岁不听,可有此事?

纣王(白)只因孤王心中烦闷,与娘娘饮酒取乐,未曾耽误国事,有何不可?

闻仲(白)万岁酒醉,听信妲己之言,残害忠良乱杀百姓。军民怨声载道,各路诸侯,岂不是害民误国,怎说无事呢?

纣王(白)说孤残害忠良,有何为证?

闻仲(白)姜国母挖目烙手一死!比干丞相剖腹挖心而亡!梅伯炮烙丧生!他等身犯何罪?

纣王(白)姜国母派人刺王杀驾,理当一死。比干剖腹挖心实为娘娘治病,梅伯立目视君就该炮烙处死,怎说他三人无罪呢?

闻仲(白)哼哼哼哼!

(闻仲冷笑。)
闻仲(白)万岁甚是狡辩,老臣在北海之时,听得朝中之事甚为担忧,现有条陈十道奏与万岁。

纣王(白)有本改日再奏。

(纣王起身。闻仲以目视纣王,纣王无奈,坐下。)
闻仲(白)万岁容奏!

(二黄汉调)老臣我征北海一十五春,

为成汤南征北战昼夜沙场须发白如银!

实指望平外患万民欢庆,

不料想生内忧灾难更深!

有多少忠良臣无辜丧命,

普天下臣民们义愤反朝廷。

闻仲我忧国忧民呈上陈十策,

人非圣贤知过改过就是有道的明君。

一拆鹿台民心顺,

二废炮烙谏官尽忠心;

三填虿盆宫患除尽,

四毁酒池与肉林;

五贬妲己打入冷宫院,

六斩奸佞费仲、尤浑;

七开粮仓救济百姓,

八遣使臣招安各路叛军;

九进贤纳士任免公正,

十纳忠言天下归心。

呈十策望君速恩准,

愿商汤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万民欢乐、五谷丰登。

纣王(白)这个!啊,太宰,鹿台工程浩大,耗费钱粮甚多,一时拆毁孤心难舍。妲己娘娘甚是贤德与孤情深意厚,将她贬去,孤心实难割舍!费仲、尤浑有功于国斩他作甚?除此三件,那七道条陈孤王准奏,太宰你看如何?

闻仲(白)万岁!此三道条陈干系重大务必实行,如若不然,各路诸侯,天下臣民不服,商汤江山一旦休矣,那万岁悔之晚矣!

纣王(白)太宰言重了!容孤思之,日后再议。

闻仲(白)万岁不可,定要准奏,请来传旨!

(闻仲递笔。)
纣王(白)唉呀!这个……

费仲、
尤浑(同白)啊,老太师请过来。

闻仲(白)你二人有何话讲?

费仲(白)老太师虽为朝中第一大臣,持笔逼君批行十策,也是非礼也!

尤浑(白)贬妲己娘娘,本参皇后非臣也。

费仲、
尤浑(同白)杀我二大的忠臣,老太师你是非法也!

闻仲(白)怎么讲?

费仲、
尤浑(同白)非法也!

(闻仲怒极。)
闻仲(白)我把你这两个祸国殃民的奸贼!

(二黄散板)二贼说话欠思忖,

胆敢妄言来伤人。

今日老夫回朝廷,

(白)刀斧手!

(凤点头。四文官同绑费仲、四武官同绑尤浑,四刀斧手同上。)
闻仲(二黄散板)斩尔的人头挂午门。

(白)斩!

(费仲、尤浑同喊救命,同推下。)
纣王(白)刀下留人!

大太监(白)刀下留人!

纣王(白)此二人有功于国不可斩首!

闻仲(白)此二人残害忠良留他作甚?

纣王(白)啊,太宰,孤王有意将他二人暂且押在天牢,孤王思之再行发落,不为迟晚。太宰请回府歇息去吧!

闻仲(白)且慢!老臣还要面见妲己娘娘!

纣王(白)这个……妲己娘娘身患小恙,老太宰改日再见。

闻仲(白)老臣一定要见。

纣王(白)唉!

(唱)太宰说话欠思忖,

敢在金殿欺寡人。

内持摆驾后宫进,

(白)退班!

(纣王下。)
闻仲(唱)不由老夫动无名。

怒气不息闯宫廷,

四文官、
四武官(同唱)太宰息怒有话云。

(〖水底鱼〗。吉利、余庆、闻梦云同上。)
闻梦云(白)爹爹大事不好!

(闻仲、四文官、四武官同惊。)
闻仲(白)何事惊慌?

闻梦云(白)孩儿去到成王府,他全家已不知去向。

闻仲(白)黄飞虎他去哪里去了?

文官甲(白)哎呀太宰呀!万岁听信妲己之言,传贾氏夫人摘星楼陪宴,妲己挑动纣王调戏贾氏大人——

四文官(同白)那贾氏夫人贞节不屈,坠楼一死!

武官甲(白)万岁听信妲己之言,道贾氏夫人藐视圣上,万岁下旨抄斩成王满门,黄飞虎忍无可忍携带家小反出五关去了!

四武官(同白)黄飞虎已投奔西伯侯姬昌,如今姜子牙汇集各路诸侯要兴兵灭纣!

(闻仲惊。)
四文官、
四武官(同白)不贬妲己民愤难平!不除奸佞国事难兴!

闻仲(白)好昏王啊!

(二黄垛板)昏王做事不明净,

袒护妲己害忠臣。

黄飞虎无辜遭不幸,

携带家小出皇城。

姬昌兴兵要犯境,

眼看江山化灰尘。

越思越想心头恨,

(白)事到如今还讲什么君臣人礼!鞭来!

(凤点头。)
闻仲(唱)闯后宫贬妲己,我要责问昏王!

(〖四击头〗。闻仲亮相,下。)
【第四场】
(四宫女引妲己同上。)
妲己(西皮原板)我本是狐仙女修身养性,

遵女娲招妖幡我变化人形。

每日里施娇媚把纣王勾引,

管叫他商汤江山化烟云。

将身儿且坐在后宫院等,

等候那万岁爷回转宫廷。

(四太监、大太监、纣王同上。)
纣王(西皮散板)内侍摆驾后宫进,

大太监(白)万岁回宫啊!

(妲己接驾,纣王进门。)
纣王(西皮散板)有劳梓童迎寡人。

妲己(白)妾妃见驾,吾皇万岁!

纣王(白)平身赐坐。

妲己(白)谢万岁!

纣王(白)唉!

妲己(白)万岁回得宫来闷闷不乐,是何缘故?

纣王(白)只因闻太师征战北海,得胜还朝,要将费仲、尤浑斩首,孤王不允,将他二人押在天牢,因此烦闷。

妲己(白)万岁,那费仲、尤浑扶保万岁尽心尽力,忠心耿耿,焉能将他二人押进天牢?依妾妃看来就该赦免他们才是。

纣王(白)爱妃言之有理。

内侍,将费仲、尤浑放出天牢,唤进宫来!

大太监(白)遵旨!

(大太监下,大太监引费仲、尤浑同上。)
费仲、
尤浑(同白)多谢万岁赦免之恩!

纣王(白)此乃是妲己娘娘为你二人讲情,还不上前谢过!

费仲、
尤浑(同白)多谢娘娘保奏之恩。

妲己(白)啊,万岁,二位卿家出得天牢,就该宫中设宴与他二人压惊。

纣王(白)就依娘娘。

内侍,酒宴摆下!

(西皮原板)与爱卿在宫中把酒来饮,

叫一声二卿家细听分明:

闻太师陈十策要把朝纲整,

岂容他施权威一揽朝廷。

你二人休孟浪要多加谨慎,

(乱锤。大太监上。)
大太监(白)万岁爷大事不好啦!

纣王(白)何事惊慌?

大太监(白)今有闻太师率领满朝文武怒气冲冲,手持钢鞭,闯进后宫来了!

(费仲、尤浑、妲己同惊。)
费仲、
尤浑(同白)这便如何是好?

纣王(白)费仲、尤浑,暂且藏在龙书案下,孤王唤你们再出来!

费仲、
尤浑(同白)就依万岁!

(费仲、尤浑同钻书案下藏。)
纣王(白)爱妃暂且回避!

(妲己下。)
纣王(白)内侍,这有圣旨一道,禁闭宫门,文武百官不准入宫!

大太监(白)遵旨啊!

(〖急急风〗,〖望家乡〗。八大铠、四文官、四武官、吉利、余庆、闻梦云、闻仲同上。)
闻仲(西皮流水板)满朝文武情激愤,

要除奸佞保众生。

到如今商汤江山难保定,

还论的什么君是君来臣是臣。

怒气冲冲我就闯宫门!

大太监(白)圣上有旨,文武百官不准入宫啊!

闻仲(白)你待怎讲?

(大太监低语。)
大太监(白)老太师,费仲、尤浑被万岁爷藏在龙书案下,您就快点儿进宫,抓住二贼,替满朝文武百官除害呀!

(闻仲会意。)
闻仲(白)闪开了!

(〖急急风〗。八大铠、四文官、四武官、吉利、余庆自上场门同下,闻仲、闻梦云同进宫。)
纣王(白)唗!大胆闻仲,身为人臣,擅自闯宫该当何罪?

闻仲(白)万岁!你可知罪!

纣王(白)哎!孤王何罪之有?

闻仲(白)你来看!

(凤点头。闻仲推倒书案,打费仲、尤浑抢背,坐,费仲、尤浑同归下场门,众人同亮相。)
闻仲(西皮散板)你为何藏奸贼罪不容情?

(白)万岁!此二贼己打入天牢,你为何将他们藏在龙书案下,可知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纣王(白)这个……

闻仲(白)为臣十道条陈,奏于万岁,就该准了臣的本章才是。

纣王(白)孤王也曾言道,容孤思之,日后准奏也就是了。

闻仲(白)万岁如若不准本章,老臣就要替主除奸了。

刀斧手!将费仲、尤浑推出斩!

纣王(白)你大胆!

(西皮散板)胆敢替孤传圣命!

闻仲(西皮散板)我是朝中第一臣!

纣王(西皮散板)他们有功于国家不能斩,

闻仲(西皮散板)不杀二贼我誓不为人!

(白)刀斧手!

(西皮散板)速将二贼来上捆,

费仲、
尤浑(同白)万岁爷救命呀!

费仲(西皮散板)吓得我七魄飞——

尤浑(西皮散板)丢了三魂。

费仲、
尤浑(同西皮散板)无奈何叩头作揖求侥命,

费仲(数板)老太师,

尤浑(数板)老太宰,

费仲、
尤浑(同数板)我的活祖宗!

费仲(数板)我二人是个可怜虫,

尤浑(数板)马勺的苍蝇混营生。

费仲(数板)皇上娘娘权利大,

尤浑(数板)我们吹牛拍马来奉承。

费仲(数板)得了个升官发财梦,

尤浑(数板)件件坏事打先锋。

费仲(数板)造鹿台,修炮烙,

尤浑(数板)建造酒池和虿盆。

费仲(数板)为了皇上娘娘乐,

尤浑(数板)不知害死了多少人!

费仲(数板)商容、梅伯、比干、姜后都丧命,

尤浑(数板)件件坏事都是我们行。

费仲(数板)实指望受宠得势官运通,

尤浑(数板)谁料想害人害己才告终。

费仲、
尤浑(同数板)求求太师饶我们命,知错改错重新做人。从今后我们把您当神侯,早烧香、晚点灯。保佑您大富大贵、添福添寿、返老还童,哎哟哟!

(同西皮散板)我的老祖宗!

闻仲(白)刀斧手!

(西皮散板)将费仲、尤浑即刻问斩刑!

费仲、
尤浑(同白)万岁救命呀!

(〖急急风〗。四刀斧手拉费仲、尤浑同下。)
闻仲(白)比干丞相,姜太后,贾氏夫人!

(闻仲对闻梦云。)
闻仲(西皮散板)取奸贼的人头去祭灵!

(闻梦云下。乱锤。妲己上。)
妲己(西皮散板)听说是斩二卿魂飞不定,

(妲己与闻仲相视,惊,急躲纣王身后。)
妲己(白)万岁呀!

(西皮散板)吓得我胆战惊不敢应声。

(乱锤。大太监上。)
大太监(白)启禀万岁:大事不好啦!

纣王(白)何事惊慌?

大太监(白)今有武成王黄飞虎反出五关投奔西岐,姜子牙发来人马,眼看就要杀到皇城来啦!

纣王(白)再探!

(大太监下。)
纣王(白)闻太师听旨:西伯侯,孤命你带领人马兴兵问罪,不得有误。

闻仲(白)要臣出兵却也不难,请万岁思准条陈十道!贬妲己重整朝纲,如不准奏决不出兵!

纣王(白)哪!你身为老臣违抗圣命,就是不忠!

闻仲(白)不忠?不忠?昏王,你可谓强词夺理也!

(西皮快原板)为臣者尽忠是本份,

为君者也要爱护臣民。

坐江山千斤重,

臣子分担八百斤!

姜皇后忠于你挖目丧命,

老比干忠于你鹿台剖心。

贾氏夫人摘星楼上贞节可敬,

以权势要抄斩黄氏满门。

这是你昏庸无道引起群愤,

四伯侯兴人马要反朝廷。

只要你贬了妲己女,

我领兵战西岐扫灭叛军。

臣尽忠忠的是圣天子,

岂能忠于无道君。

你若不准陈十策,

老臣我告职还乡隐住山林!

纣王(西皮散板)太帅不肯退贼兵,

倒叫孤王无计行。

本当贬了妲己女,

妲己(哭)万岁呀!

纣王(西皮散板)实实难舍君妃情。

若是不贬妲己女,

孤王的江山坐不成。

左思右想心不定,

(行弦。纣王思。)
纣王(白)啊爱妃,如今刀兵四起,国难当头,孤王只好让你暂受一时之苦,准了太师的本章以解燃眉之急!

妲己(哭)哎呀万岁呀!

纣王(白)唉呀,孤的江山要紧顾不得你了!

(纣王归书案批旨。)
纣王(白)闻太师听旨,孤王准奏条陈十道,命你统领人马兵发西岐,得胜回来,另有封赠。孤明日亲临校场与老太师饯行!

(纣王将旨交闻仲,下。)
闻仲(白)臣,领旨!

满朝文武进宫!

(四文官、四武官,八大铠、吉利、余庆自两边分上。闻仲捧旨。)
闻仲(白)圣上有旨:拆鹿台,废炮烙,毁酒池,填虿盆,开仓放粮!

武士们,将谗妃贬入冷宫!

(凤点头。四大铠将妲己捆链。)
闻仲(西皮散板)陈十策贬妲己万民欢腾!

(闻仲归正中亮相。)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