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派艺术和太极拳 -往事钩沉-菊坛文萃-戏曲艺术

 

程砚秋在1932年赴欧洲考察各国戏曲音乐艺术期间,曾被邀到瑞士日内瓦世界大学讲授太极拳,并被尊称为“拳师”。

青年时代的程砚秋就喜爱武术,和一些名拳家来往,拜师学拳,颇有造诣。

太极拳虽是一种健身的运动,但程先生练拳不仅健身,还用它丰富了自己的舞台表演艺术。

他身段工架的运用,就借鉴了太极拳里许多动作。把太极拳“上下相随”和“一动无不动”的特点巧妙地用到了舞台上,使表演动作连贯、统一。他在连续性的念白中,配以舞蹈动作,口到,手到,眼到,身到,步到,丝毫看不出间断割裂。水袖中的勾、挑、冲、拨、扬、掸、甩、打、抖等技巧,都是他根据一些太极拳动作所创造的。程先生还要求他的学生学习太极拳,他的高足赵荣琛,太极拳打得相当有功夫。

赵荣琛扮演《汾河湾》的柳迎春,她送儿子薛丁山去打雁后,原板唱完,接散板,“撩衣且把窑门进”,“进”字余音未落,左手一背,右手搭在左肩上,款步来到窑门前,两手扬起了水袖,做了个“白鹤亮翅”,然后以右腿支撑,左腿稍稍抬起向前伸直,又一个“金鸡独立”蹲了下去,侧身转头一个“卧鱼”进了窑门,做云手,转身,一副水袖如同两条洁白的雪练,“唰”的一声绕身飘起了一个大圆圈,接着便往后闪身,关上了窑门。这一系列表演,其实是艺术家把太极拳里的“云手”、“白鹤亮翅”、“金鸡独立”、“搂膝拗步”、“手挥琵琶”、“双峰贯耳”等一些动作,巧妙地艺术地运用到表演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