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慈孝图》剧本唱词

京剧《慈孝图》剧本唱词

角色

吴明诗:正生,乌纱青袍
夫人:正旦,白衣
小姐:小旦,白衣
院子:老生
公子:幼生,童子装束
兵卒丁:丑

剧情

广东珠崖县,向係产珠之地。时代,禁令綦严。如有私行采取,及藏匿一珠者,枭首示众。朝廷设立监督专员,稽查过客,时刻不宽,寒暑无间。虽有漏网,亦属少数。前任县令,病故出缺,夫人、小姐,率领眷属,扶柩回籍,路经该处,照例盘诘。夫人却有精圆珠一粒,恐召祸端,立即抛弃。其幼子不知轻重,仍旧拾取,暗放于镜匣内。夫人、小姐,两不知情,被役夫查着,无可隐讳。其母认作我女所为,其女认作我母所为,两方面摸索不定,只欲担任罪名,行其心中之所安而已。监督吴明诗,恻隐为怀,不愿加罪于其母,不忍加罪于其女,欲蹈海而死,明自己之心迹。后为众人谏阻,踌躇再三,将母女宣告无罪,释放还乡。设或上宪责备,仅管硬碰顶子,丢弃功名而不顾。若吴明诗者,不愧为政界中之翘楚矣。

注释

是剧由陕西易俗社编排,可以教慈,可以教孝,感发人心不少,该处已风行一时。每逢串演,卖座常满,惟京沪间未曾有名艺员提倡,然如此佳剧本,想不数年间当可普及也。

京剧《慈孝图》剧本唱词

(四兵卒同上,分两旁立。吴明诗上。)
吴明诗(念)奉圣旨监督海关,查过客分所当然。 

(吴明诗坐案后。)
吴明诗(白)下官吴明诗,于汉为臣。只因珠崖产珠,朝廷禁止私贩,假若私运一颗,便要立刻。下官适以不才,忝膺斯任,须得认真稽查。

人役们!

四兵卒(同白)有。

吴明诗(白)方才看见一支民船,从海南扬帆而来,你们留神看。

兵卒丁(白)是。

夫人(内唱)扶灵柩我离了珠崖小县,

(水夫上,挑船。院子、公子同上,分两旁立。仆人持白笼立二帘外。夫人、小姐同上,夫人揭帘。)
夫人(唱)在船舱不由人心中痛酸。

小姐(唱)哭了声老爹爹早把命断,

丢兄弟——

(小姐指公子。)
小姐(唱)才九岁,儿才十三。

夫人(唱)内无亲外无故无人挂念,

把一双小冤家教谁照看?

小姐(唱)猛抬头船到了北边海岸,

众军人在一旁闹闹喧喧。

兵卒丁(白)做甚么的?

院子(白)珠崖县的夫人、小姐扶上老爷的灵柩,要回本郡。

兵卒丁(白)就是国公王爷,我们都要搜哩!

院子(白)要搜甚么?

兵卒丁(白)要搜珠子哩。你是住衙门的人,还不知道这个规程?

院子(白)你们且站,待我禀过。

兵卒丁(白)你快禀去。我们不能一劲儿站班。

(院子向夫人。)
院子(白)夫人、小姐!

夫人、
小姐(同白)请说甚么?

院子(白)关上照例搜检,却莫藏有宝珠。

夫人(白)倒有一颗宝珠,临行已经弃去。

小姐(白)既然莫有夹带,任他上来检查。

院子(白)如此请到岸上。

(夫人、小姐同上岸。公子以袖自掩向台下。)
公子(白)我母亲将珠子撩了,我拾上来藏在镜匣内边了,我却不给她说。

(夫人、小姐同坐,公子立夫人后。)
院子(白)诸位既要搜检,而今请来上船。

兵卒丁(白)把路闪开。

(院子立夫人后。)
兵卒丁(白)伙计抬来!

(三兵卒同抬。)
三兵卒(同白)禀老爷:箱子到。

吴明诗(白)验过。

兵卒丁(白)无有。

吴明诗(白)抬下。

(三兵卒同抬。)
兵卒丁(白)禀老爷:柜子到。

吴明诗(白)验过。

兵卒丁(白)无有。

吴明诗(白)抬下。

(兵卒丁持镜匣看见。)
兵卒丁(白)嗳,镜匣镜匣,教我把我这模样先照一下。

兵卒甲(白)教我把我也照一下。

(兵卒丁狂喜。)
兵卒丁(白)哈哈!谁知道货在这里边装着哩!

禀老爷:镜匣里边,照眉增光的一颗大得很的个大珠子。

(夫人、小姐、院子同惊颤、惊顾。)
吴明诗(白)既在镜匣内边,必是妇人所为。教他母女上前,其余一概退后。

(夫人以袖自掩向台下。)
夫人(白)我将珠子撩去,哪个放在镜匣?想必是我女儿所为。这罪应到我身上方好。

(小姐以袖自掩向台下。)
小姐(白)我母将珠弃去,怎么还在镜匣?想必是误记了。这罪应到我身上方好。

兵卒丁(白)放快放快。我爷还候驾着哩!

(夫人、小姐分左右向外立。兵卒丁向夫人。)
兵卒丁(白)跪了跪了。

夫人(白)我是县令的夫人,莫有下跪的道理。

(兵卒丁向小姐。)
兵卒丁(白)跪了跪了。

小姐(白)我是县令女儿,莫有下跪的道理。

(吴明诗拍醒木。)
吴明诗(白)嗒!既是官宦人家,就该遵守法律。为何私带宝珠?你却知道这是死罪不知?

(唱)官宦家你为何挟带珠宝?

明知晓却故意违犯律条。

一时间就要将人头找,

是哪个作此事速快承招!

小姐(白)嗳,官长你听!

(唱)官长不必发急躁,

听我把话说根苗:

我母亲将珠丢弃了,

我拾在手里不忍抛。

暗藏在镜匣母不晓,

谁料想今日大祸遭。

尽是我一人把孽造,

我甘心枭首在市曹。

吴明诗(白)哦,原来是你来。

绑了!

(兵卒甲夹持小姐腰,小姐举两臂颤。)
夫人(白)嗳呀,官长且慢!

(秦腔渐板)请官长将儿松绑,

吴明诗(白)慢绑。

兵卒甲(白)哈!

(兵卒甲猛举,小姐猛压跪。)
夫人(唱)听我与你说端详:

藏珠子是我不思想,

并莫与女儿作商量。

女儿想替我把命丧,

原是一片孝心肠。

我怎忍不言将儿枉,

我的罪还是我承当。

吴明诗(白)哦,原来是你。

来,人役们,将她绑了!

(兵卒丁、兵卒乙同夹持夫人腰,夫人嚇颤。)
小姐(白)嗳呀官长,请将我母松放,听我与你道来。

吴明诗(白)慢绑!

(兵卒丁、兵卒乙同举殿夫人使上猛搁下使跪。)
小姐(唱)叫长官来且勿忙,

你莫要屈杀我的娘。

藏珠子是我小混障,

母亲就不晓这一场。

我母亲适才将你诳,

她舍身要替女儿郎。

我确实情真罪又当,

怎忍教母亲一命亡。

吴明诗(白)你们二人,这个说是这个,那个说是那个,本官也无从清悉。这是你二人商议,看教哪个抵罪,本官然后下断便了。

小姐、
夫人(同白)哦,是呀。

小姐(白)母亲,珠子原是孩儿藏的,你为何说是你来?

夫人(白)儿呀,原是为娘藏的,你为何说是你来?

小姐(白)是我来。

夫人(白)是娘来。

小姐(白)是我来么是我来,是我来么是我来。

夫人(白)嗳!不解事的儿呀!

(唱)我的儿平日素精敏,

把这件事儿莫温存。

儿若还替娘把命陨,

娘死去怎见你父亲?

教娘死了原来不要紧,

娘就是一个未亡人。

你再莫和娘胡撕混,

娘知道儿的一片心。

(小姐手颤。)
小姐(唱)娘呀你不必和儿辩,

我的娘呀,儿将这事儿也盘旋。

娘若还替儿把头断,

小兄弟儿谁可怜?

况儿原是真罪犯,

教娘死孩儿怎见天?

儿坐罪娘再莫要管,

儿自作自受儿心甘。

夫人(白)怎么说?

(唱)听儿话真把我心肠疼烂,

我的儿呀!

小姐(白)我的娘呀!

夫人(唱)娘也哭儿也哭哭声动天。

一阵阵直哭的山摇地转,

道旁人也看得擦泪不干。

夫人(白)罢了儿!

小姐(白)罢了娘!

夫人(白)娘心疼的儿呀!

小姐(白)儿难舍的娘呀!

(夫人一手攀小姐肩,小姐一手攀夫人肩,同向内坐。兵卒丁持凉帽哭,持凉帽倒眼泪。夫人哭。)
夫人(秦腔慢板)娘哭的儿来女哭娘,

(夫人声扯一字一顿哭。)
夫人(哭)娘的儿呀!

(小姐声扯一字一顿哭。)
小姐(哭)儿的娘呀!

(夫人、小姐同哭拉腔。)
吴明诗(唱)不由人心中好痛伤。

我有心与她二人把刑上,

一颗珠怎害命一双?

我有心将她二人齐释放,

我就要替她遭祸殃。

左难右难难住我,

低下头儿想良方。

离公案来把话讲,

你再不必两泪汪汪。

(白)你们,不必哭了,也不必再争论了。以我思想,就教女儿抵罪。落个孝名去吧!

小姐(白)谢过官长。

(夫人发急。)
夫人(白)官长你好糊涂!我那女儿,便是我的性命。把我女儿死了,活的我做甚么?你真胡涂,你真胡涂!

吴明诗(白)哦哦我胡涂,我胡涂。照这样说来,你应罪,你应罪。

(小姐发急。)
小姐(白)嗳呀官长!你方才说的明白,怎么却胡涂了?你想我自家犯罪,却教我母亲抵罪,我在世上怎样活人?你真胡涂了。你真胡涂了!

吴明诗(白)哦哦我胡涂,我胡涂。你们争来争去将我捣胡涂了,还说我胡涂。我却说句逆耳之言,你们亲娘亲女,就这样的关切。

(吴明诗指小姐。)
吴明诗(白)假若她是你的继母,你未必这样孝顺。

(吴明诗指夫人。)
吴明诗(白)假若她是前房的女儿,你未必这样慈爱。

(夫人怒。)
夫人(白)官长你真胡涂。照你说来,亲生的孩应爱,前房的孩儿,就不应爱么?实对你说,她就是前房的孩儿。

(小姐怒。)
小姐(白)官长,你才胡涂的说不成了!照你说来,生身的母亲应该孝敬,继母就不该孝敬么?我娘就是我的继母。

(吴明诗吃惊退坐桌上发呆。)
吴明诗(白)世间哪里有这样慈爱的继母,世间哪里有这样孝顺的女儿?我怎忍杀这好的继母,我怎忍杀这好的女儿?我若一个不杀,上宪若还知晓,我却怎样了局?

(吴明诗浑身摇颤。)
吴明诗(白)嗳,好不难杀人也!

(唱)吴明诗来恓惶弔,

这事儿真个难解剖。

怎忍教孝女命丢掉?

怎忍教慈母血染刀?

不杀一个上司晓,

降下罪来怎脱逃?

不如我扑海就完了,

(夫人、小姐同挡。)
夫人、
小姐(同白)官长莫可!

(四兵卒同挡。)
四兵卒(同白)老爷莫可!老爷一死,她们两个罪越重了。我想上司未必知道,就是知道,赦了孝女慈母,他也是不能降罪的。

(吴明诗顿足。)
吴明诗(白)哎呔!

(唱)豁出性命就开交。

转面叫声贤大嫂,

我服你德义高。

而今你一同去就道,

我把你罪名都取销。

上司知我替你舍头脑,

我虽死对住天对住同胞。

夫人、
小姐(同白)谢过官长。

吴明诗(白)你们莫要谢了。你们快起程吧!

(夫人、小姐同起。院子、公子同暗上。)
公子(白)母亲,他把珠子给咱了莫有?

夫人(白)你还想要珠子哩,人家拿的去了。

公子(白)你把珠子撩了,我拾的搁在镜匣里。你教人家拿的去了,我要我珠子哩!我要我珠子哩!

(夫人猛指公子。)
夫人(白)喊!才是你来!

(小姐猛拉公子。)
小姐(白)还不快来!

(小姐以身护公子。)
夫人(唱)小奴才你将祸闯下,

险些儿你姐教人杀。

用手儿我把奴才打,

(夫人赶公子,小姐拉公子向右,夫人赶向右。小姐拉公子向左,院子拉夫人。)
院子(白)我家少官人年幼无知,夫人莫要生气。

小姐(白)这还知道个甚么?

夫人(唱)他拉拉扯扯、扯扯拉拉。

院子(白)夫人请到店中。

夫人(白)哦,同到店中。

公子(白)把我的珠子,教人家拿的去了。还打我哩。我再不给你做娃了。今日黑了,也不连你睡了。我连我姐姐睡呀!

(夫人举一手。)
夫人(白)唵,我把你——

(小姐拉公子同下。夫人、院子同下。吴明诗向内看。)
吴明诗(白)才是孩子将珠藏了。就是上司知晓,也莫有甚么罪过。只是这母女二人,越觉得可钦可敬了!

(唱)这母女真教人可钦可羡,

她居心真不让古圣先贤。

女儿孝又难得母氏慈善,

同落个美名儿万代流传。

(白)人役们,天色将晚,各自休息。

(吴明诗、三兵卒同下。兵卒丁向内看,向台前。)
兵卒丁(白)喊把他加的!人家官宦家这妇女,到底是读过书的,所以就这样的贤孝。我厢那姚婆子连我那女子,成天间在家里吵闹哩!

(兵卒丁向左指。)
兵卒丁(白)我的姚婆子说我把你个碎猴!

(兵卒丁转向左边向右指。)
兵卒丁(白)我的女子说我把你个老姚!

(兵卒丁转向右边向左打。)
兵卒丁(白)打你个碎猴哩!

(兵卒丁转向左边向右擎。)
兵卒丁(白)你打你打打不死,就不是你娘生下得!真真打得就像龟旋窝里。安得有个人,把这事编成戏曲,教我那东西看一下——

龙套(内白)易俗社里已经编出来了!

兵卒丁(白)哎,编出来了,编出来了,豁出一百座钱看他一回呀!

(兵卒丁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