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技巧·一棵菜 -剧评赏析-菊坛文萃-戏曲艺术

 

溽暑酷夏,福建省京剧团的《真假美猴王》来了,七点一刻开戏,十点半还没“打住”,这么热的天,满坑满谷的观众竟无人“抽签”离去,可见,戏确有赢人的地方。

《真假美猴王》取材于西游记,熟故事,熟戏,演员却不熟,皆为不见“经传”的青年。未看戏前,想不出妙处所在?看戏后,觉得它象一团火,炽烈,猛勇,光彩灿烂。

上场的人物真多,除真假猴王及唐僧师徒外,又有人、妖、神三方面:女王、女官、女兵女将,一伙强人,一群小猴以及如来、观音、天兵天将、十八罗汉等等。不论主演还是群众,唱、作、念、打、翻,都是严肃认真,一丝不苟。即使是一戳一站,也都是神到意到精神到,显得一派生机,使观众感受到青春的美,显示出一个青年剧团可贵的活力和希望。

大胆而娴熟地运用高难度的技巧;惊险奇特的武打和超群卓绝的武功,乃是这出戏的生命和力量所在。王金柱扮演的孙悟空,吸取了李万春、郑法祥和六龄童等猴戏流派的特长,不追形似,而求神真,塑造了一个可爱的神猴形象。并在技巧的运用上,有所创新和发展。例如在和群盗的开打场面中,把寒光闪烁的宝剑,从正面和斜刺里两次抛向空中,然后准确地落人剑鞘;刀棍相交,刀如黏在棍上,不但挑来转去,而且突然一抖手,而令在棍上飞转的单刀竖直立于棍上。在悟空要进入“南天门”时,以“前扑”翻腾而过,人在空中比天宫之门还要高出一块。

角色也都有一身过硬的武工。徐大松扮演的假猴王,穿蟒戴盔,翎子狐裘,一身的“障碍”,而能一跃窜上高台上的椅子扶手,然后从一丈多高的半空中,以“台提”稳稳翻下。西梁国的女将军,开打时“跨肩”过人踢两杆枪,那么“帅”“脆”,也为首都舞台所仅见。尤其是该剧中的猪八戒,也不再是不堪一击的“饭桶”,九齿钉耙成了一柄神耙:如耙子出手勾枪,飞转的耙子绕脖子、绕腿、绕鼻子,亦新亦奇,大显身手。

俗话云:台上一日、台下十年,这些“绝活”的运用,饱蕴着演员们多少艰苦的汗水。该剧的艺术指导和导演设计这些技巧是紧密结合着剧情和人物,所以,观众始终觉得在看戏,而不是在欣赏杂技表演。

这出武戏,武中有文,兼重唱念。西梁女王和如来的几段唱,都赢得了观众的采声。特别是一些幕后英雄的辛勤劳动,也为此剧添色生香。例如舞台工作队的同志运用的火彩、云雾、幻影、飞人,有力地渲染了神话气氛。不论舞台内外,都是一棵菜,给人统一、整齐、严肃、不苟的印象。

当然,此剧也有不足之处。如结构较松散,有头重脚轻之感,有些唱安排不是地方,音乐也有些不协调之处,倘能再“拆洗”一番,相信会取得更好的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