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赞扬的创新精神 -剧评赏析-菊坛文萃-戏曲艺术

 

京剧现代戏《东邻女》描写日本女演员昭子一家人的欢乐和悲伤。昭子婚后七年不育,而这家又是三代单传,美满幸福的家庭生活,深藏着不可弥补的缺陷。昭子所在的剧团来中国演出。在排练中,昭子扮演一个为求子而去进香许愿的妇女。演到伤心处,控制不住感情,竟痛哭失声。周总理走上舞台,一语道破内情。并为她延医诊治。昭子回国后,果然怀孕了。小孩满月时,亲友狂欢,并准备再度去中国,把孩子抱给总理看看。不想噩耗传来、总理病逝,阖家又陷入绝望的悲痛。当总理的骨灰撒向中国大地那天,昭子一家伫立在东海之滨,手捧骨灰盒,希望风神将骨灰吹来一星半点,以便常年供奉,不忘大恩。

有人说:这个戏的矛盾冲突不强烈,我则以为不然。当诸事如意的昭子得知自己将为一家人带来“绝后”的悲哀时,从幸福的云霄,跌入痛苦的深渊,当周总理使她得生贵子时,全家又上升到欢乐的高峰;噩耗传来,地坼天崩,二次陷入无边的哀痛。人物内心的矛盾冲突孰谓不强?正是在浪涛起伏的心情波动中体现了庄严的主题;中国的总理,不记前仇,用自己的双手,架起东海上的友谊桥梁。

昭子的心情波动虽然幅度很大,但却不适于用夸张的形体动作和强烈的打击乐器来表现。哀婉贴切的唱腔与动人的音乐旋律,起到了恰当的衬托作用。例如末场暗转之后,海边,昭子的大段反二黄,凄切哀怨,动人心弦。演员几乎没有任何动作,却能使台上台下融为一体,同为总理逝世一哭。这里,音乐的大.胆革新,弥补了形体动作的不足。

戏曲表演艺术的程式化、虚拟化、节奏化三大特点,是前辈艺人从生活中提炼出的表现手法,逐渐地积累丰富,为观众所承认,就形成了京剧艺术的特有风格。但表现现代生活,这些手段必将有所扬弃,有所改造,有所创新。而改造和创新不能一蹴而就,这就是为什么《东邻女》在表演上一时尚不能臻于完善。我们注意到一些老演员,动作的夸张和节奏感的强烈上胜过一些青年演员,这说明青年人还缺少实践经验。

任何艺术都是在内容和形式的对立统一中不断发展的。而新的内容终将迫使旧的形式逐渐改变自己以适应新的内容。有人认为青年观众不喜欢传统戏曲,是由于缺乏历史知识,不能欣赏传统艺术。因此,主张培养青年人的欣赏习惯,我看这是本末倒置。你是“阳春白雪”,“国中属而和者”只能数十人;你是“下里巴人”,“国中属而和者”必有数千人。艺术形式的兴亡,决定于人民的好恶,而不决定于某些人的主观愿望。因此,只能改“阳春白雪”为“下里巴人”,而不能强制人民群众去欣赏“阳春白雪”,这是历史的严酷规律。焦菊隐同志曾说过:“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事物只有发展,才能保存。发展之后,保存下来的东西,既有原来的传统,又有新的因素。因此,我们_方面应该学习,尽量掌握传统,一方面我们又要敢于革新。”福建省京剧团可谓深得其中三昧。

青年观众妨不去看一看这出好戏,预料你们会喜欢的。